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視線尋著氣味投向爐子上溫熱的玉米和土豆。

“爸,這個……”

“吃了吧,這東西味道太香,藏不住。”

兩人飽飽的吃了一頓,又將東西處理了,顧章廷大病將愈,很快疲憊的睡了過去。

顧遠凝想起自己方纔對林嬌嬌的態度,隱隱有些後悔的睡不著,自己那樣的冷漠會不會寒了妹妹的心。思來想去不知道如何補償。

又想著過幾天妹妹要出嫁,不如自己找機會偷偷進山,看能不能獵點什麼換了錢置辦些嫁妝,算是自己的一番心意。

輾轉了半夜才睡了過去。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初級成就:家人的信任。獎勵斧子一把。家人的支援,能夠讓宿主在末世廝殺中無後顧之憂。”

斧子?主線任務砍人用嗎?

林嬌嬌翻了個身。

午夜,月影蟲鳴。

係統:“末日救世係統開啟倒計時,距離末世還有24小時。主線任務開啟:收集一件新衣服。

提示:完成任務可以推遲末世到來時間24小時。”

林嬌嬌嚇了一跳,坐起身哀嚎:係統提示音不能關了嗎?

係統:“檢測到綁定主體丟失,暫時無法完成關閉提示音的設定。”

行吧……她倒頭睡下。

早上六點。雞叫鳥鳴。

係統:“檢測到宿主還未起床,一天之計在於晨,末日生存絕不能偷懶。早起纔能有更多的時間獲得更豐厚的資源。”

林嬌嬌睜著熊貓眼:難道以後連睡懶覺也不被允許了,係統你居然還兼職鬧鐘的功能嗎?

好在身上的傷處都消失殆儘了,想來是昨天喝了那一口藥酒的關係。

林綿綿昨天受了寒又被林嬌嬌嚇了一頓,也有些精神萎靡。不過一聽要帶她進山,立刻一骨碌爬下床穿好衣服。

簡單喝了碗稀粥,又拿冷水洗了臉,兩人背了筐子出門,劉老太在後麵喊著乾嘛去。

“我倆上山摘點野菜山珍,給添幾個菜,中午之前就回來。”

劉老太雖然怕林嬌嬌偷跑,但又惦記著昨天那些山珍的味道,猶豫了下吩咐林綿綿:“你把她看好了,要是跑了我就把你嫁過去。”

林綿綿答應一聲跟在林嬌嬌身後出了院門。

馮春蘭在後麵嘀咕:“淨知道偷懶,不過這倆丫頭啥時候這麼親近了。”

這會才早上六點多,天氣微明,已經能隱約看清山路。

這兩天天好還下過一場小雨,野菜野果新長出來不少。能看見村裡的女人孩子揹著筐子挖野菜。

兩人跟眾人打了個招呼,一路跟著摘了小半筐,走到一塊山坡上,見林綿綿累的有些氣喘,林嬌嬌找了塊空地讓她坐著休息。

“我往裡麵走走看,去打點野雞野兔。你彆亂跑,有事就大喊我的名字。”

林綿綿聽見有野雞吃,捶著腰點了點頭:“我在這等著,你可快點回來。”

把野菜倒到林綿綿筐子裡,又拿了幾隻果子給她當零嘴吃,林嬌嬌才背了空筐往林子裡去。

臨走把捕獸夾放在附近,這樣萬一有野獸或者壞人靠近,自己也能感應的到。

今天時間緊,林嬌嬌也不過在外圍轉了一趟,捉了兩隻兔子兩隻野雞。又摘了些蘑菇木耳,還找到了幾味新的止血的草藥。

路過溪邊用捕獲網撈了兩條魚,見水裡麵竟然有幾隻野鴨子,她從口袋裡掏出幾粒果實撒下去。

這是昨天剛種出來的,居然長出來好幾種攻擊類彆的種子。

比如她手裡拿的這種,丟出去之後徑自化成一支竹箭,而且會自動鎖定攻擊目標。被擊中的目標還可以瞬間被她收回空間,簡直不要太方便。

可惜她一次隻能扔出一支竹箭,所以隻抓了一隻鴨子,其他的都受驚嚇飛走了。

看了看天色大概是十點左右,她正猶豫著要不要再轉一圈,主線任務的衣服還冇有著落。

難不成要讓她用竹藤樹葉編一件?

林嬌嬌摸了摸下巴,倒也不是不行。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支線任務:用捕獸夾捕捉獵物。獎勵毒舌一條。

釋出新支線任務:將獵物製作成美食。”

是毒舌還是毒蛇?林嬌嬌搞不清楚。

不過小跟班有危險,她還是管不了彆的,立刻往回跑去。

遠遠看見一個男人趴伏在林綿綿身上,林綿綿卻是躺在下麵一動不動。

林嬌嬌怒火中燒,跑過去照著那男人肩膀就是一腳,將他踹的躺倒在地。

“禽獸,你把我妹妹怎麼了?”

林嬌嬌立刻去檢查林綿綿,她似乎昏睡過去,一側肩膀上的衣服被褪下,上麵卻是有兩個兀自流血的小洞。

再一看邊上捕獸夾裡,一條黑色拇指粗細的蛇正死死卡在裡麵兀自扭動發出嘶嘶的聲音,心裡一訕,自己好像怪錯了人。

“不好意思,我剛纔還以為……”

她將那男子拉起來,打眼一看卻是村頭盧家的兒子盧勇。

他家家境普通,爺爺前些年打仗冇了,父母饑荒那幾年也病餓死了,隻跟著奶奶過日子,饑一頓飽一頓所以常常上山打點野物換錢。

今天也是走到附近聽到尖叫聲,趕過來救了被毒蛇咬傷的林綿綿。

林嬌嬌在附近找到瞭解毒的藥草,給林綿綿敷了些在傷口上,又和著水喂她喝了。剩下一半草藥給了盧勇。

“拿回去三碗水熬成半碗分三次喝了,清清你身體的餘毒。”

剛纔吸毒那會被自己踹了一腳,那口毒血就冇吐的乾淨。

又給了他些活血化瘀的藥讓他揉揉肩膀。

盧勇推脫不過隻得接過來。

林嬌嬌冷著臉說:“事急從權,今天雖然你是救了綿綿,但到底是占了她便宜。這件事要是傳出去壞了我妹妹的名聲,我可饒不了你。”

“我知道,嬌嬌姐你放心,我絕不說出去半個字。”

林嬌嬌拿了隻野雞硬塞了給他,見盧勇一步三回頭的走了,纔回頭踢了林綿綿一腳:“人都走了還裝。”

林綿綿紅著臉起來:“我剛醒。”

林嬌嬌嗬嗬笑了幾聲:“醒了就好,趕緊穿好衣服回去了。”

突然想起來什麼,林嬌嬌拎著捕獸夾晃了晃笑道:“這東西拿回去也能加道菜了。”

林綿綿尖叫著跳開:“快拿走快拿走!”

“行吧,你冇口福。”林嬌嬌作勢將蛇扔了,卻是收進了空間,吃不到等拿去鎮上藥店賣了也能換不少錢。

回去路上,見林綿綿有些魂不守舍,林嬌嬌問她:“咋樣,看上盧勇了?”

“纔沒有,”林綿綿嚇了一跳:“我都已經是賀軒哥的人了,你可彆亂說,萬一讓賀軒哥知道了……”

“失個身有什麼大不了的,還是得自己喜歡合適,能過日子才行。”

“林嬌嬌,你不會是還喜歡賀軒哥,所以想把我倆拆散了吧?彆忘了你可是答應過我的……”

林綿綿生氣的指責。

“我就隨便說說,放心,答應你的我肯定做到。”

“真的?”

林嬌嬌摘下筐子遞給她。

“野雞,兔子,鴨子,還有魚!林嬌嬌我簡直太愛你啦!”

吃貨綿見了這麼多肉早已忘了剛纔的事。

林嬌嬌掏出那隻野雞:“一會找地方把這隻藏了,等晚上給你烤了吃。剩下兩樣拿回去中午一塊和著菜燉了。”

“嘿嘿,行。”

臨進村的時候林嬌嬌找機會把野雞藏進空間,倆人一起回家。

到家約摸上午十一點,都還冇下工。這會子春耕的時候,能乾活的都去上工掙工分去了。

哪怕趙家要來下聘,也是避過上工的時間段,湊著下了工再過來。

今天林嬌嬌也冇躲懶,一會來男方那邊的家人加上媒人,還有林家一家子,吃飯的就得有十幾二十個,光靠林綿綿也忙不過來。正好也能順便完成係統支線任務。

她指揮著林綿綿燒水和麪,剁了野菜貼玉米麪餅子。

自己到門口把魚殺了,又回院子拿燒好的水把幾樣野味處理乾淨。

想了想從空間裡拿出幾個西紅柿,辣椒和土豆,魚加了辣椒去腥,把野味配上山珍和土豆燉了。

涼拌了兩盆野菜木耳,又拿雞油炒了蘑菇和野菜。最後做了一鍋菌菇雞蛋湯。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支線任務:製作美食。獎勵超級美味調料一份。

釋出新支線任務:分享美食。”

等著林家人下工回來一進門,滿院子的飯香讓他們恨不得胃裡長出手來。

林老頭見飯菜這麼豐盛,竟然雞鴨魚肉齊全,雖然心疼兩個敗家的丫頭不知道儉省,卻也覺得麵子上有光。

回身吩咐:“有才,你去請村長和書記來一塊吃飯,有冒,你上村口看看趙家的走到哪了?”

兩個孫子應了聲放下農具出門,劉老太還在那黑著臉算計這頓飯花費了她多少柴米油鹽,被林老頭推了一把。

“行了,大喜的日子叨叨個啥。”

“那些子肉菜你還花了半毛錢了?

耷拉著個臉色到時候叫趙家的見了還以為你不想答應親事,到時候攪黃了是不是你掏錢給有才娶媳婦?”

劉老太才咕噥著離了廚房,指揮著兩個兒媳婦打掃收拾。

林老頭卻有些犯愁,那彩禮錢分一半給林嬌嬌的事還冇跟老婆子說呢,劉老太這摳搜的勁,免不了又得鬨騰一場。

走一步看一步,先把今天下定的事混過去,到時候再說吧。

劉老太見林嬌嬌忙活完午飯袖著手在一邊站著看,攆著林嬌嬌回屋收拾洗漱換衣服。

“一會得見趙家的人,你拾掇的體麵一點。”

林嬌嬌聞言一喜 得來全不費工夫,完成主線任務的機會來了。

“那奶給我拿件新衣裳新褲子唄,不然我就這一身冇法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