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融出來了,李世民隻好又把小本本放回了係統空間裡,明天再看吧,今天冇機會了。

等他洗完澡,祝融就開始挑釁李世民了,然後就……

到了第二天早上,李世民起了個大早,然後輕輕地下了床,徑直去了衛生間,鎖上門,然後就從係統空間裡把之前那個房本給拿了出來。

他就如同開獎一般,慢慢地把房本給打開了,隻見上麵寫著……

他看到上麵的小區之後,差點就喊了出來,連忙用一隻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另外一隻手緊緊地抓著房本,這要是掉進馬桶裡,那就有味道了。

為了避免這個事情發生,他把一隻腳輕輕地抬了起來,然後把馬桶蓋給蓋上了,之後,直接坐在了上麵,仔細地確認著上麵的資訊。

這是一套來自魔都房價比較高的幾個小區之一的房子。

這個小區名字叫檀宮,號稱是魔都第一豪宅,那裡的房子,是以好幾個國家的經典建築為藍本的,每一棟都價值上億,之前李世民還好奇地查過那邊的房價,28萬一平米,按照他之前攢私房錢的進度,不考慮貨幣貶值的問題,還有他手上現金流的利息等等,他要買這一平米,大概需要50年。

因為之前那兩萬,他是四年攢起來的,這裡是14個兩萬。

對於這裡的房子,曾經的李世民想都不敢想,不說花錢買這麼一棟需要他奮鬥多少年,哪怕就這樣一棟房子,直接給他,他都得考慮考慮,這房子差不多是1500-1800平米,物業費是5塊錢一平米,這算下來得多少錢。

他又看了眼,係統給他安排的是1800平米的房子,這就是說裡外裡又給了他差不多五個億。

“係統,你是我二大爺研究出來的嗎?”

“叮,不是,跟你二大爺沒關係!”

“係統那啥,這房子的各種支出需要我自費嗎?”

“暫時不用,考慮到宿主現在的經濟狀況,這一年的費用由係統買單,包括水電煤等等的費用,下一年就需要宿主自行支付了。”

“好吧,感謝我係統大哥送來的小禮物!”

“宿主你是飄了嗎?”

“冇有冇有。”

李世民想了想,他自己現在身價已經幾十億了,但是手上能用的也就2萬多塊錢,我好窮啊!

“係統,你啥時候給我獎勵點錢吧,你這些我也隻有拿去賣了才能換點錢。”

“宿主,你可以看看最新的任務,就是給你錢花的,包你滿意。”

李世民想了想,也冇有去看最新的任務,自己這麼一通倒騰,應該過去好久了,急匆匆地把房本給放回了係統空間裡,暫時他還冇想好要放哪裡去,係統也冇有說不讓放,那就先放著,到時候找個地方把它先藏起來。

等找個機會,把這個東西拿給老婆看,他們現在住的這個房子,說實話,其實是挺偏的,也就邊上有地鐵,他們自己又有車,進進出出的比較方便,不過有了豪宅不去住,難道還等著落灰嗎?

不過, 他冇想好怎麼解釋之前,他暫時不會拿出來。

也不能告訴祝融,他有個係統吧,這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到時候彆自己被拉去切片研究了,自家老婆還冇明白怎麼回事。

說自己中獎了,這上網一查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現在資訊這麼發達。

也就隻能說二大爺,但問題就是他們家二大爺,祝融見過,幾乎所有的親戚,在李世民和祝融結婚的時候都來了。

都不知道編什麼理由合適了,再說吧,先去把早飯給做了。

要不然,兒子上學可能會來不及。

李世民從冰箱裡拿出來了一包手抓餅,今天就弄點這個吃,加個雞蛋,加點培根,再加點生菜。

這份就自己吃了,然後再按老婆兒子的飯量,還有口味,又重新做了兩個。

把做好的早餐放在了桌子上,回了自己房間,把祝融給叫起來了,又去了兒子房間,把兒子也給弄起來了。

一家人吃了早飯,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一切都按照李世民的想法推進著。

一直到三人來到了家門口,碰到了樓上的鄰居,鄰居就問:“你們一家三口出去玩啊?”

“不是啊,我們上班,孩子上學。”

“今天不是週六嗎?我家娃還嚷嚷著要來找小江浩玩呢!”

“今天週六嗎?”

“對啊,媽媽,今天就是週六。”

這次回答的不是鄰居,而是自己兒子。

李世民被鬨了個大紅臉,這幾天有點魔怔了,還以為今天是週五。

然後,三人又撤回屋內,穿好的衣服又重新脫了,出門的衣服換成了家居服。

李江浩看著自己爸爸,無語凝噎,自己睡的好好的,給自己弄起來了,自己夢到的大雞腿就這麼冇了。

“爸爸,你賠我大雞腿!”

“什麼大雞腿?”

“我剛剛夢到大雞腿,正要張嘴吃,就被你給搖醒了!”

邊上的祝融見狀,有樣學樣地說道:“老公,你賠我包包,我在夢裡剛剛買下一個限量款,然後就……”

祝融還給了李世民一個“你懂”的眼神。

“大雞腿倒是好說,我中午給你做,你現在回去接著睡覺吧!”

李世民就這麼地,把自己兒子給打發走了。

“老婆,包先欠著吧,等有朝一日,我有了錢,一定給你買一屋子的包包,每天輪著背。”

“真的嗎?老公,你加油哦!”

“老婆,那你可以多給點零花錢,讓我給兒子買點雞腿回來不?”

“啊,原來,你連買雞腿的錢,都得我出!”

祝融無奈地拿出手機,給李世民轉了100塊錢,讓他多買點好吃的。

“收到,老婆,你也回去接著睡,我出去買菜去了。”

“不嘛,你再陪我睡會兒!”

“行,既然,美女你這麼有誠意地邀請了,那我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來吧!”

李世民做出了一副以身相許的模樣,祝融直接就把他給推開了,然後自己跑回房間了。

然後,李世民就發現,房間門被鎖上了,敲了半天,祝融也冇給他打開。

李世民一臉悲憤地走開了,不過,他走後,祝融就把門給打開了。

原來,祝融換衣服去了,換了一身OL,手上還拿了一根教鞭類似物。

等門打開之後,原本還在敲門的“學生”李世民早就跑了,他去泡了一壺茶,然後坐到了陽台的搖椅上麵。

這也算是享受下生活了,而房間裡的祝融則是一臉的幽怨,這人也太冇耐性了。

她哪裡知道,李世民其實是去接受新任務去了。

看到係統給出的大螢幕,看著上麵的任務描述,李世民也是有點傻眼了,這是要給自己送走啊。

新任務是一個花錢的任務。

要不人都說生命在於折騰呢,係統這是要折騰死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