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醒啦。”

林有才目中喜色一閃而逝。

“我不醒怎麼替你賺彩禮娶媳婦?”

林有才一愣,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想說啥又咽回去.

哼了一聲:“娘叫出去吃飯。”

轉身出了屋。

林綿綿驚奇道:“林嬌嬌,你是不是讓娘一巴掌打傻了,居然敢那麼跟哥說話。家裡人都讓你得罪光了,我倒看看你嫁過去誰肯管你。”

“給我倒杯水。”

林嬌嬌坐起身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

“想指使找錯人了吧!”

林綿綿氣急敗壞的拍了下桌子。

“有能耐嫁過去讓你家疤臉拿錢,雇人伺候你去。”

林嬌嬌也不以為意,起身坐到桌前給自己倒了碗水,掃了她眉眼初綻的臉。

“賀知青和你在一起多久了?”

林綿綿心中一驚,起身指著她。

“你胡說啥!”

林嬌嬌撥開她的手指。

“有冇有胡說你心裡清楚。你不早就是他的人了?”

林綿綿見她如此篤定,知道瞞不過去,也懶得藏著掖著,麵帶嘲諷。

“是啊,我倆是在一起了。怎麼,你嫉妒啊?

可惜你過兩天就要嫁到那個醜漢子家裡去了,再見不著我的賀軒哥了。”

林嬌嬌似笑非笑的看她。

“我是馬上就要嫁人了,不像有些人做著結婚的美夢,可惜啊,嘖嘖……怕是馬上要變成棄婦了。”

林綿綿臉色一變。

“你說這話啥意思?你是說賀大哥他……不可能,他之前答應會對我負責,他一定會娶我的!”

“娶你?”

林嬌嬌像聽了個笑話:“你咋不拿鏡子照照配不配?”

“林嬌嬌!”

林綿綿最討厭她說自己的長相,伸出手一把抓過來。

“我撕爛你的嘴!”

林嬌嬌一手攥住她的胳膊一扭,將她壓的趴伏在桌上。

“你快放手!”

這女人啥時候這麼大手勁了,掙了半天掙不開,疼的林綿綿呲牙咧嘴。

林嬌嬌拍了拍她的臉。

“放了你冇問題,咱倆做個交易。”

“啥交易?”

林綿綿想了想,咬牙說:“不就是你嫁給鐘家疤臉漢子的事,我可以幫你攪黃了。”

林嬌嬌一手按著她的胳膊,端起水碗喝了一口,聞言挑了挑眉,看不出林綿綿還有這能耐。

“我的婚事輪不到你插手。”

“啊?你不是……”

林綿綿想說之前她還尋死覓活的不嫁。

林嬌嬌打斷她。

“答應我兩件事,保證讓你如願嫁給賀軒。”

林綿綿被她壓的臉貼著桌麵,喘著粗氣冷笑一聲。

“你自己尋死覓活的想嫁賀大哥,出了那麼多醜,還鬨得滿城風雨的,人家都不稀罕你,竟然口出狂言能幫我嫁過去,真是笑話。”

林嬌嬌一窒,原主那麼作又不是她能控製的,抬手鬆開她。

“信不信隨你,反正到時候被拋棄的又不是我。”

林綿綿揉著手腕想了想。

“先說你的條件。”

“第一,給我二百塊錢,第二我出嫁前要在家裡做任何事,你必須配合我。”

“我上哪弄二百塊錢。”

林綿綿壓低聲音狠狠道:“你果然是想騙我。”

“問你的賀大哥要去。就說這件事傳出去,他的回城名額就彆想要了。”

“什麼回城名額?”

林綿綿一怔,接著反應過來不可置信的問:“他要回城了?那我咋辦?”

“他要真有心娶你,還能一直瞞著你。”

“我找他問問去!”

“你現在去問,隻會讓他狗急跳牆,一拍兩散。”

林嬌嬌拉著林綿綿耳語一番,林綿綿目中驚疑不定。

“你之前不是也喜歡賀軒,還肯撮合我們。”

“以前是我瞎了眼,現在你上趕著要往火坑裡跳,我乾嘛要攔著。”

“你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林綿綿對她說的半信半疑。

“若是我發現你騙我,我一定饒不了你。”

門外傳來馮春蘭的敲門聲和一貫的大嗓門。

“綿綿,出來吃飯。那討債鬼不是醒了,你還待裡麵乾啥?”

林綿綿哼了一聲,也不等她徑自出了門。

林嬌嬌活動了幾下身體,昨天全身緊繃導致的肌肉痙攣,讓她渾身脹痛不已。

還有墜下耙犁時的擦傷,好在有顧遠凝護著,傷勢遠比上輩子輕的多。

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

不說顧遠凝被耙齒劃傷的背,光是顧章廷的腿,這樣的天氣處理不好很容易發炎惡化,能不能保得住都不好說,人可能也撐不過去。

原主上輩子真是拿了一手好牌打得稀爛,幸虧她來了。

突然腦海中一陣機械聲響起。

係統:“檢測到宿主成功綁定末日係統,獎勵生命果實一枚。種植空間開啟。

提示:距末日到來還有17小時四十五分。”

“末世?”

她抬起左手腕,上麵有一道綠色的印記,右手輕撫,那印記一閃,麵前出現了一個係統空間頁麵。

裡麵是一畝空空如也未開墾的土地。打開跳動的係統提示,倉庫中放著土豆種子和玉米種子。

還有一顆生命果實:迅速補充損失的生命值80%。

種植空間她自然懂,但末世係統又是怎麼回事?

她嘗試跟係統溝通。

係統:“檢測到綁定宿主無誤,檢測到綁定主體丟失,檢測到綁定時間出現偏差。

提示:末世將在17小時39分後來臨,請宿主做好準備。

建議宿主在末世來臨前,儘量收集一切需用物資。

提示:完成係統釋出的每日主線任務,可推遲末世到來時間一天。

完成係統釋出支線任務或係統相關成就,可獲得額外任務獎勵。

今日主線任務:擊殺老虎。”

後麵還有些空間種植相關的支線任務。

林嬌嬌最關注的是:做完主線任務,就能推遲末日到來的時間?

意思是,如果自己完不成任務,第二天末世就會來臨?

想起自己上輩子被37床咬斷脖子的瞬間,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她可絕不想再重複一次那種死法。

但是殺虎?係統不是開玩笑吧。她一個弱女子怎麼可能完成這樣的任務。

看來是逼著自己進山的節奏。

真是頭疼。

先挑著支線任務做了,將種子一鍵播種。

係統:“完成末日救世係統支線任務一,獎勵空間儲物功能開啟。”

好歹有了玉米土豆和儲物空間,也算個金手指,能保證自己哪怕末世來了也不會馬上餓死。

林嬌嬌樂觀的自我安慰。

其他任務暫時做不了,林嬌嬌打算先去填飽肚子。

耽誤這一會,堂屋裡男女分的兩桌坐的,都已經吃了一半。

林嬌嬌走到女桌這邊。

一墊子玉米餅子,大人一人三個,孩子一人兩個已經分完了。

桌上一盆水煮白菜,一碟子鹹菜疙瘩也被撈的剩下些湯湯水水的,一桌子人各自抱著粥碗吸溜著頭也不抬。

不但冇有自己的碗筷,連位置也冇空出個來。

“奶,我的飯呢?”

劉老太把碗往桌上使勁一頓,狠狠剜了她一眼。

“你還有臉吃飯,看看你乾的那些事,老林家臉都讓你敗乾淨了。餓兩頓省的你一腦袋全是漿糊。

趙家這婚事我已經應下了,你再瞎折騰也無濟於事,明天那邊就送聘金過來。等過了定你就給我乖乖嫁過去。”

林嬌嬌自然不會怕她刁難,冷笑一聲。

“知道我要出嫁了還不讓我吃飯?我這人餓急了免不了還得折騰。

彆忘了趙恒川有多喜歡我,你們就不怕我明天當著麵把婚事給攪黃了?”

“你敢!”

林嬌嬌無所謂的聳聳肩。

“都冇飯吃了有啥不敢的。或者我直接跟趙恒川說你們虐待我,願意不要彩禮跟他走,你說他會不會覺得我很貼心,待我更好?”

劉老太一窒。

“你這個死丫頭,這是要跟孃家斷了關係?”

“孃家人一心想把我賣了換錢,有啥可稀罕的?”

劉老太聞言臉色一變。

那頭男桌上林老頭磕了磕菸袋鍋子。

“吵吵啥,給她拿飯!”

說得輕巧,哪有多餘的飯,劉老太抬頭見馮春蘭不管不顧吃的正香,氣不打一處來。

“老大家的,把你的餅給嬌嬌。”

馮春蘭滿臉不情願。

“娘啊,這點餅子我還不夠吃呢。”

劉老太一瞪眼。

“你自己的閨女管不住,你不給她吃,還等著她從我這老婆子嘴裡掏?快給她!”

林嬌嬌看了一眼馮春蘭抓在玉米餅子上的油乎乎的手印。

“我不吃這個,奶給我煮幾個雞蛋吃唄?”

劉老太剛要說啥,林老頭咳了一聲。

“鬨騰什麼,給她吃!一會還得上工。”

馮春蘭三口兩口將餅子塞進嘴裡嚼了嚼,噎的直翻白眼,喝了口粥順了順。

“娘,我去煮雞蛋。”

“隻準煮兩個。”

劉老太趕在後麵吆喝,這老大家的手賤嘴饞,八成又得偷吃,拿筷子指了指二兒媳羅氏。

“老二家的你去看著點。”

羅氏諾諾的應了聲,放下餅子跟在後麵進了廚房。

林嬌嬌一屁股坐在馮春蘭座位上,順手將羅氏冇吃完的碗拖到自己麵前。

“奶,不用擔心,我的飯要是讓誰吃了,誰就替我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