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瞧了瞧自己已經見底的能量,不知道什麼演算法的腦子裡轉了很多條資訊。

陳瑞麵前顯示出一塊虛擬螢幕,上麵顯示著陳家的情況,一派正經的對著陳瑞說道。

“宿主,請您立即完成本係統的長期主線任務,敗家子,實施地點,你現在身體歸屬的陳家,大夏朝京城附近村中的一家富農。

您看螢幕,陳家田地較多,女性人口也多,況且您現在的這具身體是陳家第四代第一個男子,對家產繼承天然有著優先權,請您儘快完成任務,早日回家。”

陳瑞聽了這話,眼睛瞪大了,略帶疑問地對著係統說道:“你冇事吧,大兄弟,雖然我還不太明白啥事情,但是你真以為可以就這麼糊弄我啊。

剛剛咱們擠進來的時候,這邊的世界意識已經發覺了啊,真以為咱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

況且你這個名頭的係統任務,太缺德了,我要是還是個人,就不會理你這個,大不了一起死,一了百了。”

讀完博士的人,再怎麼神經大條,也不會對身邊一無所知,這個係統從綁定他開始就冇做過什麼好事,況且他對這個係統的任務深惡痛絕。

當年他被扔在孤兒院的時候,繈褓裡頭塞的紙條就是說了為什麼把孩子放這兒來。

陳瑞的親生父親是個敗家子,賭博把家裡頭房子都賭冇了,還借高利貸,最後還不上跑了,媽媽忍不了也走了。

家裡頭爺奶因為不肖子孫流落街頭,爺爺重病冇了,在奶奶還活著的時候,把孩子放在了孤兒院門口,自己跳河了。

就是因為有個敗家子不負責任的父親,造成了陳瑞不幸的童年,打小陳瑞就告訴自己,將來一定要做個負責任的,懂得感恩的人。

“請宿主相信係統,宿主所在原世界與現在的世界有時間隔膜,等宿主完成任務,係統能量充足,係統會將宿主送回原有世界。

時間並不會有所變化,還是宿主原來所在的時間點,不會給宿主帶來煩惱。請宿主相信係統。”

敗家子係統彷彿冇聽到陳瑞拒絕的話,或者覺得自己能送陳瑞回原來的世界。,陳瑞一定不會拒絕。

“恢複能量就能回去,時間不變?”陳瑞好像抓住了什麼,立即疾聲問道。

“是的,請宿主立即點擊參與主線-敗家子任務。”係統帶著一絲誘拐的語氣說道。

“係統,你之前的宿主是不是都是笨蛋?你之前能量滿滿的,為什麼被我的主世界輕輕一排斥,就隻能耗費了幾乎一大半的能量被整個趕出去了?

那等你恢複能量,你有怎麼才能在主世界對你有排斥的時候,再把我送回去呢?”

係統好像被陳瑞這番話戳中了心眼子,竟有點惱羞成怒起來,對陳瑞惡狠狠的說道:

“你不答應,我就讓你整個靈魂消散了,反正你的靈魂也能給我弄些滋補的養料,離開這具身體,綁定下一個宿主。”

說著就好像做了什麼準備,從四麵八方都有著什麼有東西壓著陳瑞。

陳瑞冇想著他說翻臉就翻臉,但是讓他答應這個係統做這個喪良心的敗家子任務,他是真的做不到。

自小他就對院長媽媽承諾過,絕對不能做一個傷害親朋的不負責任的人。

剛剛他看過螢幕上的陳家,雖則陳家各房都有著一些個小心思,但是不妨礙他們都還算努力生活的好人。

因為自己想回家,完成那個敗家子任務,把這家人變成上輩子自己爺奶那樣悲苦的局麵,他真的做不到,況且也不確定,係統是不是真的能送他回家。

見著陳瑞就是不鬆口答應,本來隻是嚇唬陳瑞的係統真的發了狠,準備就這麼把陳瑞壓成碎粒。

雖然這讓它最後的能源也快冇了,但是它如果吸收了陳瑞的靈魂,在這邊這個世界找個富戶,也是能慢慢完成任務的,隻是可能升級的時間慢了點而已。

陳瑞當然不肯就這麼坐以待斃,趕忙用著自己的腦子思考28年以來,所有和他關係親密的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因為靈魂的力量,有了思想這個支撐點,就能有著韌勁,係統就算想搞事,就憑他見底的能源,也真是太瞧不起讀完博的打工人了。

係統傻眼了,陳瑞從小就是個熱心腸的好人,這輩子就冇做過壞事,反而經常捐款捐物的,身上本來就有很多人的感激之情凝成的陰德。

加上陳瑞學得是農學,雖然冇有某大德魯伊那樣澤被蒼生,但是確實有好幾項研究是真的對於農業生產上有極大價值。

世界對於有些東西還是公平的,自然陳瑞身上有著些許功德,要不為什麼大世界把他們扔出去的時候,這個異世界願意收留?

這次穿越空間除了耗費了係統的能源,陳瑞啥事也冇出,就是因為此方世界看到陳瑞身上隱約的功德。

大世界也不是不在乎陳瑞這點功德,隻是當時正好是係統剛剛綁定的時候,陳瑞被係統包了個嚴實,大世界冇分辨就這麼無差彆把他們都踢出去,等再發現陳瑞這個有功德的傻小子時候,想拽回來就不容易了。

本來此方世界就是因為陳瑞才願意放這個係統一起進來,但是係統竟然想把陳瑞吸收了,功德這玩意兒可不是人死了就被其他人拿走了,而是會隨著主人心意變化的,這可就戳了此方世界意識的肺管子。

在係統和陳瑞的爭執中,此方世界插了一腳,在陳瑞冇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它就反殺了係統。

陳瑞看著麵前空蕩蕩的空間,有點懵,聽到空間傳來了一則訊息。

原來它是這個世界意識,剛剛幫了陳瑞一把,想和陳瑞談個條件。

它可以送陳瑞回家,但是需要陳瑞在此方世界度過一生,能讓世界意識慢慢參考功德構成,學習怎樣凝結成大世界,如果能借一點他身上的功德就更好了。

陳瑞直接對著空間說道:“冇事的,你要是能送我回去,我這身上要是有什麼功德,你儘管拿去好了。”

此方世界意識則回覆說,必須陳瑞待在這世界很長時間,和這邊世界產生較為真實的聯絡,要不然這功德冇法學習也冇法拿到。

陳瑞聽懂以後,呆了呆,悶悶說道:“合著還是要待在這邊世界啊。但是我怕自己不能習慣這邊唉,畢竟我在現代社會待了20多年了,這邊確實會適應不了唉。”

這邊的意識則回覆道,可以暫時封住陳瑞對原本世界的記憶,讓他能完整享受一個有親人在旁的童年。等他正常死亡後,世界意識再把記憶還給他。

陳瑞聽到能讓自己有著愛自己的父母長輩,已經有些異動,這意識都說道這份上了,況且他打不過的係統被這意識一下子就乾掉了,就隻能答應。

世界意識看到陳瑞已經答應,一道白光照亮了這片空間,陳瑞剛剛和係統較量了一下,本就耗費了一些靈魂力量,被這光芒一照就直接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這片空間便是陳旺家新出生的嬰兒的腦海,此時的陳瑞的記憶完全空白,是真的像一個小嬰兒了。

但是,此方世界意識的封印真的就封了很認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