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係統贈送的海島空間。

王剛忽然眼前一黑,緊接著倏地一亮。

自己已經站在了一片潔白柔軟的沙灘上。

陽光明媚,海風習習,海浪輕輕拍打著海岸。

海水一片澄澈的蔚藍色,清澈見底,很多魚蝦在水裡遊來遊去。

兩隻巨大的海龜懶洋洋的趴在沙灘上曬太陽。

旁邊是幾棵高大的椰子樹,樹上掛滿了綠色的果實,一隻椰子蟹正費力的沿著光禿禿的樹乾向上爬去。

王剛信步朝海島中間走去。

海島有十幾平方公裡大小,中心位置是一個巨大的水潭。

一條小溪從旁邊的山上涓涓流下,彙入水潭裡。

王剛用手捧起潭水喝了一口。

潭水清冽甘甜,沁人心脾。

係統獎勵的《長春功》立刻自動修煉了起來。

王剛頓時無比驚喜,這水竟然是靈水!

經常飲用這種靈水的話,強身健體,延年益壽肯定不在話下!

有山有水有點田。

拿來種植和養殖肯定不錯。

島上土地肥沃,氣候溫暖,還有著充足的淡水。

真是個好地方!

王剛打算購入一批豬羊和家禽養在島上。

再在水潭周圍種上點瓜果蔬菜。

如此一來,即使在這個特殊的年代裡,自己也能做到吃喝不愁了。

每天還可以在海邊遊泳垂釣曬太陽。

海鮮管夠。

這纔是人過的日子啊!

從今往後。

這裡就是自己的第二個家了!

意猶未儘的退出海島空間,王剛立刻快步朝四合院方向走去。

在海島上呆了快兩個小時,外麵的世界卻冇有絲毫改變。

在路人眼裡,王剛也就突然走神了一下。

王剛緊趕慢趕來到四合院門口的時候,天色已經快黑了。

一個窈窕的少婦正站在四合院門口翹首以待。

王剛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個女人。

秦淮茹!

兩世記憶,自己都對這個女人印象深刻,想不認識都難。

她現在是在等她的飯盒吧。

難道何雨柱還冇下班?

秦淮茹也第一時間看到了王剛。

她漂亮的小臉一下子慌了起來。

緊接著看他走近,立馬勉強擠出笑來。

“剛子回來啦,保衛科的人冇有為難你吧?”

“家裡這幾天一切都好,一會兒過來一起吃飯!”

柔和的聲音中帶著一絲親近和關切。

說著更是主動走上前來。

伸手就想要拍一拍王剛衣服上麵的灰塵。

就像是一位溫柔賢惠的妻子正在跟自己的丈夫說話。

要是換成之前的王剛,怕是整個人骨頭都要酥掉了。

可王剛清楚地知道,這個女人到底是個什麼貨色。

高段玩家,最強王者級彆的馴犬師。

她到現在還想著馴服自己這條超級舔狗呢。

自己在保衛科小黑屋被關了整整三天。

她有去看過自己一次?

這個女人對於坑自己頂罪的事情隻字不提。

三兩句話就想把之前的事情打發過去。

做夢呢?

王剛沉著臉冷冷的看著她。

秦淮茹那張漂亮的臉蛋立馬變得楚楚可憐。

“剛子,秦姐知道你心裡有氣,可秦姐實在是冇辦法呀!”

“你也知道秦姐家裡的情況,老的老小的小。”

“東旭他還癱在床上,全家每天吃了上頓冇下頓的。”

“這次要不是剛子你幫忙,家裡真就過不下去了。”

“秦姐心裡一直都念著你的好!”

她抓著王剛的手臂不放。

賈東旭癱在床?

王剛回想了一下,賈東旭之前上班打瞌睡,半個身體都被機器捲了進去。

腰身以下徹底癱瘓,成了一個廢人。

秦淮茹進廠頂班也就半年多的時間。

現在還跟在一大爺易忠海後麵當學徒工呢。

賈東旭冇死。

秦淮茹還真是命好。

王剛瞥了一眼他手臂上那隻白嫩的小手,冷笑一聲。

“放手!”

“我跟你冇什麼好說的,咱們就等著明天廠裡保衛科見!”

秦淮茹聽到他這麼說,頓時變了臉色。

這小子真生氣了?

不會吧?

不就是替她頂幾天罪而已,至於嗎?

這小子也太小心眼了吧!

秦淮茹眼眶紅紅的,一副小女人受了委屈後可憐兮兮的模樣。

“剛子,算秦姐求你了!”

“反正這次你也冇有什麼損失。”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秦淮茹低著頭,把王剛的胳膊摟在懷裡。

用力擠壓在自己豐滿的胸脯中間。

她早就察覺到王剛一直暗戀著自己。

既然如此,適當給他一點甜頭又何妨。

反正他這次為自己頂罪,成了人人喊打的小偷,徹底臭了名聲。

這輩子都彆想娶到正經女人當老婆了!

況且王剛還長得高大帥氣,自己也不吃虧。

以後等賈東旭歸西了,剛好讓他給自家當牛做馬!

至於何雨柱?

秦淮茹想起何雨柱那張醜臉就冇胃口。

呸,上門入贅都不要他!

王剛可是紅星軋鋼廠第一美男子。

何雨柱那個醜男也配跟他比?

秦淮茹的胸脯軟軟的,緊緊包裹著王剛的半個胳膊。

這要換成一般的lsp哪裡頂得住。

但王剛心裡卻冇有泛起一絲漣漪。

這女人純粹就是個不要臉的戲精。

她就是裝的。

自己冇有任何損失?

這次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王剛發現自己到底還是高估了秦淮茹的道德底線。

這是人能說出來的話?

毀了自己的前程,還能如此心安理得的勸自己大度。

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秦淮茹委屈巴巴的軟語相求。

這要換成之前那隻舔狗,說不定也就認了。

反過來還得跟秦淮茹道歉。

但他王剛目標明確。

就是要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就是要把秦淮茹和何雨柱這倆狗日的送進去坐牢。

秦淮茹,何雨柱,一個都彆想跑!

王剛用力甩開秦淮茹,大步往裡麵走去。

“洗乾淨屁股,等著坐牢吧!”

跟這個三觀不正的臭女人冇什麼好說的。

秦淮茹冇想到王剛竟然如此絕情。

還冇反應過來,便被他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摔了個屁股墩。

幸虧秦淮茹屁股夠大,不然摔這一下子就得疼上半天。

腦袋“咚”的一下子撞在了門框上,鼓了個大包。

痛的秦淮茹眼淚都出來了。

跌坐在地上的秦淮茹被王剛的話嚇得一愣一愣的。

他竟然捨得讓自己去坐牢!

這還是自己熟悉的那個王剛嗎?

才三天不見,他怎麼就完全變了一個人?

在秦淮茹呆滯和委屈的目光中,王剛昂然走進了四合院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