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白起,一個名字和曆史上某位戰神重名的普通大學生,最大愛好是追各種動漫,現在的我感覺自己非常不好,因為我,穿越了。

白起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割肉飼鷹的大善人,但也冇做過啥傷天害理的事啊,好不容易穿越一次,乾嘛要這麼搞自己。

當白起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居然變成一個動彈不得的雕像,而眼前站著的是個身穿綠色西裝,手握權杖的時髦金髮男人。

男人見到白起立刻露出諂媚的笑容“聖主您醒啦。”

“聖主?”

白起先是一懵,接著定睛仔細看了下眼前這個男人,不正是辰龍曆險記中最倒黴的反派,黑手幫的頭頭,可惡的一號富翁瓦龍嗎。

再結合自己現在的情況,白起懵逼了,自己居然穿越成了聖主。

要知道在辰龍曆險記中聖主可是妥妥的反派,還是那種貫穿劇情始末的大反派,唯一的作用就是作為催化劑推動故事劇情發展,雖然聖主有著火之惡魔,亞洲帝王,惡魔巫師等一係列聽上去牛逼轟轟的稱號,可說到底還是要被主角團打包丟回地獄的。

算了算了,聖主就聖主吧。

在經過一陣思想鬥爭後白起也想明白了,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就算是聖主,就算是最後要被丟回地獄,自己也要活出個樣來。

瓦龍可不知道眼前石像中的靈魂已經被替換掉了,隻是覺得聖主這次居然冇有罵自己,心裡還挺高興的,繼續說道“聖主,這一次我的手下一定會把符咒給您帶回來,您給我保證的金雞王的寶藏您看.........”

白起明白瓦龍話中的意思,心中不覺生氣。

自己作為被聖鬥士打敗的大惡魔,封印成石像,每隔九百年纔會有一年是封印最弱的時候,也隻有在這一年聖主才能以石像的樣子向外界傳達資訊,而瓦龍的祖先卻都冇有抓住機會,一直把石像當做古董珍藏,直到傳到瓦龍手中時才讓聖主找到機會。

可問題是瓦龍實在是有夠廢物的,心裡隻想著賺錢,手下週,拉蘇和阿奮三人也是用實際行動告訴自己,什麼叫新一代三傻。

雞符咒已經被辰龍奪走,在自己不做任何乾預情況下,想必這次這次奪取牛符咒也不會順利到哪去。

“這一點你放心,隻要你能拿到符咒,金銀財寶要多少有多少。”

白起話音落,地麵上的黑影向前拉伸,隨著一陣像水波紋的波動,一個黑影忍者從陰影中走出。

瓦龍的目光瞬間集中在黑影忍者手中的東西上。

黑影忍者手中捧著一個黃金聖盃,杯中盛滿了各種瑪瑙玉石,陽光照射下閃著彩光。

瓦龍看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就在此時,辦公室的門開了,黑影忍者快速冇入陰影之中,三個渾身濕透的人走進辦公室。

三人不是彆人,正是瓦龍手下的周,拉蘇和阿奮,啥都不用說,看他們的樣子肯定是失敗了。

瓦龍見三人,依舊不死心的說道“我要的符咒呢?”

三人吞吞吐吐好半天,最後還是心思單純的拉蘇說道“本來是拿到了,後來又被辰龍搶走了,我們還損失了一架飛機。”

聽完拉蘇的彙報瓦龍氣的血壓都升高了,額頭青筋暴起。

“一點小事都辦不好,我要你們有什麼用!滾,都給我滾!”

瓦龍怒氣沖沖的將三人全給趕出辦公室。

不怪瓦龍如此生氣,符咒冇拿到不說還賠上架私人飛機,那可是飛機啊,很貴的。

趕走三人後瓦龍又轉向白起哭窮“聖主啊,不是我不努力找符咒,您看我連私人飛起都賠進去了,您說的金雞王寶藏我看一點冇拿到呢。”

白起心裡暗笑,不就是要錢嘛,也虧他好意思說,事情冇辦好還想要錢,按著聖主原本的性子是絕對不會給瓦龍哪怕一枚金幣。

可白起不一樣,對於金雞王寶藏白起並冇有太過看重,說穿了不就是些石頭嘛,說到底還都是碳構成的,而且還是聖主建立王朝時強搶來的民脂民膏,給就給了。

白起又冇有龍的貪婪與狡猾,就算將寶藏全送出去都不會心疼。

與其心疼那些石頭,不如轉化成瓦龍尋找符咒的動力,給自己多找些符咒來的實在。

白起再次叫出黑影忍者,從黃金聖盃中取出一顆紅寶石交給瓦龍說道“這隻是我萬千寶物中的九牛一毛,算是對你這段時間的獎勵,拿到符咒,你會得到更多。”

一顆紅寶石雖說比不上一架私人飛機貴,但足以讓瓦龍回回血。

接著白起又拿出一顆寶石說道“在大西洋北岸的原始森林裡有一副麵具,把他帶來給我,這是給你的活動經費。”

瓦龍用實際行動給白起表演了個川劇變臉,剛剛還哭喪個臉跟死了爹似的,現在看到寶石立刻喜笑顏開。

“放心聖主,我這就召集手下讓他們去找麵具。”

相比於那些比嬰兒拳頭還小的符咒,一副麵具就顯得好找多了,而且聖主還提供了具體位置,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派出人手,剩下的就隻有等待了。

白起不滿意瓦龍,瓦龍何嘗不是對這個石像龍頭充滿不信任,從自己拿到這個玩意開始就一直在賠錢,為了金雞王寶藏將放棄不少黑道生意,花大把的錢,把手下派到世界各地搜尋嬰兒拳頭大小的石頭,結果就是雞符咒,報廢一輛汽車加一件倉庫,牛符咒時損失一架私人飛機。

接二連三的巨大損失都是為了金雞王的寶藏,有時候瓦龍甚至懷疑自己家族積攢下來的這點家業會不會都被這條石頭龍給敗光。

不過現在好了,兩顆寶石算是給瓦龍回回血,同時加強了他為聖主找符咒的決心。

瓦龍拿到寶石,屁顛屁顛的跑出辦公室。

黑手幫畢竟是數一數二的大幫派,瓦龍也有著自己的售貨渠道,這點不需要白起操心。

看著離開的瓦龍,白起歎了口氣。

像瓦龍這種人控製起來是比較容易的,對方就認錢,隻要錢到位啥都好說,聖主和瓦龍可以比作是合作關係,聖主給錢,瓦龍拿錢辦事,幫聖主找符咒。

隻是聖主不想白起,給瓦龍的隻有一張空頭支票和畫大餅,一點都冇有落到實處,這也是為啥在兔符咒中瓦龍在拿到兔符咒時會把那隻老烏龜賣給出得起大價錢的美食商人,最後讓辰龍鑽了空子,將烏龜連帶著兔符咒一起奪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