琰圭小說 >  謀權篡位 >   第8章

柴新已經得到了他要想的情報。

而柴彤彤並不知道自己透露了很重要的情報,也不知道自己的話,給大周帶來多麼大的災難。

她此時隻是憤恨奸臣弄權,弄的天下民不聊生,當然對於每個大周的子民來講,他們都會對此表示憤慨,但僅僅是憤慨而已,畢竟大多數人都是普通人,隻是小老百姓,在這個時代中,他們隻能是魚肉,而非刀俎。

當然這也不能怪柴彤彤透露了那麼重要的事情,畢竟她隻是一個小女孩罷了。

柴新感覺此時差不多可以走了,但是柴彤彤攔住了他:“你就這樣走了嗎?”

“不然呢?我隻是來看看你在這裡適應不適應!”

“雖然你覺的這裡條件十分差,但你至少可以在這裡居住不是嗎?”柴新說完就打算離開。

“什麼可以居住?你們必須給我在地上放上毛毯,燒點炭火,這床上也要加些毛毯!”柴彤彤對柴新說道。

柴新隻是平靜的點了點頭,允諾了柴彤彤。

對於生活在大周,還是小公主的柴彤彤而言,這裡是苦寒之地,柴彤彤必然不會適應,而且還會生病。

而且柴彤彤的要求,也不是什麼不可能完成的要求,騰格裡部落雖然不是很富有,但是羊毛還是不缺的。

至於燒炭,這裡冇有炭,但是燒點柴火還是冇有問題的。

柴新離開後,立馬去見了圖森。

柴新把從柴彤彤那裡得來的情報,全部告訴了圖森,圖森隻是平靜的點了點頭:“隻要不是危害我們極北之地,不危害我們騰格裡部落,隨他們去吧!”

然而柴新卻說道:“難道你不覺的這是一次入主中原的機會嗎?”

大周帝國又叫天朝上國,所處的位置又被稱呼為中原。

圖森聽到後,沉默了許久:“雖然是個機會,但憑我們騰格裡部落是做不到的!”

圖森與大周帝國交戰過,不然也不會成為俘虜,當時他們與帝國交戰,是許多個部落聯合,整整有三十萬大軍,可以說是聲勢十分浩大。

但是他們連關中要口都冇有攻下,而且死傷慘重,桑格草原一戰,更是讓他成為了俘虜,差點死在異國他鄉。

雖然他十分嫉恨大周帝國,部落的人也十分恨大周帝國,但是他卻從冇有想過報仇,畢竟有陰影了。

“我們可以聯合其他的部落!”柴新對圖森說道。

柴新隻知道圖森當過俘虜,但並不知道具體是怎麼成為俘虜的。

柴新也知道部落的人,都恨大周帝國,但是卻不知道為什麼恨。

但是他本以為自己隻要說出來,必然可以的得到圖森的支援,畢竟這裡的人都恨大周帝國,這麼好的機會,難道不應該去發泄恨意嗎?

至於柴新?

雖然他是帝國的皇室,但是對帝國冇有什麼感情,對自己的便宜老媽,便宜老爹也冇有感情。

當然並非他無情,他對騰格裡部落的人,卻是充滿了情義二字,畢竟冇有他們,幼年的他,根本無法存活下去,知恩,知情,要去報答,要去銘記,這是做人最基本的準者,他還是知道的。

圖森聽到後一愣,柴新的這種想法,極北之地的人並不是冇有人想過。

入主中原,對於極北之地的人而言,這是夢寐以求的事情,畢竟這裡是苦寒之地,這裡是荒野之地,這裡是一片荒原,這裡也是一片草原。

極北之地很大,柴新所在的地方是苦寒之地,是冰原,而有的部落在荒原,在草原,在荒野,也有部落在沙漠之中。

即使是草原上,也並非是好地方,畢竟那裡隻能放牧,種地也不可能,因為那裡缺少河流,而且卻處於半乾旱的地步,在加上溫差較大,基本上隻能存活一些雜草和個彆的植物。

這些植物和雜草,對於那個地方的人而言,隻有在十分饑餓的時候纔會去吃。

但是極北之地的人,都知道中原,大周帝國,那是個好地方,那裡什麼都有,有財寶,有美女,有糧食。

隻要到了那裡去,他們就不會再飽受這些苦惱了。

但可惜的是大周帝國的人,隻是把他們當成蠻荒之人,把他們當成下等人,當成奴隸。

時不時的出關去劫掠他們的孩子,他們的婦女,他們的青壯男子,把他們送到中原當奴仆。

連基本的平等都冇有,何談一起相處呢?

因為人口大麵積的被大周帝國的人劫掠,同時大麵積的屠殺極北之地的人。

所以極北之地的人,史無前例的進行了一次聯合。

雖然極北之地的人聯合起來,再加上他們生性好戰,但比起來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大周帝國常備軍,那還是差遠了。

最終部落聯合慘敗,一些極北之地的重要人物,慘死,圖森成為俘虜。

雖然慘敗了,但是至少讓帝國人知道,極北之地的人,不是軟柿子,雖然他們大獲全勝,但是在他們想更深一步剿滅他們的時候,深陷荒漠,冰原,草原,迷失方向。

最終在常年的消耗戰中,帝國的國庫消耗嚴重。

最後不得不去談判。

最後達成了和解,帝**退兵,聯合部落,再次分裂,不再有任何對付帝國的想法。

圖森想到了這些後,他再次看向柴新,搖了搖頭:“部落不會聯合的!”

說完圖森就離開,對於他而言,一直在這裡呆著就可以了,入侵中原?雖然他夢寐以求能帶著部落去中原,但也隻是想想罷了。

柴新對於圖森的表現有些失望,但是他冇有放棄,畢竟在這裡苦日子過多了,也是想去美好的地方。

而且在另一個世界中,他也是熟讀一些曆史書,知道皇位之爭是有多麼的殘酷。

如今大周帝國內部大亂,本來已經結束的皇位之爭,再次重啟,而且這次還有一些地方世家勢力的捲入。

隻要冇有絕世能人出來,這場戰爭必然會一直持續著,畢竟勢力捲入的太多了。

但是絕世能人,怎麼可能說出就出呢?

在柴新那個世界的曆史中,改變時代的能人,五千年裡,不過千人。

而短短三年的內耗,就可以讓一個強大的帝國,內部摧枯拉朽的衰弱。

從柴新所得到情報中,這個大亂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而在這場亂世開始的時候,之前剛剛結束一個亂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