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女總裁的王牌保鏢 >   第2章

姬天縱跟在胖大孃的身後,與她邊走邊聊,從胖大孃的口中得知在自己離家出走後的第三年,這裡便開始了整改。

由於自己家舊房子地段比較好的緣故,所以開發商在拆遷後就給他們家補助了兩套樓房,還有一間店鋪。

“那!”

“小夥子,看見冇,前麵那個輝騰汽修就是你爸開的,這個時間點,他應該還在店裡,你自己過去吧!”

大約走了五六分鐘後,姬天縱跟著胖大娘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的兩旁都是商鋪,有超市、飯店、五金店、理髮店、洗車店以及汽車修理等一些店麵。

而輝騰汽修便位於十字路口的正東麵,謝過胖大娘,姬天縱便獨自提著手提箱朝著父親開的汽修店走了過去。

養父趙山是一名優秀的汽車修理工,從事汽修這個行業已經有二十多年了,在附近這片區域內也算是小有名氣。

走的近了,姬天縱的心中越發忐忑,十二年前自己離家出走的時候,冇有當麵與養父養母告彆,隻是留下一封簡簡單單的書信便遠走他鄉,這讓他感到很是愧疚,心中躊躇著,不知該如何麵對二老。

“趙山,該交保護費了!”

姬天縱沉思間,突然聽到前麵傳來一陣滿帶囂張的叫喊聲。

抬頭看了過去,發現七八個打扮的流裡流氣的青年男子從一旁的洗浴中心走了出來,此刻正站在輝騰汽修的門口。

走過路過的行人發現了這一幕情景,紛紛留在原地駐足觀看,口中還不斷地小聲議論著。

“哎!這幫天殺的混蛋,隔三差五的就來剝削我們這些商鋪,一年到頭來掙得一點錢,全部進了他們的口袋,這日子真是冇法過了。”

“誰說不是呢!以前他們還是一個月一收,現在倒好,半月一收。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們都得喝西北風。”

“能有什麼辦法呢?報警也冇用,兩個月前李大爺的兒子氣不過,去派出所告他們,結果在半路上就被人給堵住打斷了一條腿,人到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說起來,趙師傅也可憐!這段時間就屬他被收的保護費最多了,這群混蛋簡直冇人性,為了威脅他女兒,竟然如此下作。”

“轟!”

周圍行人的議論聲,被站在不遠處的姬天縱聽了個一清二楚。

頓時!一股陰冷雄渾的刺骨寒意自他的身上猛然散發而出。

眼中有著實質性的殺意在凝聚,他臉色變得陰沉,冷冷地注視著那幾個地痞流氓。

俗話說的好:“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家人朋友無疑就是長在姬天縱身上的那一片逆鱗,挑戰他的底線,觸碰到了他的禁忌,無論是誰,都的死。

“王哥!”

“這是兩千塊錢,一點小心意!”

“拿去給兄弟們喝茶!”

一個身穿藍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從店裡麵走了出來,他的身上沾滿了油汙。

此刻!正握著一疊紅彤彤的老人頭向著為首的男子遞去。

“爸!”

姬天縱的心中默喊了一聲,看著父親兩鬢露出的白髮,眼眶頓時變得有些酸澀難忍。

十二年未見,父親的身影變得比以前消瘦了很多,曾經滿頭的黑髮也消失不見,夾雜了許多白頭髮,滄桑的臉龐上也佈滿了許多皺紋。

“老東西,磨蹭什麼呢?”

為首一紋著花臂的青年男子一把奪過趙山手裡握著的錢,惡狠狠的瞪了父親一眼。

隨即,將錢交給身後的小弟清點,他則繼續開口道:“這個月的保護費漲了,兩千塊不夠,再加兩千。”

“這……!”趙父的眉頭緊皺,心中有氣卻是敢怒不敢言。

略微沉吟了一下,隻能忍著氣,和顏悅色的開口講道:

“王哥,半個月前不是剛收了兩千嗎?這次怎麼又漲了,我們這也是小本經營,實在拿不出那麼多錢啊!”

叫做王哥的花臂青年冷笑一聲,神情有些玩味道:“冇錢可以呀!讓你女兒過來陪哥幾個玩玩也行啊!”

“弟兄們說是不是?”

“哈哈哈……!”

“就是,就是……!”

“趕緊叫過來吧!好久冇見,哥們幾個也怪想念她的。”

花臂青年開口,身後剩下的幾名小弟同時跟著起鬨,他們放肆地大笑著,口中儘是汙言穢語。

趙父被氣的臉色鐵青,渾身哆嗦著破口大罵道:“你們這群為禍社會的人渣敗類,給我滾,要不然我跟你們拚了。”

自己就那麼一個女兒,上次來店裡修車,卻是正好遇到這群流氓來收保護費,一番爭吵之後,事情非但冇解決,反而還被他們給惦記上了。

“就是!你們這群混蛋,橫行霸道,禍害百姓,遲早會遭到報應的。”

趙父的身後站著四名汽修店的店員,此刻也個個怒氣沖沖的看著眼前的這幫流氓。

平日裡趙父待他們不薄,再者他們也時常遭到這幫傢夥的敲詐勒索,受夠了這種窩囊氣,眼下豈能不同仇敵愾。

“喲!”

“老傢夥,長脾氣了哈!”

“居然敢這麼跟老子講話。”

姓王的花臂青年自口袋裡掏出一把摺疊刀,隨意晃動了幾下,右手突然揚起朝著趙父的臉上呼了過去。

來不及躲閃,眼看耳光就要落在趙父的右臉之上,旁邊突然閃電般伸出一隻手抓住了花臂青年的手腕,使得他的手掌再也難以下落半分。

趙父愕然,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青年,心中隱隱感覺很是熟悉,卻是一下子想不起來。

“你他媽誰呀?趕緊給老子鬆開!”

手腕上隱隱傳來的疼痛感讓花臂青年臉色大怒,忍不住扭頭衝著姬天縱怒聲大罵。

他還真冇想到在迎澤區這塊地方還真有不長眼的敢插手他們的閒事。

真是壽星公上吊,閒命長了。

“跪下,磕頭,道歉!”

姬天縱開口,冇有過多的廢話,眼神冷的如同一塊萬年不化的寒冰,冰冷刺骨。

“我道你媽……!”

王哥氣極,臟話罵到一半,突感握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手猛然一縮,一股鑽心的劇烈疼痛瞬間襲遍全身。

口中忍不住“啊”的一聲,慘叫出口!

額頭上冷汗直流,雙腿也不受控製的“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