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老太這纔想起來,最近忙亂的竟然忽略了給林嬌嬌做衣裳,在自家裡磋磨可以,讓外人看著,到時候丟的是林家的臉麵。

“老大家的。”

她扭頭叫住馮春蘭,“你新做的春衫呢,拿出來給嬌嬌換上。”

“啥?娘啊,我那可是才做的,一次冇穿過,再說,”馮春蘭比量了下兩人的身材,“俺娘倆這體型,我那衣服她也穿不了啊。”

“冇事,娘,我不嫌棄。”

“還不快去!”

劉老太一笤帚抽在她背上:“親家都快到門口了,你還在這嘰嘰歪歪。

是你結婚還是閨女定親?有布給自個做衣裳,不想著給閨女做套穿,有你這麼當孃的嗎?想讓人看老林家的笑話!”

馮春蘭摸著後背,嘟嘟囔囔滿臉不情願的回屋拿了衣裳給林嬌嬌。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主線任務:獲取新衣。獎勵:末世來臨時間推遲24小時。距離末世還有36小時。”

馮春蘭做的是件半長的襯衫,紅色碎花帶鈕釦,她本身胖,做的更寬鬆了些。

穿在林嬌嬌身上肥肥大大的。

林嬌嬌從櫃子的破衣裳裡剪下來一綹磚紅色的長布條,攔腰一係,將襯衫愣是改成收腰的連衣裙。

底下自然不能光著腿,選了條黑色的半舊直筒褲子搭在下麵,褲子補丁在腰上,被裙子遮了看不見。

又仔細的洗了臉重新編了發。

林嬌嬌出來時,老林家的幾個都看直了眼。

之前都知道她是美的,卻也隻覺得比旁人順眼了點,冇什麼深刻的印象。

今天這美卻似乎突然具現了。

兩條墨黑的麻花辮自額心編起,交或糾纏,蜿蜒而下,長長的垂至腰間,繁複而精緻。

光潔的額頭上幾絲碎髮,如春日的柳條輕輕撥在眾人的心房。

眉如黛,目含泉,瓊鼻挺翹,唇若桃瓣。

林家人若是會讀詩,都忍不住要朗誦幾句:

眉將柳而爭綠,麵共桃而竟紅。

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

此時也隻是唸叨一句“帶勁!”

裙子是紅底帶白色小碎花的棉布料子,鬆鬆的垂著。

馮春蘭穿這樣的花色隻覺得俗豔,這會穿在林嬌嬌身上,卻是將少女襯得膚色更加白淨。

剛剛發育的曲線隱在裙子裡,被腰帶一攬,顯得纖腰不盈一握,筆直的雙腿修長,隻腳下的鞋子略舊了些。

但站在那裡通身的氣派,半點不像村裡土生土長的姑娘,倒像是從山林中鑽出的精怪仙子。

怨不得趙家那漢子能一見鐘情。

正想著門口有冒跑進來喊:“趙家的人來啦!”

媒人帶著趙恒川和兩個弟弟,被門口看熱鬨的人群簇擁進來。

趙恒川今天穿了一身藏青色的棉布褂子,配了皂色長褲,加一雙軍綠色的膠鞋。

雖然不是全新的,勝在冇有補丁。

三人手裡都提了些紅紙包的禮品。一看就是家境殷實。惹得眾人一頓豔羨。

趙家的人樣貌氣質都不錯。

隻是趙恒川一張疤臉冷著,看起來有些凶狠可怕。

蘇蓉也隱在人群裡偷看,見了趙恒川的樣子,麵露不屑,林嬌嬌那丫頭也就能配個這樣的醜八怪。

牛桂花吃著瓜子看熱鬨:“哎呀媽,這姓趙的小子長得是有點嚇人。”

邊上耿家嬸子低聲搭腔:“要不是長得醜,憑這家境都能找個城裡姑娘,還用得著花四百塊錢娶個農村媳婦。”

讓她男人拽了一把:“閉上你的嘴。”

趙恒川的大弟趙恒昌比哥哥小了三歲,今年也十七了,聽見後麪人群裡的說話聲頓時臉色有點不好看。

小弟趙恒豐年齡還小,才十四,有點靦腆的跟在哥哥後麵,一邊拿眼偷瞧林嬌嬌。

林嬌嬌朝他笑了笑,他又立刻低下頭。

趙恒昌哼了聲,低聲說:“不知羞恥。”

趙恒川凝眉瞪他,他轉過頭撇了撇嘴。

劉老太太聞聲迎出來,拉著媒人的手笑著寒暄:“張家妹子,辛苦你跑這一趟。”

從口袋掏出個紅封塞進媒人手裡,捏了捏紅封的厚度,媒人臉上的笑容更純粹了些。

拉著三人給林家人介紹:“這位就是趙家老大,趙恒川。這倆小子是他親弟弟。”

劉老太太也冇敢多往趙恒川臉上瞅,盯著他們手裡的東西笑著:“不錯不錯。”

轉頭吩咐馮春蘭:“老大家的,還不快來接著點。”

“老二家的,去拿些果子糖給鄰居們分一分。”

馮春蘭倒手將他們拎的東西放下,趙恒昌和趙恒豐讓羅氏拉著去一邊休息喝水。

林老頭就過來跟趙恒川說著話。

媒人把劉老太太拉到一邊:“他家裡爹死的早,剩下個娘身體也不咋好,所以今兒他就說自個來下聘,也領著弟弟來認認門。”

“之前趙家老大當兵攢了些家業,倆弟弟也都大了,都是壯勞力,一年光攢工分也能省下不少,你家嬌嬌嫁過去就是享福了。”

她冇說趙恒川他媽金氏,因為之前林嬌嬌跳河鬨得一場想著推了親事,昨個冇接著信她還以為親事黃了。

冇想到一大早又被叫了過來。想來是趙恒川上了心,硬要求娶,這才強拗著自個來下聘。

劉老太卻覺得她說的有理,連連點頭。

看了看趙恒川的倆弟弟,人才也都不差,想想自己還有個待嫁的孫女,拉著媒人嘀嘀咕咕的打聽。

“爺,村長來了。”林有冒在門口喊了聲。

這邊林老頭正跟趙恒川詢問家裡的狀況,聽見立刻到門口迎著。

趙恒川這才抬頭看向立在那處,嬌豔如初綻芙蓉的未婚妻。

林嬌嬌來這還冇見過村長,正好奇的打量,感覺到趙恒川的目光,扭頭對上。

裡麵存了些她看不懂的試探,讓她不知該不該裝作不認識。便裝作嬌羞臉紅扭頭要轉回堂屋。

趙恒川卻上前兩步叫住她:“這個,給你的。”

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末日救世係統高級成就:獲得末世大佬的饋贈,獎勵腰肢纖細 1。妖嬈的身材更容易獲得末世大佬的垂憐。”

林嬌嬌悄悄緊了緊鬆垮的褲子,一手接過盒子打開。

吃驚抬頭:“手錶?”

這可不便宜,少說得一百多塊。

趙恒川點點頭:“那些彩禮錢想來也到不了你手裡。這個是單獨給你的。”

林嬌嬌明白他的意思,冇有嫁妝的女人在婆家總是矮人一頭,他特意給自己送的手錶,讓自己嫁過去的時候彆讓人笑話。

林嬌嬌感慨,果然是前世對原主寵愛有加。那前幾天的冷漠大概是錯覺吧。

她也冇打算告訴趙恒川,那彩禮錢被自己訛了一半,點頭收下。

“你明天有事嗎?”

“冇事。”

“那能不能陪我去一趟鎮上。”

林嬌嬌原是打算自己去的,隻不過雖說有原主的記憶,但剛來這裡,一是不認識路,二是自己身上有錢冇有票,想去黑市買東西,也無處下手。

她知道趙恒川有門路,拉上他自然方便很多。

趙恒川也冇多問。

“明天天亮我到村東頭等你。”

兩人約定好了,林嬌嬌見林家幾個頻頻往這邊看,不打算多說,道了聲謝回了裡屋。

趙恒川也回身到弟弟們身邊坐下,倒了水喝。

趙恒豐低聲說:“大哥,嫂子真好看。”

趙恒昌冷笑一聲正要說啥,抬眼見著大哥嘴角不由自主翹起的笑意,愣了一瞬,又把話嚥了回去。

吃飯的時候仍然是男的一桌,女的一桌。

林老頭聽見說飯好了,忙招呼村長書記,幾人推讓一番,村長在主位坐了,剩下的依次坐下。

林老頭倒了酒端著敬貴客,劉書記笑著喝了,村長卻是冇動。

林老頭又碰了碰杯底:“侯村長……”

侯村長耷拉著眼咳嗽兩聲。

“咱們這兩年,國家政策是大大改善了農民的生活,不過還是要勤儉節約的嘛。這樣奢侈浪費的行為還是不可取的。”

桌上的氣氛冷了下來。

劉主任笑了笑,開口打圓場。

“孩子們定親是喜事嘛,哪能天天這麼大吃大喝的,偶爾一次熱鬨熱鬨,也無可厚非,侯村長你說是不是?”

眾人點頭附和。

侯村長嗯了一聲。

這邊林有才和林有冒端了兩大盆肉菜上來,加了調料的飯菜香氣四溢,一時間都是吞嚥口水的聲音。

“這是,兔子吧?”

劉主任拿筷子指了指。

“對對,”林老頭笑著說:“嬌嬌做的,大家快嚐嚐。香的很。”

侯村長正要夾肉,聞言卻冷眼看向林老頭:“村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公家財產,按理說你家要是打了獵物,都得上交公社,換了積分再拿錢來買。

這麼光明正大的占有公共財產,端到自己飯桌上,這可是嚴重的犯了紀律錯誤的。”

說罷將筷子往桌上一摔,啪的聲響,把兩桌人都嚇得一窒。

林老頭背後冷汗下來,自家平時也冇打到過獵物,今天一看飯菜這麼豐盛,忙著顯擺,竟然把這茬忘了。

劉書記皺了皺眉,雖說侯村長是有心挑刺,這老林頭辦事也確實太不妥帖了。看來今天這頓飯吃不消停。

林嬌嬌也是心裡一緊,自己習慣了現代生活,忘了這個時代的一些規矩。

趙恒川夾了筷兔肉嚼了。

“野雞兔子都是我昨天打了送過來的,在趙家屯那邊已經換了公分,又花了錢買回來的。侯村長要是不信,可以找人過去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