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知道劇情的白起不準備坐等劇情發展,怎麼想把自己的命運交給一個可能發生的劇情都覺得不靠譜,而且桌上的報紙更加引起白起的警覺。

開始白起還以為自己穿越的世界就是簡簡單單的辰龍曆險記,可桌上的這份報紙卻打破了白起的幻想。

白起讓忍者將報紙拿到自己麵前。

【蜘蛛俠是社會公害,一個穿著睡衣自認為義務警察的傢夥。】

【工藤新一,新時代福爾摩斯,島國警察的救星。】

【著名企業家托尼斯塔克於昨日十二點於阿福喊失蹤,疑似被恐怖組織綁架,這是對黴國的挑釁,必將受到正義的嚴厲反擊。】

【超人,擁有鋼鐵之軀的男人,到底是威脅還是人類的保護神。】

這這這,這就離了個大譜,蜘蛛俠,工藤新一,托尼斯塔克,超人,自己這到底是穿越到個什麼世界,完全是由漫威,名偵探柯南,外加DC揉捏在一起的大雜燴。

前麵的都不說,超人啊,人間神啊,自己要是作妖怕是會被超人一拳轟的渣都不剩好吧。而且DC可是個力量體係嚴重崩壞的世界,有事冇事獻祭個閃電俠就重啟了,對抗的都是外星文明,自己怎麼看都不是個吧。

果然,苟住纔是硬道理。

算了算了,先不管這些,不管是超人還是啥的,都是等自己收集完十二符咒後的後話,要是不能在新年的鐘聲敲響前複活,下次隻能等九百年後。

雖說以白起現在的情況就是再過九百年也不會死,甚至可以說成為惡魔後白起的壽命已經成為無限大的存在,隻要這個世界不會滅,自己就能一直存在下去。

可要是讓白起以石像的身份存活九百年,怕是白起會直接瘋掉。

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斃,作為穿越者白起翻找自己的記憶,從中回想起絕大多數符咒的位置。

現在的情況是雞,牛在十三區保險庫裡,羊符咒根據劇情瓦龍能給自己帶回來,狗符咒和豬符咒都在巴伐利亞,豬符咒白起記得最清楚,是在一個巧克力加工廠的鐘表上,馬符咒在北京,猴符咒在密克羅利西亞的海底,龍符咒的話也能從瓦龍手中回收,至於說兔符咒是在一個大烏龜的龜背上,至於說烏龜在哪,白起就不知道了,剩下不知道的就隻有鼠符咒,虎符咒。

看似兩個雞肋的符咒確實眼下白起最需要的。

化靜為動能讓白起擺脫石像的封印,陰陽平衡能讓白起更好的將其餘符咒結合在一起。

不過鼠符咒也並非冇有替代品,隻要回收自己的龍牙再配合上魔法,同樣能讓自己從石像中脫困。

白起召喚出黑影忍者,將其分為三組,一組去金門大橋下取自己的龍牙,二組前往巴伐利亞尋找豬和狗的下落,第三組則以黑手大廈為中心,擴散式搜尋所有有用的情報。

首先便是第一組黑影忍者,在接到白起下達的命令後當天晚上,連夜趕到國際機場。

在弄清楚飛往巴伐利亞的航班後,輕輕鬆鬆便騙過安檢上了飛機。

要知道,可不是誰都像主角團那樣有正氣加持的,麵對不會任何魔法的麻瓜,黑影忍者的能力幾乎是無解的存在。

上了飛機忍者們就躲藏在飛機的貨倉裡,忍受了長達七個小時的空中飛行才抵達巴伐利亞國際機場。

也就是木得感情的忍者,要是換個正常人在貨倉裡彆說待七個小時了,一小時都待不住就要哭爹喊娘了。

飛機落地,忍者們從貨倉裡離開,打暈一個出租車司機後成功借到車,在符咒追蹤器的指引下來到一個偏遠的小鎮。

這個小鎮地處偏遠,遠離城區,小鎮的人口不多,生活結構也很單一,大多是在巧克力工廠上班才搬到小鎮上的。

晚上,結束一天工作的工人們回到家中,在吃完妻子為他們精心炒的菜後,身心俱疲的他們便摟著各自的妻子上床休息了,個彆精力旺盛的也會做些有意思的運動。

忍者們來到工廠外,看到守門的保安正在和自己的女友忘我的煲著電話粥,猩紅的雙目中露出一絲不屑。

快速掠過大門,在符咒追蹤器的指引下直奔鐘塔而去,躲開巡邏的保安進入到鐘塔中,領頭的忍者幾個漂亮的旋轉跳躍來到鐘塔頂部。

在頂部,有一隻戴著綠色帽子的小豬,正是這家工廠的吉祥物,而在小豬的帽子上,嵌著的正是豬符咒。

忍者拿出手裡劍迅速將帽子上的符咒摳下來,放入懷中,朝下麵的忍者比個手勢,迅速離開作案現場。

拿到豬符咒後,忍者們又從工廠後麵借到一輛麪包車,成功起火後揚長而去。

不同於豬符咒,狗符咒白起隻知道是在巴伐利亞,但並不知道具體位置,所以需要忍者們帶著追蹤器一點一點的找。

而且忍者們穿梭於黑影王國中也是要花時間的,隻是因為每個忍者長相幾乎一模一樣,纔會有原本在這裡的忍者在進入黑影王國後嗖的一下又出現在那裡,其實前後忍者根本不是一個。

加上巴伐利亞和黴國相距幾乎是半個地球,白起也冇想著忍者們能很快的回來。

第二天,瓦龍便急沖沖的進來,向白起彙報說“聖主,我的手下已經發現下一個符咒的所在位置,想必用不了多久,符咒就會展現在您麵前了。”

“那就等你拿到符咒後再說,瓦龍你可不是冇有先例。”

瓦龍的這點小心思白起太明白了,就是想跟自己要錢。

白起雖然不看重那些石頭,但想把自己當成地主老財,來哄騙,也是不可能滴。

瓦龍說找到符咒了,好,那就拿回來,不然彆想從自己這裡得到哪怕一枚金幣。

就在瓦龍和聖主扯皮時,一架直升機降落在黑手大廈樓頂,拉蘇,阿奮和週三人意氣風發的走下直升機,手裡拿著辛辛苦苦找來的羊符咒,那叫一個意氣風發。

畢竟這是他們為數不多的把任務完成的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