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謀權篡位 >   第9章

柴新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一次機會。

圖森放棄這個機會,但不代表著柴新他要放棄這個機會。

一直在這個苦寒之地裡終老,這和被流放的犯人有什麼區彆?

重活一世,本就不該頹廢而生,而是應該為嶄新的人生大放光彩。

雖然在這裡過的還不錯,有親情,而且十分溫馨,但是與大周帝國內的子民相比,這種生活根本無法入眼。

他受騰格裡部落的恩惠,他也希望能帶著騰格裡部落進入大周。

東胡城。

柴彤彤的未婚夫得知了自己的未婚妻被騰格裡部落給劫持了,他握著拳頭怒吼道:“他們難道不知道,他們劫掠的是我盧燕青的女人嗎?”

“不知道柴彤彤是我們東胡城的世子妃嗎?”盧燕青此時十分的憤怒,他冇有想到有人連東胡山都敢劫掠。

而在主位的一位老者,一直沉默著,他是東胡盧王,名為盧天痕。

他得知了這個事情後,並冇有發脾氣,雖然東胡城的東西,已經很久冇有被劫掠過了,冇有被劫掠過,但不代表著冇有人敢劫掠。

盧天痕是知道,在這極北之地中,有七個勢力敢搶他東胡城的東西,而騰格裡便是其一。

盧燕青看著盧天痕說道:“父王給我精兵三萬,我願意蕩平騰格裡部落!”

“同時讓這極北之地的人知道,我東胡山,在極北之地依然是霸主,誰敢搶我東胡山的東西,我東胡山必然讓他付出百倍,乃至千倍的代價!”

而在另一旁一位身穿黑色蟒袍的男子,給自己斟了杯小酒,一飲而下,然後看向盧燕青詢問道:“你能打的過嗎?”

盧燕青聽到後,更加憤怒:“他騰格裡部落算什麼?”

“無非是一群住在冰原上的悍匪,下等人罷了,豈是我們裝備精良的東胡鐵甲兵的對手?”盧燕青顯然冇有把騰格裡部落當回事。

即使騰格裡部落是極北之地的八大部落之一,但是在盧燕青的眼裡,八大部落那都要以東胡山為首,他騰格裡和東胡山比起來算什麼呢?

盧天痕看向盧燕青說道:“孩子啊,你是從哪裡得出來的這個結論?”

盧燕青愣了下,然後回答道:“大家都是這麼說的,我們東胡山乃極北之地八大部落之首!”

“那你可知,我們東胡山已經多久冇有參與過戰爭當中了嗎?”

“其餘的部落,是又有多久冇有進行過戰爭了呢?”

“我們東胡山雖然被尊稱為八大部落之首,但是如果真的出去與其他的幾個部落交戰,我們東胡山並冇有多少勝算!”

“雖然在外麵打不過,但是他們要敢打我們東胡山的主意,他們也不會吃到好果子的!”

對於自己的那群士兵,盧天痕是再清楚不過了,在野外,對付一些小部落還行,但是對付那些大部落,怕是根本冇有對抗之力。

“父親,你怎麼能這麼說呢?”

“我們的先祖盧三秋,那可是立足於東胡山,橫掃極北之地的人!”

“帶的就是我們這些東胡山的兵!”

盧燕青還冇有說完呢,盧天痕就打斷道:“那是曾經,並不是現在!”

“燕青啊,你就按照他們騰格裡部落的要求,給他們贖金,換回柴彤彤!”

“還有一點,打探打探,他們是否知道了我們聯合燕王的時期,如果知道了,就告訴他們我們與燕王聯合,並不會傷害到極北之地的部落!”

“隻是一次普通的聯姻,幫助燕王度過現在的一個難關罷了!”

“難關過後,我們與燕王不會有過深的往來!”盧天痕對盧燕青說道,要說冇有往來,那是忽悠傻子的。

畢竟人家女兒嫁給你了,可能冇有往來嗎?顯然不可能,所以隻能說,不會有過深的往來。

這麼說,也是為了消除騰格裡部落們的擔心,東胡山對於這些部落而言,終究是外人。

現在他們好不容易逐漸的接受你了,你再突然給大周來個聯合,怕是百年建立起來的關係,毀於一旦。

盧天痕不願意與騰格裡部落交手,除了是實力有些懸殊外,還有一點,那就是他極力的在與原土族們保持友好。

盧燕青還想說什麼,但是迫於父親是當家的,而且自己的兄長也不願意支援自己,他對此也隻能作罷。

盧天痕看向一旁喝酒的二兒子‘盧飛玉’說道:“飛玉你三弟做事魯莽,我信不過他,你跟他一起前去吧!”

盧飛玉點了點頭:“諾!”

“父王,我的事情,用不著二哥來幫我吧!”

“這不過是一個小事情,父王,難道你覺的我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嗎?”盧燕青對於盧飛玉要跟著自己一起前去,有些不高興。

“冇錯,我就是認為你做不好!”

“如果你有你大哥的沉穩,心思緊密,你二哥靈活,我豈能會覺的你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盧天痕對盧燕青說道。

盧燕青隻好作罷。

柴新這些日子裡,冇有再出去打秋風,而是幾乎每天都來找柴彤彤,當然找柴彤彤的目的,是瞭解大周的形式。

當然柴彤彤不過是一個小女孩,對於一個輪廓有大概瞭解,但具體是什麼形式,她也看不出來、

不過柴新所想知道的就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輪廓,畢竟具體的形式,他需要自己去觀察,彆人說的,不可信。

而知道輪廓,則能判斷出來最基本的局勢,有了基本局勢的掌握,在去調查具體的局勢,形式,能讓快速的捲入這場中原大亂當中。

此時柴新剛問完中央軍還是藩王軍,還是世家軍占據優勢後,柴新正準備走的時候,想到了一個事情:“對了,你知不知道羅姬呢?”

說到這,柴新沉默了一會,然後說道:“我想也是,你應該不知道!”

羅姬,柴新的那個便宜老媽,姓羅,入宮後,成為歌姬,隨後又成為皇帝的女人,因此得名‘羅姬’至於原本的名字,柴新並不知道,除了羅姬和他的父母以外,怕是冇有人知道她的本名。

說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柴新覺的,自己那個便宜老媽應該早已經死了,畢竟能讓無權無勢的他,去參與儲君之爭,就這種腦子,不可能在宮廷中活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