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哪?”

王權捂著還有些暈眩的腦袋,眼中的震驚之色難以掩飾。

周圍霧濛濛的一片,能見度幾乎為零,霧中散發著讓人心悸的恐怖氣息,似乎有怪獸潛藏在其中。

而他躺在一處茅草頂蓋住的草屋下麵,草屋被幾根纖細的木頭支撐著,顯得岌岌可危。

身下也是茅草墊著,印象中的柔軟床墊不見蹤影。

身體不遠的地方,生著一堆篝火,不過篝火已撐不了多久,木材馬上就要燃燒殆儘。

“我穿越了?”

記憶中自己在家睡覺,醒來就來到了這裡,除了穿越,王權想不到彆的解釋。

這時,奇異的光芒一閃而過。

一道科幻色彩十足的虛擬螢幕出現在王權眼前。

上麵緩緩出現字幕。

【歡迎來到迷霧之境,正如你們所見,你們正處在各自的茅草屋中。】

【以前生活的所有煩惱都離你們遠去,接下來你的煩心事隻有一個,那就是在迷霧之境生存下去。】

【迷霧之中,隻有火能驅散危險,帶給你安全,不要讓你的篝火熄滅,否則你的生命可能就不再屬於你自己。】

……

【太陽升起,會驅散一部分的迷霧,迷霧中的怪物會陷入短暫休眠,這將是你探索周圍的好機會。】

【注意,休眠不代表絕對安全,太陽落山後迷霧會捲土重來。】

【每個人隻有一次機會,在這裡死亡就是真的死亡,不相信的可以嘗試,後果自負。】

【當然!迷霧中隱藏著眾多好東西,等待你的光臨,食物,武器,道具,甚至是寵獸。】

【最後……各位‘求生者’,好好享受這場生存與探索的遊戲吧!】

當王權看完最後這一段話,字幕如流水般快速的消失不見。

不過大致的內容已經被他記住。

緊接著,虛擬螢幕上出現了新的介麵。

【聊天頻道】

【交易所】

【科技樹】

出於好奇,王權點開了聊天頻道。

隻見介麵上顯示進入了9999號聊天頻道,隨後一道接一道的訊息在頻道內滾動。

“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我怎麼被螃蟹包圍了?最主要是為什麼這些螃蟹比人還大?!!”

“螃蟹冇看到,倒是看到了拿著狼牙棒的哥布林,不過我待在茅草屋裡它好像冇法進來,這茅草屋應該有庇護的效果,上麵那位兄弟,我的建議是不要出門。”

“有怪……怪物!救命,誰來救救我,我有錢!我有很多錢!!!”

“自求多福吧,嗬嗬。”

“誰教教我怎麼鑽木取火!!我的篝火被我一腳踢熄了!!!”

“……”

有的人很恐慌,有的人很快接受,有的人還冇弄清楚情況……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每個彈幕竟然都顯示有一個編號,諸如“森林——AE86”和“沙漠——AK47”之類的。

試探著發了一條彈幕,王權發現自己的編號是“森林——7777”,猜測這個前綴可能和所處的環境有關,當然,太陽升起霧氣消散之後才能驗證。

看了眼時間,7:45,根據之前字幕的提示,還有十五分鐘太陽就會升起,王權的視線四處張望,尋找茅草屋內可以利用的東西。

這是什麼?

王權發現當視線集中在一處時,眼前就會出現提示詞。

【破敗的茅草屋:風一吹就倒了,儘快升級】

【微弱的篝火:火焰即將熄滅,儘快添置木柴驅散周圍怪物】

【雜亂的茅草床:茅草隨意鋪墊而成,冇有舒適感,無法儲存熱量,儘快升級抵禦夜間的寒冷】

【殘缺的石斧(工具):可以砍,但隻能砍一點點】

【爛蘋果:已經腐爛,無法食用,埋在土裡也許可以種起來】

這是迷霧之境的功能?簡直和遊戲畫麵一樣,還真是惡趣味……

“森林——7777:給個爛蘋果,還真夠噁心的,吃都不能吃,還讓我種起來……”

王權在聊天頻道無語地吐槽,很快就有人回覆。

“森林——7776:臥槽,鄰居?話說回來,誰讓你把爛蘋果種起來??先不談能不能發芽,就算能,結果最少也得幾年吧……”

“森林——AE86:確實,你當是農學院的做畢業設計呢……”

王權:“???”

種起來不是按提示做的嗎,這些人怎麼都好像不知道的樣子。

難道?

他們看不見提示??

王權眼神一亮,心裡想到,金手指?!

“森林——7777:你們有爛蘋果嗎?爛蘋果上有寫什麼嗎?”

“森林——AE86:一個爛蘋果還能寫什麼??難不成還能寫‘惡魔果實’幾個字?真是莫名其妙!”

被這位AE86仁兄懟了一句,王權冇有生氣,反而很感謝這位兄弟幫自己確認了金手指的存在。

而就在這時,一抹亮光穿破了昏沉的霧氣,照在了王權臉上。

太陽升起來了,霧氣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顯露出茅草屋之外的環境。

這時,王權眼前的聊天頻道炸了。

一瞬間密密麻麻的訊息滾動了出來。

“迷霧散了!我在森林裡???原來這名字前綴是說的我處在的環境!”

“草,老子特麼在光禿禿的孤島,鳥糞都冇一坨……”

“沙漠,沃日,這能去哪收集物資???”

“我在城市,但我怎麼感覺這裡這麼陰森,不會有鬼吧!嚇~”

“我在草原的河邊!!!什麼都不缺!難道我就是天命之子!”

“傻唄~”

“……”

正如這些人編號的前綴,每個人所處的環境不同,有人歡喜有人憂。

不過王權現在冇功夫關注這些。

這該死的霧氣竟然消散了幾百米的範圍就停止了消散,更遠處的地方,依舊是昏沉的一片。

他所處的環境如編號寫的,在一處森林中,可能還是森林的深處,肉眼可見的全是高聳入天際的樹木,以及一些不認識的藤蔓和花草。

抄起靠在草牆邊上的殘缺石斧,他踏出了茅草屋。

不管怎樣,這短暫的收集探索時間不能浪費,冇有食物和水,甚至木材也冇有,他必須抓緊時間找到這些基礎的物資,否則這場求生遊戲很可能率先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