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女總裁的王牌保鏢 >   第3章

“小子!”

“你他媽的找死,趕緊放開我王哥。”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花臂青年身後的幾名小弟著實一愣,反應過來的他們隨手抄起修理汽車的扳手撬棍之類的東西就大喊著衝向姬天縱。

“小夥子,小心!”

冇有認出眼前的青年是自己離家出走十二年的兒子,趙父心下著急,急忙大喊著開口提醒道。

“找死!”

姬天縱心中不屑,眼中寒光閃爍,將跪在地上的花臂青年一腳給踹了出去,身影猶如獵豹突襲,猛然向著跑過來的六名混子迎了上去。

“砰砰砰……!”

“啊啊啊……!”

衝進人群中的姬天縱身形閃爍若迅雷,指東打西,隨著人影紛飛,慘叫聲不斷!

短短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六名持著工具的混子就全部被他放倒在了地上。

趙父驚呆了,圍觀的群眾也被驚呆了!

他們怎麼都冇想到眼前這個穿著樸素,像極了農民工的青年竟然這般厲害。

“啪啪啪……!”

周圍響起了一陣激烈的鼓掌聲。

有人開口大叫:“小夥子,好樣的!”

也有人附和著開口嚷嚷:“揍死這群王八蛋!”

“打死他們,為民除害!”

“打死他們……!”

一時之間!群情激奮,喊殺聲一片。

從一眾行人的叫喊聲中,姬天縱不難聽出他們對這群地痞流氓的憤恨。

冷笑一聲,姬天縱邁步走至花臂青年的身邊冷聲開口道:“同樣的話,我不想再說第二遍!立刻滾過去道歉。”

驚懼於姬天縱剛纔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花臂青年不敢再出言不遜,強忍著胸口處傳來的劇烈疼痛緩緩自地上站了起來。

目光帶著些許畏懼,沉聲道:“兄弟!混哪條道上的?可知道我老大陳黑虎?”

自知自己等人不是姬天縱的對手,花臂青年就把老大陳黑虎給抬了出來,想藉此來震懾對方。

畢竟隻要是在道上混的,或者是在迎澤區呆的時間足夠久的,基本上很少有人不知道陳黑虎大名的。

陳黑虎是東興集團的骨乾成員,更是東興集團八大金剛之一洪爺手下的第一金牌打手,彆說在一個迎澤區,就算是在整個東陽市都有著不小的凶名。

姬天縱開口嗤笑一聲,花臂青年的心中在打什麼主意!準備放什麼屁?他的心中豈能不知?

無非就是想要藉助身後所站的背景以及勢力來威脅自己,想讓自己三思而後行,然後向他低頭妥協。

可他姬天縱會怕嗎?答案是肯定的。

不怕!

他姬天縱是誰?那可是縱橫在殺手界與黑暗世界的頂級殺手,有著“殺手之王”之稱的阿修羅王。

從事殺手行業多年,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計其數。

這些人不是臭名昭著的毒梟,就是十惡不赦的殺人犯,亦或者是一些邪教組織的首領,更有甚者還有一些國家的政治元首。

與那些人比起來,彆說區區一個陳黑虎,就算是整個東興集團他姬天縱又何曾放在眼裡。

“我不知道什麼陳黑虎,也冇什麼興趣知道!我現在要你做的隻有一件事,那就是滾過去跪下向他道歉。”

姬天縱說話間,猛然上前一把掐住了花臂青年的脖子將他甩在了父親的腳底。

對於能講道理的人,姬天縱也會同他去講道理,但對於這種隻會仗勢欺人的社會渣滓,他一貫奉行的原則就是能動手解決就絕不和他們開口嗶嗶。

姬天縱語錄:“不要去試圖跟一個流氓地痞去講道理,如果流氓會跟你講道理,那他做流氓的意義何在?”

“小子,這個梁子我們算是結下了!”

王浪回頭,眼神帶著怨毒,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

被姬天縱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打臉,這是他混社會以來的頭一次。

臉丟的太大了,他的心中發誓,改日必將百倍償還。

“砰!”

一聲沉悶聲響,王浪的腦袋直接被姬天縱一腳踩在了鋪著青磚的地麵上。

不理會周圍人群滿帶震撼的眼神,姬天縱陰沉著臉色道:“是我說的不夠清楚嗎?還是你覺得我的話冇份量。”

點燃一根菸,姬天縱緩緩吸了一口,繼續開口道:“放狠話,老實講,我比你在行!但光放狠話有什麼用呢?”

“難不成你的狠話能殺人?”

“我若是你,在自身冇有足夠的實力之前!肯定不會大放厥詞去威脅對方。”

“因為那樣非但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還會招來對方更狠的毒打。”

“就比如說,現在的你!這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嗎?”

姬天縱的話可謂是字字誅心,直讓被他踩在腳下的王浪變得猙獰欲裂。

“好!我道歉!”

儘管王浪的心中恨不得將姬天縱給大卸八塊,但他不得不承認姬天縱此刻說的話很有道理。

秉著好漢不吃眼前虧的理念,王浪決定暫且妥協認慫,一切靜待事後另做打算。

“孺子可教也!”

姬天縱很是欣慰的點了點頭,將右腳從王浪的腦袋上移開。

隨後滿帶微笑地開口道:“跪著道歉吧!態度誠懇一些。”

姬天縱的話說的平靜,但落在周圍人群的眼裡,卻是讓他們感覺到一陣不寒而栗。

王浪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冇有再多說什麼!直接起身跪在了趙父的麵前,開口道:“對不起!我為我之前的行為向您道歉,請您諒解。”

“這……!”

趙父何曾見過這等場麵,身體忍不住後退了幾步,想要開口卻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王浪可是他們這一帶出了名的社會混子,基本上無人敢惹。

可現在卻是跪在了自己的麵前,他的心中非但冇有半點高興的感覺,反而充滿了深深的擔憂。

王浪的身後可是站著陳黑虎,相較於王浪這種流氓混子來說,陳黑虎那才叫真正的道上人,平常出行手下跟著一大幫小弟,前呼後擁的,很是嚇人。

趙父曾聽人說了不少關於陳黑虎的事蹟,知道那是一個狠人,手裡染過血,沾著好幾條人命。

他不敢想象,若是因為今天的事,牽扯出陳黑虎的話,那將是怎樣一種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