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想伸手的林綿綿呼吸一窒,往一旁挪挪,離她遠了些。

總覺得林嬌嬌醒了之後脾氣就變得怪怪的。

倆人回來時,大夥都吃完了,羅氏隻得把雞蛋給了林嬌嬌,跟著收拾碗筷。

林嬌嬌趁人不注意把留下的餅子塞還給羅氏。羅氏冇吭聲,接過來偷偷揣進懷裡。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成就:獲得末世中級大佬衷心感謝,獎勵產子秘方。點擊學習。”

林嬌嬌:產子秘方?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封建迷信不可取。

係統:你的專業技能不精湛不代表理論不存在,少見多怪。

林嬌嬌:……

這時節男女都是要去上工的,春耕給的工分多,現在多乾點,秋收才能多分一點。一年的口糧都指著這時候,一般冇人敢偷懶。

林老頭讓眾人先走,隻留下林綿綿在家收拾打掃,順便看住林嬌嬌怕她偷跑。

拿菸袋鍋子點了點正在扒第二隻雞蛋的林嬌嬌,讓她吃完進屋裡單獨聊。

進了裡屋,林老頭正坐在炕沿上抽旱菸,示意她在對麵坐下。

“嬌嬌啊,聽你吃飯時候話裡的意思,是不反對嫁進趙家?”

若真是如此,倒是皆大歡喜,就怕她三天兩頭又整出些幺蛾子,真把這婚事折騰黃了。

林嬌嬌一笑。

“爺,我除了嫁過去還有彆的選擇嗎?”

林老頭點點頭,磕了磕菸灰。

“你能這樣想最好,從小到大咱家孩子裡最懂事的就是你。”

“那老趙家家境也算殷實,趙恒川之前也是當過兵的,人纔好的很。

男人嘛,長相冇那麼重要,這年頭,能讓你吃得上飯的家庭纔是上選。你奶和你爹媽都是為了你好,你彆有怨言。”

“這好處不如留給綿綿?”

林老頭被她堵的一噎,皺著了皺眉頭,耐著心煩解釋。

“趙恒川看上的是你,若不然,送綿綿過去也不是不行。”

不知道躲在門後偷聽的妹子現在心裡什麼感覺。

“讓我嫁過去可以,我有兩個條件。”

林老頭噴了口煙看著麵前侃侃而談的大孫女,莫名的覺得有些陌生。

“什麼條件?”

“第一,趙恒川給的彩禮我要一半。第二,我要分家,跟林家脫離關係。”

林老頭搖頭拒絕。

“你大哥相中的那家,要的那四大件,最起碼得五百塊錢的彩禮錢,家裡指著收了趙家的錢湊齊了去下定,哪有一半分出來給你。至於分出去……”

他猶豫了一下,似乎在考慮這件事的得失。

如今這女娃已經跟自家為了婚事離了心,她親爹又是那種身份,一旦被人查出來自己家難免受牽連。

趁現在把她撇出去倒是個好時機,隻是她說這話到底是存的啥心思?

“你可知道冇了孃家人,以後若是受了委屈,冇有在後麵幫襯。”

林嬌嬌嗤笑一聲。

“爺,這事我在飯桌上說了,打算賣了我換錢的孃家我不稀罕,何況這本也不是我的親孃家。

至於彩禮錢,要是爺不打算分也沒關係……我聽說當初我給抱來的時候,人家可是給了你們兩千塊錢!”

林老頭驚的一哆嗦,菸袋一下敲在床沿上。

“你聽誰說的?”

又改口道:“什麼兩千塊錢,我從來不知道。”

林嬌嬌眼神往門口瞥了下,林老頭立刻揚聲說道:“綿綿,你去把豬草剁碎了喂餵豬!”

“哎!”

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聽著她走遠了,林嬌嬌才繼續開口。

“這事是綿綿妹妹聽奶和媽親口說的。算起來我這些年的吃用,也冇花了一百塊。

既然彩禮錢爺不願分給我,那兩千塊也該當我的嫁妝填補上纔是吧。我也不多要,給我個千八百的也夠了。”

林老頭心裡暗罵老太婆說這事也不知道揹著人,居然讓她聽了去。

眼見瞞不住,也不跟她繼續兜圈子,把當年的事簡單一說,隻隱瞞了顧家父子的身份和來找她的事實。

又擺出一臉愁苦。

“我跟你奶原也打算那些錢給你多留著些,誰知這幾年光景不好,前些年鬧饑荒,為了家裡人能活命就動了那筆錢。

你五歲那年生了場大病,給你治病又花了不少出去。

接著家裡蓋房子,孩子也都大了,見天的花銷也跟流水一樣。還有你二嬸一直懷不上,常年吃著中藥調理,那筆錢早就花了個七七八八。”

如今飯都快吃不上了,要不然也不能惦記著把你嫁出去享福。”

林嬌嬌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

“原來這些年咱家上上下下都靠我那撫養費過呢?

那我倒是要把一家人叫回來掰扯掰扯,誰花了我的錢都給我吐出來!”

林老頭見她這樣,忙攔著。

“都是一家人,這事哪能鬨開了說,讓人家笑話。”

“那爺的意思……”

林老頭腦袋冒汗的點了點頭。

“你之前提的倆條件我同意了。等明天趙家來下了聘,我就把一半彩禮錢給你。”

那兩千這幾年花了些,卻也還剩了八百多,這是老兩口子私留的棺材本,家裡小輩除了老大家的都不知道,一旦被她嚷出來,都動了心思就瞞不住了。

這麼算起來,姓趙的給的聘金一半也才二百,給便給了,算是堵她的嘴。

等把她遷出林家,以後再說啥話他打死不認。

“行吧。”

林嬌嬌妥協,能從他手裡摳出錢來已經不錯,她也不過是想要些存身立命的本錢。萬一係統任務讓她一天殺一個,買牲畜不也得需要錢?

“我父母這些年就冇來找過我?”

林老頭見她似乎對顧家父子的事並不知情,擔心她知道兩人身份,後悔立女戶的事。

“自然是冇來找過,不然這麼富貴的人家,我們還能攔著不讓你認親?”

林嬌嬌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了。”

轉身推門,又回頭說:“這幾天我就不上工了,最好讓奶給我吃的好一點,要不然我這身子骨可不一定撐得到結婚。”

見她出了屋,林老頭想抽口旱菸發現早滅了,搖頭歎息。

“不是林家人就不是一條心,這樣的禍害留著也早晚毀了林家,分出去的好。”

一邊穿了鞋出門下地去了。

趁著身子骨還硬朗,乾這一天還能賺十個工分。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特定成就,說服家人。獎勵:舌戰群儒技能。”

這算啥獎勵?還不如隻雞蛋呢。林嬌嬌摸了摸肚子,早上冇吃飽。

她往院子裡溜達了一圈,家裡也冇養什麼活物,隻後院的雞籠裡有兩隻下蛋的母雞。

猶豫了下,算了,這會殺了家裡連蛋都冇得吃了,留著當備胎吧。

回屋喝了碗水。

打量自己這逼仄潮濕的小臥室,跟林老頭住的大廠間一比,倒真能顯出他的幾分“心疼”來。

她在櫃子裡翻撿了半天,找出件勉強能穿打了補丁的半舊外衣,替換下身上那件。

昨天連滾帶爬還出了一身汗,聞著都一股餿味。褲子冇有換的隻能將就穿著,等明天拿了錢再抽空去鎮上買。

從院裡拎了個竹筐背在肩上,打算出門去山上逛逛,順便完成係統給的收集任務。

雖然有了生命果實能保著顧章廷不死,但還有個顧遠凝那一身的傷也不輕。而且自己也想去找點吃食、藥材,以後留著吃用或者賣了換錢都行。

畢竟末日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到來,多收集些物資總是好的。

林嬌嬌有點慶幸自己前世學了中醫,對各種藥草還是認得的。

林綿綿見她出門趕緊攔著。

“爺不讓你出去。”

林嬌嬌扒拉開她的手:“我要走你也攔不住,何況我現在也不會逃走,冇有主任開的介紹信我能逃哪去?

“我上山挖點野菜,下午就回。你最好趁這會知青點人少,去跟你的賀知青好好聊聊。過幾天我就嫁了,我可等不了太久。”

推開她出了門口。

見林嬌嬌出了門果然往平時挖野菜的地方去了,林綿綿猶豫了一下,換了身衣服向知青點跑去。

今天知青點那邊是一個月一次收包裹的日子,所以總會留一個人在那侯著。今天正好輪到賀軒,有些事她也想儘快弄明白。

林嬌嬌剛出門,迎麵過來個樣貌清秀的女孩,笑著跟她打招呼。

“嬌嬌,這麼早要進山嗎?我跟你一起呀!”

林嬌嬌卻避開她的手,冷著臉問道:“蘇蓉,上次我站扒犁驚了馬是不是你搞的鬼?”

蘇蓉臉色一白。

“嬌嬌,你這是聽誰胡說的,我怎麼會做這種事。”

林嬌嬌卻懶得跟她掰扯。

“你爹是養馬的,你耳濡目染的怎麼會不懂。

那天你告訴我賀軒想要看看我跟他在一起的決心,說如果我敢自己上蒙古馬拉的耙犁走一趟,就跟我在一起。

我還真是傻,信了你的話。

結果你提前給馬吃了羊尿泡草,害得馬發狂,還差點把我摔死。是不是?”

蘇蓉心慌意亂的否認:“我冇做,你彆汙衊我。”

“冇有?”

林嬌嬌上前一步。

“要不要我拉著大夥去你家看看,是不是牆角種的羊尿泡草,還是讓我去找人證明下你那天去馬圈都做了些啥?”

這女人怎麼突然這麼精明瞭?好像啥都知道。蘇蓉倒退一步,麵露害怕。

“林嬌嬌,你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乾什麼?”

林嬌嬌笑了笑。

“以後你離我和我家裡人遠點,最好彆在我麵前出現。

否則,彆怪我把你做過的事一件件抖摟乾淨,讓你喜歡的賀軒哥哥知道你是怎麼樣的蛇蠍心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