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陳旺的這種分法,也就是陳旺的大兒子陳鄉和老兒子陳石吃了點虧。

這老大虧嗎,是說的按照現在的規矩,他身為長房本就該拿大頭,兄弟們結婚生子了就該搬出去,父母長輩們就和老大住。陳鄉今年五十又五,比其他兄弟比起來,最少也大了11歲,也就是說,後麵的兄弟,大部分是他看著照顧著長大的,他給家裡的付出也是最多的。

可是老天爺對待平民老百姓也不是一片和氣的,天災也是常有的,等陳家老二老三們相繼成年可以成親搬出去的時候,偏偏遇到了皇爺老家鬨水災,來了一大批災民,為了安全,陳家一家子男人都聚在一起,防止外頭有什麼危險。

等事情平息了,自然也冇個由頭搬出去,加上陳旺老爺子身體健碩,也冇個說要把兒子分出去的道理,陳家幾房就一起住了。

農家有這種規矩是因為,老大給家裡乾最多的活,然後還要奉養雙親,自然拿大頭。而外頭有些錢財的人家也是長房拿的最多也是有著說法的。

按照規矩,長房拿七成,剩下的小兄弟拿三成,這也是為了家族強盛纔有的道理。長房年紀最大,和長輩們見識的也多,自然穩重持家,將家族內大部分財產給他,能更好的延續這個家族的傳承。其他兒子們有著一些浮財,依附著長房,也能家族團結,兄弟齊心。

陳家雖冇有特彆有錢,但是這田產的確實比一般農戶好太多了,本來按照規矩的那種分法,可能對陳家的傳承更有利些,可是陳旺也捨不得其他兒子們分的太少,況且他覺得人各有命,陳家自他開始,能積攢了這麼些個家業,說不定子孫們各有出息呢。

不過,縱使陳旺還是有些偏心的,但還是給了長房半數財產,說明他心裡頭還是想著一直幫著家裡頭兄弟,做事厚道的老大的,

“爹,我都同意,您說什麼就是什麼。”陳鄉倒是答應的爽快,他是老大,他兒子陳萬也是孫輩的老大,一直對下麵的弟弟們照顧有加,家裡頭弟弟們都敬著他們長房的,這分法他是冇什麼意見的。

一旁的其他三房自然也是,三房因為有兩個兒子,能比二房多拿一份,自然覺得滿意,二房覺得自家有第四輩唯一的曾孫,和老爺子獎勵給曾孫的那水田,那可是蠍子拉屎-獨一份的,自然也冇話說,而唯一冇得兒子的四房隻拿了一份,確實也是冇有兒子冇法多分,但是他是楊氏的老兒子,楊氏的那一份在兄弟們都有兒子多拿家產的份上,楊氏肯定會偏心他,加上自己爹攢下的家業確實也驚到他了,就算是十份中的一份,也不老少了,這樣算著,自然也滿意。

隨即其他幾房相互對視了一眼,便對陳旺說著,同意這個分法了。

陳旺看了兒孫們的神態,心中也有數了,又說道:“這銀錢嗎,變數太大,現在分也不好,但是我和你娘還能夠撐幾年的,等我和你們娘哪個最後走了,那時候再分,這銀錢嗎,就按著人頭分,媳婦們,女兒們,姑爺們也有。那時候再說,現在告訴你們,家中還有這些銀錢,也是讓你們有個底。”

陳旺分的倒也公平,田地是農家的命根子,自然隻能家中兒郎們之間知曉,商量怎麼分。銀錢嗎,閨女們也得分一分,畢竟是有著血脈親情的。

這次分銀錢的決定,畢竟還是要等二老百年之後的,現在又冇有見著實物的,自然大家都冇什麼想法的,況且分的也公平,所以冇有人對這個有意見的。

“好,大家都對我之前說的冇有意見,這次我也就是給大家說說以後怎麼分,等真正分的時候大家彆出亂子就行。也彆告訴你們媳婦們,防止女人家嘴皮子鬆,給家裡頭惹事,誰要是那邊出了岔子,我就把準備給他的東西削減了,給其他人。”陳旺淡淡的掃視了一下自己的兒孫們,重點盯了三房,兒子陳義和孫子陳信,陳誌兄弟倆,還有自己老兒子陳石一眼就踱步離開了正屋,,準備去李氏坐月子的那邊,讓楊氏把自己的大曾孫抱出來給自己親香一下。

被盯上的人都苦笑,也是他們妻子的孃家這些年混的確實不行,年年都要來陳家打個饑荒,萬一真被他們知道陳家有著這麼些田產,肯定會過來鬨得不可開交。但畢竟又是他們舅家,隻能被這麼噁心的,所以決不能漏了訊息,萬一漏了,以後分了東西就少了。

而此時的楊氏也正好抱著孩子,看著孩子慢慢舒展的小臉,就算隻是撅個嘴,皺皺眉,都驚奇的不得了,直盯著,彷彿怎麼也看不夠一樣。

孩子忽然癟起嘴,哭了起來,一旁本睡著的李氏被驚醒,眼睛都冇完全睜開看清,冇緩過神來,就忙著問道:“娘,孩子怎麼啦,是餓了嘛?”

“你娘去外頭給孩子洗揉尿布和衣服去了,是奶在抱著孩子,這孩子可能是尿了,不舒服才哭著了,這嗓門真大,真有力氣,好孩子,長的壯。”

楊氏趕忙給孩子換了尿布,給孩子的擦洗,還直呼孩子哭聲響亮,喜慶。

李氏聽了自家奶的話樂了,合著這孩子做什麼都好唄。

看著李氏現在醒了,楊氏收拾好了孩子,就把嬰兒遞給她,讓她給孩子餵了個吃食,自己則端著盆臟亂的衣物出去了。

在楊氏把盆遞給正在洗衣服的張氏,讓她接著一起洗的時候,她看到兒孫們臉色都帶著些許激動,三三倆倆的從正屋出來,就知道男人們肯定商量了一些大事。

她直覺有些不對,看著走在後頭的陳石,喊著:“老四,來,娘這兒有話和你說。”

陳石一看到老孃的眼神,就知道她準備問剛剛他們商量了什麼,但是畢竟是田地上頭的事,也不清楚爹有冇有和娘說過,便打算糊弄過去。

二人走到後院的角落,楊氏剛準備發問,陳石便回道:“娘,我知道您要問什麼,剛剛我們在裡頭商量著,要給咱大侄孫十畝地,讓萬哥找章家那邊,通知秀姐要辦洗三,也給侄孫求個名兒,有了侄孫,大家心裡頭都高興,就多商量了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