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豐聽完韓閒的話之後也不再多說什麼,不過他對韓閒的看法有所改變。

就連尊重了許多士兵,也對這位少主,升起了尊敬之意。

就在這個時候,鞠義帶領著騎兵距離埋伏的地點已經近在咫尺。

結果就在這個時候異變突起。

鞠義身後兩側的騎兵,居然朝著左右兩側而去。

田豐見狀,立馬知道他們的埋伏被鞠義看穿了。

連忙大聲喊道。

“三軍聽令,立刻集結,盾牌手在最外麵,長槍手其次,弓箭手隱藏於其中,形成四方之陣。”

在田豐的指揮下,隱藏的士兵紛紛現身。

連忙開始排兵列陣,但是已經為時已晚。

在左右兩側忽然出現大量騎兵,將那些士兵殺了個措手不及。

跟隨韓閒來這裡的士兵有八成以上,全部都是新兵。

因此在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大部分都是抱頭鼠串。

韓閒見狀,直接握緊手中長槍朝著一名騎兵扔去。

瞬間長槍直接貫穿那名士兵的腹部,將其死死的釘在地上。

與此同時,係統的提示聲響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張三恐懼值800】

【友情提示:人在麵臨死亡的時候所獲得的恐懼值是最大的。】

韓閒看著係統的提示,瞬間明白係統的意思。

“看來有句話說的對,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死亡的恐懼。”

韓閒,說完之後直接拔出插在那名士兵身上的長槍。

隨後一擊刺爆他的腦袋,將其送走。

與此同時,數名騎兵看見了殺害他們同伴的韓閒。

紛紛朝著韓閒而去。

韓閒看了一眼他們的實力,發現都是後天一兩重的武者。

“正好把你們拿來當活靶子,看看我的雷龍果實全力釋放的麵積有多大。”

韓閒說完之後將手中長槍,插入一旁的地麵上。

隨後雙手展開。

強大的雷電之力,瞬間從韓閒的雙手上釋放出去。

韓閒這一次也不管能不能成功,命中目標隻管一味的朝著前方發射雷電。

瞬間從韓閒手上,散發出去的雷電瞬間如同兩道雷龍朝著那幾名騎兵瘋狂湧去。

幾名騎兵瞬間被雷電打中,運氣好的身體陷入了癱瘓。

運氣不好了,瞬間被雷電帶來的高壓伏特給電死。

就連他們胯下了,馬兒也未能倖免。

被電得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韓閒看著自己,火力全開之後的成果頗為滿意。

“雖然目前無法將雷電之力集中在一個目標,但是大範圍攻擊還是做得到的,就是有點費力。”

韓閒此時身上已經是滿頭大汗,就在這個時候係統的提示聲忽然響起。

【叮,恭喜宿主第1次成功憑藉雷龍果實擊殺對手。獎勵:雷龍果實融合程度提升5%。】

韓閒聽完係統的提示之後,體內的雷電之力瞬間開始沸騰起來。

背後的雷龍圖騰也開始閃爍起來。

韓閒感受到自己的右手有種麻痹的感覺。

連忙拉開右手上的衣服進行檢視。

發現自己的右手上居然長出了一片片藍色的龍鱗,龍鱗上彷彿還帶著一股微小的靜電。

“我去,要是被彆人看到,豈不是會被當成怪物。”

韓閒下意識想收起龍鱗。

結果冇有想到下一秒,龍鱗直接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隨著一聲驚雷,天空開始下起猛烈的大雨。

雨滴滴落在地麵上,彷彿是想要沖刷掉遍地的鮮血。

…………

亂戰依舊持續著,鞠義所帶領的騎兵越戰越勇。

被數十名士兵保護著的田豐見狀。

連忙大聲指揮道。

“所有人不要亂,三人一組背靠背,然後儘量集中在一起,我們從人數上比他們多,隻要穩定下來,這些騎兵不足為懼。”

士兵們聽到田豐的指揮,也開始稍微冷靜下來,紛紛三人為一組,手持長槍抵禦著騎兵。

不過隨著田豐的指揮,鞠義也發現了被士兵保護著的田豐。

“冇想到這回居然有條大魚。”

鞠義說完之後,騎著戰馬揮舞的長劍,瞬間砍倒了幾名保護田豐的士兵。

在他的眼裡,這些士兵都如同花架子,一般不堪一擊。

眼看鞠義就要奪走田豐的時候。

韓閒連忙拔出插在地上的長槍,隨後縱身一躍朝著鞠義衝去。

隨著他的惡魔果實融合程度達到15%,他的實力也從後天武者巔峰,一躍晉升到先天武者三重。

實力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先天武者與後天武者最大的區彆是先天武者,每突破一重便擁有一牛之力。

並且速度方麵也會大大提升。

眼看鞠義就快要抓住田豐的時候,韓閒手持長槍朝著鞠義的腦門刺去。

鞠義感受到生命危險,體內的宗師級真氣,瞬間爆發出來,形成強大的真氣氣場。

瞬間將韓閒的長槍給震碎。

“哪裡來的毛頭小兒,也敢來老子麵前囂張,老子這就送你下黃泉。”

鞠義說完之後騎著戰馬直接揮劍,要斬掉韓閒的首級。

韓閒連忙爆發出體內的雷龍果實能力,強大的雷電彙聚在韓閒的右手上。

韓閒右手上消失的龍鱗,瞬間重新出現。

並且韓閒的整隻右手,瞬間幻化成一隻龍爪。

韓閒下意識的伸出右手抵擋住。

鞠義的長劍,砍在韓閒的右手上直接發出金屬的碰撞聲。

鞠義看著韓閒那隻已經幻化成龍爪的右手,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恐。

與此同時,係統的提示聲響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鞠義恐懼值一千】

韓閒聽到係統的提示之後,直接控製著自己剛變成龍爪的右手。

釋放出強烈的雷電,朝著鞠義襲去。

麵對忽如其來的雷電,鞠義隻好再一次釋放出宗師級真氣試圖抵擋。

但是冇有想到這一次雷電直接破開,他的宗師級真氣。

瞬間落在他的鎧甲上,鎧甲由於已經浸泡過雨水。

瞬間成為了導電的工具。

強烈的雷電通過鎧甲席捲鞠義的全身。

鞠義被電的渾身麻痹,直接從馬上摔倒下來。

韓閒因為消耗體力過多,那隻幻化成龍爪的右手恢覆成原來的樣子。

韓閒強忍著身體傳來的疲累感,撿起鞠義掉落的長劍。

隨後將其架在鞠義的脖子上。

然後大聲喊道。

“全都給我住手,叛將鞠義已在我手,若是想要你們將軍性命無憂,全都給我放下武器。”

鞠義麾下的騎兵見狀,瞬間不知道是該繼續攻擊還是放下武器營救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