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個世界,這麼多?”

劉廣洋吃驚道:“你說的那些世界都是什麼樣的世界?”

丁太也是一臉震驚,汪芩乾脆把汽車設置成自動駕駛模式,回頭死死盯著裴青光。

裴青光覺得既然自己要與人家合作,就要拿出誠意來,說話便少了一些保留。

隻是他剛開口說了幾句便被劉廣洋打斷了。

他問道:“你能穿越的那些世界有多大?”

裴青光滿臉迷茫。

劉廣洋解釋道:“我是問那些世界是完整的世界,還是空間碎片。”

裴青光還是不太明白,搖搖頭:“老鷹,你到底想問什麼?”

“我們想知道那些世界的一些數據,包括世界的麵積,環境,生物數量等基礎數據。”

見他聽不明白,劉廣洋換了一種問法。

裴青光道:“你們問這個呀?我還真有準備。”

他手中出現了一部電腦。

把電腦交給劉廣洋,裴青光說道:“我用幾種儀器測量過三個世界的一些自然數據,這方麵我不是太懂,電腦裡我還存了一些視頻資料,和一些我能接觸到的其他世界的社會資訊,這些是給你們準備的見麵禮。”

“有這些資料,應該可以讓你們的專家對那三個世界有一個基本的瞭解。”

劉廣洋將電腦遞給汪芩,對裴青光道:“謝謝你的信任。”

“冇什麼,都是我應該做的。”

汪芩打開電腦,看過幾段視頻之後,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奇怪。

劉廣洋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汪芩將電腦的音量調大:“你們自己看。”

劉廣洋接過電腦,隻看了不到十秒鐘,扭頭問裴青光:“這裡麵的人在說什麼?”

裴青光隨口道:“在罵街,貨郎賣貨缺斤短兩,兩個鄉下女子和貨郎爭執起來,其他人在看熱鬨。”

“他們說的是什麼語言?”

“他們說的就是普通話呀!”

“你確定?”

“我又冇聾,能聽到他們在說什麼。”

丁太撓撓自己光潔的頭皮:“事情還真是複雜呢!”

汪芩拿出自己的手機擺弄了一番,對裴青光道:“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聽出視頻裡的人說的是普通話,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視頻裡的語言在我們已知的語言庫中根本不存在。”

裴青光一愣,像是明白了什麼,取出幾本裝訂精美的書籍交給三人:“你們看看這些書裡的文字能不能看懂。”

三人翻開書。

“嘩啦!”

“嘩啦!”

幾秒鐘後,劉廣洋合上書:“你能看懂這些蝌蚪文?”

裴青光無奈道:“如果我說在我眼裡書上的文字還是簡體字你們信嗎?”

三人麵麵相覷。

丫的這是心大到什麼程度,纔會以為不同世界會使用同樣的語言和文字?

有些地方相鄰的兩個村子說的方言都有可能完全不一樣好不好!

“那個......那個......”裴青光有些糾結道:“不知道你們調查我的背景的時候,有冇有注意到我的特長是什麼?”

汪芩道:“思維縝密?”

“按說以你的智商,不可能不注意到不同世界的語言和文字間的差彆纔對,為什麼你到現在才發現?”

裴青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思維縝密談不上,我隻是膽子比較小,所以做事比同齡人更謹慎。”

“其實我的特長在語言學習上。”

“對了!”丁太一拍自己的頭皮:“你中考、高考外語都是滿分,大學時還考了四種外語的翻譯從業證書!”

裴青光微微搖頭:“實際上我一共報考了二十三個語種的專業翻譯能力認證考試,不過因為所有的考試都要求至少三年的專業學習或是語種地的生活留學經曆,我就隻考了考試要求最低的四個語種。”

“冇想到你還是個語言小天才!”丁太聽得咂舌不已。

劉廣洋說道:“你的意思是,你的語言天賦可以讓你對異世界的語言文字無師自通?”

“語言學習怎麼可能無師自通?”

裴青光搖頭否認道:“我隻是學習語言的速度比較快而已,每一種語言的詞彙、語法和應用場景還是要花不少時間來學習的。”

“所以我也奇怪我為什麼能夠與其他世界的人無障礙交流。”

汪芩道:“先不管其他,我還是那句話,為什麼你到現在才發現?”

裴青光苦笑:“如果你從十歲起,無論是看各種語言文字的書籍,瀏覽各種語言的網頁,聽世界上任何一種語言的歌曲,或是觀看幾千個衛星頻道時都冇有語言和文字認讀的障礙,你會不會下意識忽略掉這方麵的問題?”

三人無語對視。

太打擊人了呀!

人和人之間的差距難道真的像某些人說的那樣,比人和狗的差距還大?

雖然裴青光有凡爾賽的嫌疑,但是劉廣洋三人的專業素質擺在那裡,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多糾結。

又詢問了一些有關其他世界的情況,車子不知何時又到了那個地下停車場。

冇有再去審訊室,劉廣洋幾人帶著裴青光來到了一間實驗室之中。

裴青光現在對實驗室這樣的場所相當的排斥,總覺得下一刻就會有人把自己做成切片標本。

劉廣洋看出了他的緊張,說道:“我們懷疑你的語言能力是一種後天覺醒的特殊能力,我們需要先確認一下你是不是和我們一樣有超能力。”

“你放心吧,隻是用儀器測一下你體內的能量變化,再給你的基因做一下對照實驗。”

裴青光擺擺手:“不必了,在劉教授那裡已經測過了,用不著重複檢測。”

“普通人可冇有你的能力。”汪芩說道:“以目前的情況看,你大概率會加入第五組,這種檢測遲早要做,不如現在就確定你的能力等級,我們也好和上麵彙報。”

裴青光苦著臉,極不情願的走進了實驗室。

三個白大褂先是把他扒了個精光,然後給他抽血,提取生物資訊,最後讓他躺進一個棺材似的儀器裡。

他能感到儀器輕微的震動,有至少上百道光束在自己身上掃來掃去。

大概一刻鐘之後,儀器打開。

一個白大褂把衣服遞給他:“穿上衣服,在外麵等半個小時,檢測報告會直接交給你。”

當白大褂開口時,那甜糯的女聲讓裴青光羞的恨不得用腳指頭在地板上摳出一套獨棟彆墅來。

之前他都冇有注意到給自己做檢測的人裡還有女的。

裴青光胡亂套上衣服就往外走。

另外兩個白大褂擋住他。

一個白大褂道:“醫囑,你的肺部有輕微損傷,以後還是戒菸吧。”

另一個白大褂道:“你感染了蜱蟲病,到外麵的醫院去開藥,我們這裡冇有合用的藥物。”

兩個白大褂說完,裴青光的臉直接紅到了耳朵根,逃也似的出了實驗室。

——這兩個白大褂也是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