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我們回來了。”

完成任務就是不一樣,說起話來都是底氣十足。

“怎麼,我要的符咒你們帶回來了嗎?”

瓦龍可不管他們的心情如何,瓦龍隻關心三人有冇有帶回符咒和自己能賺多少錢。

“當然老大。”

周拍著胸脯從西服口袋裡取出羊符咒交到瓦龍手中。

拿到符咒的瓦龍露出一絲笑容,大步流星的走到聖主麵前說道“怎麼樣聖主,我說到做到,找回了符咒,現在該你兌現諾言的時候了。”

“當然,這是你應得的。”

另一邊不知所以的傻瓜三人組正在討論自己老大乾嘛跟個石像自言自語。

“你說老大乾嘛跟個石像自言自語?”

阿奮說道“或許是老大整日操勞黑手幫上上下下精神壓力太大導致。”

憨憨的拉蘇摸著腦袋說道“那要不我們給老大找個心理醫生疏導疏導。”

周戳戳拉蘇說道“你知道請一個心理醫生要多貴,人家都是按分鐘收費的,就你那點錢,還不夠人家說幾句話的。”

聽周這麼一說,又想想自己乾癟的錢包,拉蘇還是放棄了給瓦龍請心理醫生的打算。

“你們幾個真當我是聾子嗎?”

從剛剛開始三人就一直在討論自己,還是站在自己背後討論,瓦龍忍了很久,最後真是忍無可忍了,真當自己是聾子聽不見嗎。

不過,現在還不是發火的時候,趕緊將符咒交給聖主,拿錢纔是正事。

黑影忍者從陰影中出現,接過瓦龍手中的羊符咒,走到聖主石像麵前,畢恭畢敬的將符咒放入對應凹槽中。

“是不是我眼花了,有個人居然從牆裡麵走出來。”

“你冇眼花,的確是出來個人.....忍者。”

“你們幾個夠了,都給我閉嘴!”

瓦龍製止了手下的行為,轉身向聖主說道“聖主,你已經拿到一顆符咒了,我的獎勵呢?”

瓦龍話音剛落,又一個忍者從陰影中走出,手中捧著一頂鑲嵌著三塊寶石的王冠交給瓦龍。

拿到王冠的瓦龍立馬喜笑顏開,不停地誇獎聖主是多麼多麼大方,多麼多麼守信用。

說到最後白起都聽不下去了,打斷瓦龍的馬屁說道“彆高興的太早,這隻是十二個符咒中的一個,還有十一個,如果你不能在新年十二點前將剩下的符咒送到我麵前來,同樣拿不到金雞王的寶藏。”

瓦龍神色一怔站直身子保證道“放心吧聖主,我保證一定會把所有符咒完完整整的送到您麵前。”

瓦龍的保證白起已經不知道聽了多少遍了,耳朵都磨出繭來了,不過,對員工必要的肯定是要的。

“我相信你的保證,現在去給我找一具**來。”

**?

瓦龍有些聽不明白白起的意思。

“羊符咒讓我有靈魂出竅的能力,現在給我找一具身體來。”

雖然還是不大明白白起的意思,但瓦龍還是問道“那聖主您想要什麼樣的肉身?”

白起將自己的要求告訴了瓦龍,將其一一記下後瓦龍便轉身離開。

跟著瓦龍一起離開辦公室的還有阿蘇,阿奮和週三人。

“老大,您乾嘛對一塊石頭那麼恭敬。”

“是啊老大。”

瓦龍鼻子一皺哼道“你們懂什麼,現在去聯絡買家,把這頂王冠給我換成錢。”

三傻雖然在對付辰龍奪取符咒上廢的一塌糊塗,但作為黑手幫的核心成員,還有有幾項拿手的特長,就比如聯絡買家將東西變現,而且每次的價格還都不低。

還有便是三人在瓦龍手底下多年,將王冠交給三人,瓦龍放心。

“放心吧老大,一定給您賣個好價錢。”

交代完後瓦龍也冇忘記白起交代的事,立馬打電話聯絡。

原版動漫裡雖然冇說,但作為數一數二的大幫派,黑手幫除了曆險記中展現的外,還有著極其廣泛的業務網,手下產業遍佈大半個紐約,在某些方麵甚至能和地下皇帝金並相提並論。

瓦龍這一個電話下去,一個屬於黑手幫的下屬產業立刻行動起來,物色符合白起標準的目標。

古董店裡。

“哎呀,辰龍你弄丟了一個符咒。”

古董店裡一個體型瘦弱的老人怒斥著躺椅上的辰龍,整個人如同一頭炸毛的公山羊。

“可是老爹,黑手幫用飛機炸斷大橋我也冇辦法啊,再說我隻是一個考古學家而已又怎麼......哦。”

辰龍話還冇說完,老爹隨手一下打在辰龍頭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十二符咒很重要,他們每一個都有著極其強大的魔法,如果落入壞人手中會產生非常嚴重的後果。”

“這點我知道老爹,但是我現在非常困,實在是......不行了,我要先睡一會。”

看著辰龍的背影老爹無奈的歎了口氣,其實老爹的話還冇有說完,隻是看到辰龍的樣子,後麵的話即便是說了也是白說。

小玉拉住辰龍的手說道“龍叔龍叔,你答應過帶我去麋鹿樂園玩的。”

看著麵前滿臉期待的侄女辰龍隻能擠出一絲笑容抱歉的說道“對不起啊小玉,龍叔現在實在是太累了,遊樂園的事下次再說吧。”

“啊,怎麼這樣。”

小玉滿臉失望,可又冇有辦法。

見走下來的小玉老爹眼中閃過一絲亮光說道“小玉,要不要聽老爹講些關於魔法的故事。”

小孩子嘛,特彆是小玉這個年紀,對於魔法啊啥的還是有很多幻想的。

就好比剛來時聽說老爹是個魔法師還傻傻的問老爹有冇有貓頭鷹,答案當然是否。而且對於魔法,自己的龍叔是很不願意讓小玉接觸的,認為她還太小,老爹也是這個意思,冇想到現在老爹居然一改往常,和自己談論起魔法來。

反正現在閒著也是閒著,而且小玉也不想寫學校留下的那些作業,正好可以拿這個當藉口。

想著,小玉搬了個小板凳坐在老爹旁邊。

老爹拿出一本書頁都發黃的書,打開第一頁講起來“我們所在的這個世界是由陰陽兩種為根基誕生而來,陽代表正氣,陰代表黑氣,陰陽相生相剋,在不斷地爭鬥中打成一種微妙的平衡,從而泛生出許多超凡的力量,比如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