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閒看完郭德的資訊之後,在內心暗自唸叨。

“武力值比我還弱,冇想到居然管理著整座軍營,並且忠誠度也隻有61,雖然還冇有到60以下,但是也屬於容易叛變的;

看來有必要找一個實力比他高,忠誠度也比他高一點的將領來接替軍營。”

韓閒將周圍的將領全部檢視了一遍,發現他們的忠誠度冇有一個超過70的。

甚至有一兩個忠誠度才50多。

就連他們的武力值最高也就和韓閒一樣達到後天巔峰。

“有這些所謂的將領在,我看冀州想要培養出好的士兵基本上不可能,看來必須儘快找到高覽或者是張郃這兩位猛將。”

韓閒在內心暗自唸叨。

在郭德的帶領之下,韓閒帶領著幾名親兵邁著步伐走進軍營。

軍營的占地麵積,大約有二十個籃球場那麼大。

“少主,此處軍營一共有一萬名士兵駐守,其中有3000名士兵負責駐守城池,另外的7000名士兵都是數月之前剛招募的新兵;

雖然那些新兵都還冇有上過戰場,但是經過我等數月的訓練,那些新兵已經堪比虎狼之師。”

韓閒聽完郭德的話之後,雙手交叉在後背上,隨後一副悠閒的樣子對著郭德問道。

“郭將軍,既然你口中的這支新兵隊伍如此厲害,本公子倒是想見識見識一下,不知道現在方不方便把這支新兵隊伍,叫出來給我演示一下,看到他們平時訓練的成果。”

郭德聽完之後,瞬間愣住了片刻。

猶豫了片刻之後,開口說道。

“少主,大規模的調動士兵需要主公的虎符,未將不敢擅作主張,不過倒是可以先調動500名士兵給少主演示一下。”

郭德說完之後,轉身對著身旁的一名將領,讓其去調動500名士兵前往操場,準備給韓閒演示一下排兵列陣。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士兵急匆匆跑到郭德麵前,慌張的說道。

“稟報將軍,大事不妙,剛招募那批新兵,現在集體造反,表示如果這個月再不發軍餉的話,他們就集體離開軍營。”

郭德聽完之後,臉色瞬間大變。

隨後目光悄悄的看向韓閒。

此時韓閒聽到那名士兵的話之後,臉色瞬間變得沉重起來。

看向郭德的眼神,瞬間變得冷漠起來。

“郭德將軍,為什麼會有拖欠士兵軍餉的事情發生,我記得前不久,父親纔剛發了一批軍餉下來,怎麼到現如今還冇有發到士兵的手中嗎。”

麵對韓閒的質問,郭德瞬間慌了神。

“回稟少主,軍餉現在還在庫房內清算,末將正準備明天才發放給士兵,雖然比原本規定的發放軍餉的時間晚了幾天;

但是末將也冇有想到,那些新兵居然會想要集體造反,末將現在就帶兵前去將這些新兵整頓一番。”

郭德說完之後,還假惺惺的搖了搖頭。

韓閒自然也不是一個傻子,對於郭德的話他自然不會信。

“郭德將軍,既然如此,就麻煩你帶多點士兵跟我一起去看看那些叛亂的新兵。”

郭德聽完之後愣住了片刻,不過隨後還是對著身後一名副將說道。

“快去調派一些士兵過來,免得那些新兵亂來傷到少主。”

副將聽完之後,連忙邁著步伐前去調遣附近的士兵。

韓閒帶著幾名新兵在郭德的帶領之下,來到了新兵所在的軍營。

隻見此時軍營內數百名新兵正在與前來鎮壓的老兵打在了一起。

場麵一時混亂不堪。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名新兵發現郭德來了,連忙大喊聲的喊道。

“郭德那個混蛋來了,兄弟們一起上,讓這個傢夥把拖欠我們的軍餉還給我們。”

其餘的新兵聽到那名新兵的話,紛紛把目光看向了郭德。

郭德見狀,直接被嚇退的幾步。

完全冇有一名將軍該有的風範。

眼看那些新兵就要衝向郭德和韓閒,一名將領忽然帶領著數百名士兵趕到。

直接那名將領看著新兵快要衝到韓閒和郭德麵前,連忙大聲阻止道。

“快給我住手,你們這群小兔崽子是不是活膩了,郭德將軍身旁的那位公子乃是少主韓閒,還不快快停下手來。”

新兵們聽到那名將領的話之後,瞬間被嚇住。

紛紛把手中的木棍等武器扔在一旁。

郭德見狀,瞬間又硬氣了起來。

對著那名過來救援的將軍大聲斥責道。

“高覽,你瞧瞧這是你管的新兵,目無軍紀,差點就傷到了少主,依我看應該把這群新兵按叛亂罪全部處死。”

高覽聽到郭德要出事,這群新兵連忙開口求情道。

“將軍,還請網開一麵,饒過這些新兵,畢竟軍營已經拖欠他們數月之久的軍餉,否則他們也不至於如此做;

若是連續處決如此多的新兵,恐怕會導致軍心大亂,後果不堪設想。”

郭德聽到高覽的話,思考另一方,剛準備說話。

一旁的韓閒卻直接開口說道。

“這一位將軍所言不錯,既然如此,便赦免這些新兵的鬨事之罪。”

郭德聽到韓閒,直接開口赦免這些新兵。

連忙開口說道。

“少主,軍營有軍規法製,如果就如此輕易的就赦免這些新兵,以後一定還有人會再犯,雖然不能罰眾;

但是依末將所見,應當挑出那些領頭了新兵,將其處決以正軍紀。”

郭德剛把話說完,韓閒直接一巴掌打了過去。

麵對這忽如其來的巴掌,過得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瞬間被一掌打翻在地。

“郭德正當本公子不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你私自貪汙軍餉本就是死罪,現如今還想蠱惑本公子,更是罪加一等;

像你這種欺下瞞上之人,根本不配管理軍隊,現在本公子廢除你一切軍務,你好好回家反省反省;

並且你要把之前貪汙那些軍餉全部交出來,否則後果你應該知道。”

郭德聽完韓閒的話之後,瞬間跪地求饒。

“少主,末將真的冇有貪汙任何軍餉,還請少主明察。”

韓閒看到郭德還死性不改,依舊嘴硬,直接一腳踢了過去。

“你這麼說就是本公子冤枉你了,既然你要查本公子就派人查,如果被我發現你貪汙的軍餉數目超過5000兩;

到時候不僅你要人頭落地,就連你的妻兒老小也要陪同你一起下黃泉。”

郭德聽到韓閒的話之後,內心立馬害怕起來。

與此同時,係統的提示聲在韓閒的腦中響起。

【叮,恭喜宿主,獲得郭德恐懼值500點】

韓閒聽到係統的提示聲,露出了一絲壞笑,這就是他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