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送克萊文去療傷,接著白起趕走辦公室裡所有人,自己坐到椅子上思考起來。

之前自己一直太過在意曆險記的劇情,忽視了這個由多個世界融合在一起的世界,今天克萊文的出現倒是給自己提了個醒,自己冇必要非吊死在一棵歪脖樹上,何不放寬思維,招攬一些更加強力的超級罪犯做自己的手下。

很多超級罪犯之所以犯罪,為的不過就是那幾樣,金錢,權力,力量,甚至永生,這些自己都可以滿足。

自己還可以像金並一樣,組建一個邪惡六人組為自己所用。

不過還有一點要十分注意,那就是正氣。

現在黑氣與正氣的爭鬥中正氣已經占據壓倒性優勢,雖然正氣作為一種規則無法直接乾預,但卻可以給那些正義陣營的累加各種BUFF就像是本來智商還可以周,拉蘇和阿奮三人,在麵對辰龍時智商會一二在再而三的降低,這背後八成就是正氣在搗鬼,而自己作為黑氣崛起的底牌,所作所為肯定會遭到正氣的針對,所以在複活前還是要處處小心謹慎。

不過嘛,培養幾個超級罪犯擾亂一下正氣的注意力還是可以的。

一個小小的計劃在白起腦中不斷成型。

第二天,白起和小玉在水族館門口彙合。

跟在小玉身後,白起是見識了一波神乎其神的走樓梯神技,可以說不愧是正氣選中的聖鬥士。

一個小女孩就如同一個訓練有素的特工,避開所有的監控攝像頭,水族館裡的巡邏保安就跟眼瞎了般,要不是冇看到,要不就是正好有事走開,反正一切都發生的如此湊巧,輕輕鬆鬆翻進烏龜的展示園裡。

果然,小玉本身就是行走的玄學。

“小朋友,這個地方不許外人進來。”

正在為辰龍講解的一個生物學家說道。

愚蠢的大人,根本不知道他麵對的是什麼。

“小朋友?”

生物學家的聲音不大,卻真真的傳入辰龍耳中。

辰龍頭一低,正巧看到站在自己腿邊一臉無辜看著自己的小玉,哦,還有白起。

“小玉,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待在家裡嗎?那些家庭作業怎麼辦?而且你還帶著白起胡鬨。”

麵對辰龍的質問小玉絲毫不慌,不知道從哪變出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

“我們就在做作業啊,生物觀察,我和白起正打算做一期關於烏龜的生物調查報告。”

看著一本正經的侄女辰龍無語的用手捂著青筋暴起的額頭,畢竟還當著小玉同學的麵,不能動手,不能說臟話。

辰龍一而再再而三的暗示自己,好不容易將將要爆發的怒火壓下去幾分,語重心長的說道“小玉,烏龜背上確實有一個符咒,但既然你從電視上看到了,保不準黑手幫的人不會看到,這裡十分危險。”

小玉不屑的切了一聲“這裡危險,這裡危險,你總是這麼說。難道壞人也看電視嗎?”

話音剛落水族館的牆壁被炸藥炸開,一陣煙霧過後身穿揹帶褲的特魯帶著拉蘇,周和阿奮三人出現在缺口處。

“辰龍,交出符咒饒你狗命!”

辰龍趕忙一手一個拉起看熱鬨的小玉和白起兩人交給水族館的兩個生物學家。

“快走,快帶帶他們走。”

白起就嗬嗬了,自己也就算了,帶走小玉,你玩呢。

見兩人被帶走,辰龍一個翻身跳到烏龜背上,蹲下來就摳嵌在烏龜殼裡的兔符咒。

下一刻便被衝上來的特魯就這衣服從烏龜身上拉開,隨手丟到一邊。

辰龍剛從地上爬起來,阿奮帶著黑手幫的一個打手,前後將辰龍夾在中間。

麵對兩人的前後夾擊辰龍是一點都不虛,撞開黑手幫的打手,一個飛踢將阿奮踢到水裡,抓起地上裝滿魚的水桶潑向撲來的特魯,轉手又將空水桶扣在黑手幫打手的頭上,接著又是一擊飛踢將打手踢飛出去,連帶著剛爬出水的阿奮再一次被提進水裡。

另一邊拉蘇正拿著鉗子夾住烏龜背上的兔符咒,可不管拉蘇怎麼用力,兔符咒就跟粘在龜殼上般,怎麼也拔不出來。

原本被帶走的小玉悄咪咪的推開門,看到正在傷害艾索的拉蘇,心中的正義感瞬間爆發,衝出門一下就騎到拉蘇脖子上,結果卻被拉蘇一個漂亮的甩肩甩飛出去。

“小玉,你冇事吧。”

白起跑出去,將摔倒的小玉扶起來。

“彆管我了,快去救艾索,不能讓他們帶走。”

說著,不顧白起的阻攔,上去就是一個飛踢將拉蘇踢開。

還冇等小玉伸手拿烏龜背上的符咒,將辰龍打到水裡的特魯走上來,一把揪起小玉的衣領丟到一邊,接著伸手將整個烏龜抱起。

既然摳不下來就整個帶走。

特魯搬起烏龜的一刻,正好看到站在小玉旁邊的白起,下意識的愣了一下。

白起生怕特魯這個笨蛋的表現會引起小玉的懷疑,不停地朝特魯使眼色,可他就視而不見。

就在特魯搬著烏龜愣神時異變突生,水族館的房頂被炸開個大洞,大量碎石落下,嚇得看熱鬨的遊客四散而逃。

一個穿披著橘黃色鬥篷,臉上戴著蛇皮麵具的傢夥腳踏蝙蝠飛行器從破洞外飛進來。

這個萬聖節裝扮的傢夥進來後在圍著天花板轉了一圈,一顆顆南瓜手雷伴隨著刺耳的笑聲,天女散花般落在地上。

“小玉小心!”

一個南瓜手雷正好掉到小玉旁邊,幸虧白起眼疾手快,一把撲倒小玉,用身體抵擋了大部分爆炸。

“該死,這具身體太脆弱了。”

白起感到背後火辣辣的刺痛,而且隨著血的不斷流出意識也變得模糊起來,不過見小玉冇事,白起也就放心了。

“白起你冇事吧。”

看著倒地的白起小玉趕忙將其扶起,接著看到白起血肉模糊的後背上插著幾塊破碎的石片。

要是換做其他人,見到這場麵肯定慌的手足無措,可小玉是誰啊,那可是欽定的聖鬥士,同樣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但大腦還冇有完全宕機,拖著意識不清的白起躲到角落裡,以免被掉下來的碎石二次傷害。

“龍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