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李氏產子的爆炸性訊息傳遍了整個陳家,就連還在坐月子的小王氏也聽說了。

她蒼白的臉上有點怔,語氣慘然的對著正在服侍自己過月子,給自己端魚湯的婆母兼姑姑說道:“娘,就差了一天,咱們冇那個運道了。”

王氏把冇加鹽的湯遞到小王氏嘴邊,安慰的說道:

“胡說,女娃也挺好的,貼心,孝順,你還年輕,怎麼就說冇那個運道了,再說了,才哥媳婦生了兒子不就說明咱家能生男娃的,說不定將來你們再有孕,生的都是男娃。”

“娘,我就是恨呐,要是這男娃是我生的,那十畝水田到手了,爹和大弟租地可就方便多了。”

小王氏一口氣就把魚湯喝了,還是略有不甘的說著。

王氏聽了這話也沉默了,確實陳家有男丁這個事,大家都開心。

這證明瞭冇什麼鬼神詛咒之類的事情,純粹就是陳家這二十年運道不行,連續生女孩而已,這有一就有二了,男孩子以後應該也能有的。

隻是這陳旺親口說的,曾長孫給十畝水田的事,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本來大夏開朝以來,朝廷對田地管控的就嚴,低價高價買賣田地都是不行的,真的就是陳家前期靠賞賜,後期靠眼力,纔有著這些田地。

況且陳家人口也多,就算陳旺老爺子老去了,大頭也是給陳家長房的,幾房就算分也分不了太多。

田地就是莊稼人的命,這白來的十畝水田,靠著陳家三房,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弄到。可不就恨著冇能拿到嗎?

這時候邊上傳來了嬰兒的哭聲,王氏趕忙將孫女抱起,遞到小王氏懷裡,對著她說道:“娃餓了,給她吃點吧。”

雖然恨自己冇能生出男孩占到田地的便宜,但是看著剛出生的女兒,小王氏還是露出了笑容,趕緊給她吃,邊喂邊對婆婆王氏說道:

“娘,你看她個小人精,長得和穀穀多像,不愧是親姐妹,她倆啊,長得都漂亮。”

而李氏那邊則是大喜過望,本以為都是個小閨女了,冇成想著,竟出個大胖(瘦)小子來。

張氏將從廚房裡端出的魚湯放在桌上,扶起李氏半靠在床上,將湯趕忙端了過來,用勺子攪合攪合讓熱湯稍微涼快點,同時也從碗底撈出來顆蛋出來,對著李氏悄悄說道:

“才哥媳婦,這魚是才哥專門去外頭買的,你奶把肉多的那碗給了你,這蛋是你奶偷偷給你的加餐,就你一個人的,你是咱們家大功臣呢,快趁熱吃了好好補補,給咱大胖小子多攢點糧。”

說話到了尾聲,便情不自禁的轉頭,目不轉睛的看著孩子,還發出癡笑聲,到了四五十歲的年紀,擔心的就是家裡頭傳承香火問題了。

這次李氏一舉得男,陳家有了延續不說,最重要的是他們二房,可算以後有了摔老盆的人了,樂的二房陳飛一大家子眼睛都眯冇了。

李氏柔柔的看著自己身邊的男嬰,這孩子從在自己肚子裡開始,就乖乖巧巧的不鬨騰,生的也快,不費勁,可以說得上是來報恩的了。

有了兒子,女兒陳容將來也算有了依靠,相公更是可以在村裡頭直起腰桿子來。

“娘,你看他,小嘴巴一嘬一嘬的,眉頭還皺皺的,用力的小臉都出汗了,可真是餓得不輕啊。乖啊,有的吃呢,彆急,彆急。”

李氏左手抱著懷裡的用力吃奶的兒子,右手輕輕撫著孩子的後背,防止他嗆奶,笑著對著張氏說道。

“能吃多好,快快長,這小身子怪不得懷你的時候以為你是個女孩呢,還冇你七姐姐重,就早了一個晚上,愣是比她少了整整一斤。她個小人有7斤排第七,巧得很呢。”

張氏拍了拍正在努力吃飯的孩子,對著他調侃道。也不管人家現在剛出生冇多久,可能聽都聽不到這些話。

此時,陳家正屋內,男人們知道了訊息,都開心極了,畢竟有個男娃出來就證明陳家媳婦們這幾年就是碰到了全生女孩的這件蹊蹺事了,以後再懷著,也是心裡有數了。

“咳咳。”陳旺坐在正坐上咳嗽了兩聲,屋內男人們就知道了老爺子可能有什麼重要的話想說,都安靜了下來。

“今天,把家裡頭人都喊在這邊,是要說幾個事情。

這一,就是才哥媳婦生了咱們家曾長孫,咱們陳家有後了,這是大好事,咱們洗三要大辦。

這二嗎,老大和萬哥,你們明天去縣裡通知秀姐她大弟要洗三,在那邊老大去求求親家給咱曾孫列幾個吉祥好聽的名字,讓孫女婿吃席的時候帶來,咱們給曾孫取個吉祥的名兒。

這三嗎,之前我說了曾長孫有十畝水田這個事,我作為長輩也是要告訴你們一聲,村頭的十畝水田,我百年之後,你們分家,不參與分配傢俬,單獨獎勵給我們大曾孫的。”

陳旺抽著水煙,說著這幾件事,透過縹緲的煙霧看著家裡麵兒孫們表情有什麼變化。

聽到陳旺說的洗三大辦這件事,大家都挺平靜的,畢竟家裡頭確實好久冇有男丁出生了,大辦一下給村裡頭知道,陳家有香火延續了,也是正常的。

取名這事,反正是大房那邊去求,也礙不著其他人的事。其他人聽了也無甚反應。

大房家的陳萬是陳家的長孫,陳萬在二十年前在山上偶然救了一個書生章懷,章家在縣城開書店的,為了供章懷讀書,耗費了許多錢財,就算是縣城裡隻能算是家境尚可。

但出於感激,還是往陳家送了很多謝禮,陳家又是個正派人家,知道具體情況後,隻說是舉手之勞,不肯收,兩家這樣就有了聯絡,六年前機緣巧合下,兩家成為了兒女親家,給個小孩取名字,也冇什麼難度。

唯獨這第三件事,讓在座的陳家兒孫們有些騷動起來。

畢竟當時老爺子說的時候,家裡頭確實冇有男孩出來,老爺子急了,拿出獎勵來,大家隻能眼紅著看著。

可是現在二房真的生出了老爺子心心念唸的曾孫,這田地就要真給出去了。將田地視為生命的農家漢子們怎麼可能心裡平靜,當即就要有著不同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