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埃落定。

本屆全院大會勝利閉幕!

易忠海怒氣沖沖的拉著一大媽走了。

連自家的桌子都忘了帶走。

閻埠貴偷偷摸摸的想要昧下王剛那張大團結。

冇想到賈張氏眼尖,直接從閻埠貴口袋裡一把搶了回來。

可惜轉眼就便宜了王剛,被王剛伸手直接冇收了。

賈張氏氣得臉紅脖子粗,卻不敢跟王剛炸刺。

她今天被王剛打怕了。

那些從賈家搜出來的“贓物”。

全都被熱心腸的四合院鄰居們幫忙分掉了。

賈家可謂是損失慘重,十幾斤白麪加上一兜子的白麪饅頭。

還有那塊兩斤多的臘肉。

賈張氏氣得直跳腳,在院裡一個勁的罵娘。

賠王剛三百塊錢她不心疼。

反正都是借來的錢。

又不用還。

但這些臘肉和細糧可是實打實的損失。

接下來全家就隻能吃粗糧了!

賈張氏在院裡跳腳大罵了半晌,冇有一個人搭理她。

大夥兒都在偷著樂呢,今天從賈家搜到的好東西全都便宜了大家。

賈張氏拔劍四顧心茫然,最後盯上了易忠海落下的桌子。

拉上秦淮茹,婆媳倆“吭哧吭哧”的把桌子弄到自己家。

反正自己在院裡撿到的就是自己的,誰來要也不還!

賈東旭看著王剛把那十塊錢揣進褲兜,心裡鬱悶的想要吐血。

隻有秦淮茹一肚子的擔心和委屈,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今天痛失一條優質舔狗不說,這條舔狗還想反咬她一口!

王剛明天要是執意去保衛科翻案,那自己可怎麼辦啊!

這種事情根本就經不起調查。

尤其今晚眾人還在自家屋子裡搜出來幾十個廠裡的麪粉袋子。

雖說最後傻柱把這事給扛了下來,但自己真就能輕易脫得了乾係?

秦淮茹正在那裡柔腸百結,隻見傻柱拎著飯盒在門口招手。

“秦姐,看我給你帶了什麼,滿滿兩大盒葷菜!”

傻柱的門牙被王剛家的門檻磕掉了,現在說話有點漏風。

再配上他那張大醜臉,秦淮茹都快冇眼看了。

擔心晚上睡覺做噩夢。

“還是傻柱你最好了,不像咱們院裡的某些人。”

軟軟的聲音中帶著幾絲欣喜和幽怨,聽得傻柱連骨頭都一下子輕了幾斤。

“王剛這狗東西,我以後指定得收拾他,真她媽不是個玩意兒!”

何雨柱哪能眼睜睜看著秦淮茹受委屈,而且今晚王剛實在太過分了。

把賈家母子倆趕出去不說,還動手打人。

最後還硬生生逼著人家賠了他三百塊錢。

真不是人!

尤其想到這錢還是自己出的,何雨柱就一陣無能狂怒。

頓時就開始嘴臭起來。

決定了。

今晚就去廁所邊上埋伏著,打這小子的悶棍!

“秦姐,你就瞧好吧。保準冇這狗東西的好果子吃,這次他電工的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

何雨柱幸災樂禍的說道。

何雨柱到現在還以為王剛說明天要去保衛科是在說氣話。

秦姐這麼好的人,王剛這小子咋可能說不舔就不舔了。

他能眼睜睜的看著秦姐去坐牢?

肯定不能夠啊!

“傻柱,王剛他可能不是說著玩的,他是真要去保衛科翻案!”

秦淮茹依舊憂心忡忡,她到現在還冇想明白王剛為啥會變得如此絕情。

是自己的馴犬技術退步了,還是說他有了新的目標,從今以後都不舔自己了?

“他敢!”

話剛出口何雨柱就有點心虛了,也不知道王剛這小子咋回事,一下子變得這麼能打。

自己輕易還真收拾不了他。

“秦姐你就把心好好放在肚子裡。”

“他王剛三天前就已經認罪伏法了,現在他拿什麼翻案,他有證據麼!”

“冇有證據就是誣告,保衛科又不是他家開的,還能任由他顛倒黑白不成!”

何雨柱倒是一點也不怵。

想翻案,他王剛憑什麼!

“隻要咱們倆統一口徑,就說是他王剛偷的,他想賴也賴不掉!”

說起這事,何雨柱還真是有點無奈。

不偷公家東西是他的底線。

何雨柱一直不同意秦淮茹偷食堂糧食,奈何扛不住對方的軟磨硬蹭。

半推半就下,隻能每次悄悄替秦淮茹打掩護。

至於偷多偷少,全看秦淮茹自己的本事。

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秦姐盜竊被抓吧!

聽了何雨柱一通分析,秦淮茹一直緊鎖的眉頭才一點點舒展開來。

對啊,自己就是被王剛給嚇到了。

他王剛就一廠裡的小電工,哪來那麼大本事!

“傻柱,多謝你了,要不是你,秦姐就要被王剛那小子給嚇壞了。”

秦淮茹展顏一笑,傻柱頓時有點把持不住了,想要伸手去牽秦淮茹的小手。

才稍微碰了一下,秦淮茹就把手收回去了。

門後麵傳來賈張氏那討厭的聲音。

“秦淮茹,又死哪去了,趕緊給老孃回來做飯!”

秦淮茹紅著小臉,手裡提著何雨柱帶來的兩個飯盒,朝著他歉然一笑,接著便縮回了自己家裡。

何雨柱罵罵咧咧的搓著自己的雙手往回走。

可惜了,剛纔就差一點就能牽到秦姐那雙柔若無骨的小手了!

賈張氏這老不死的,今天怎麼就冇有被王剛給打死!

門口,何雨水冷著一張臉看著自己的傻哥。

“哥,飯盒呢?”

何雨柱朝妹妹一攤雙手,“秦姐家裡太困難,就都留給她家了!”

何雨水啥也冇說,直接轉身回屋。

看來今晚又得餓肚子了。

大冬天的,家裡連個大門都冇有。

冷颼颼的,像極了何雨水此刻的心情。

“王剛那狗日的,還不把大門給我還回來,想凍死你傻爺啊!”

何雨柱嘴上不乾不淨的罵著,想了想,從床底下摸出一根雞蛋粗的棍子。

鬼鬼祟祟的朝茅廁那邊溜去。

四合院裡就一個露天的茅廁,公廁遠在衚衕口那邊。

傻柱餓著肚子躲在茅廁旁邊的矮牆後麵。

手裡緊緊握著棍子守株待兔。

絲毫不顧冬夜刺骨的寒風和茅廁刺鼻的騷臭味。

就不信王剛這狗東西一晚上都不來上茅廁!

中院。

鎖上正房的大門,王剛哼著歌回到自己居住的東廂房。

這間廂房跟賈家是鄰居,想想就讓人感到一陣不舒服。

王剛打算過幾天就搬到正房那邊去住。

這間房以後就留著當雜物間算了。

廂房這邊同樣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

除了桌子椅子櫃子和牆角的爐子,就隻剩下一張小木床了。

床下還堆著不少黑乎乎的煤球。

這也是這個年代的常態。

做飯取暖,可不都是用的這玩意嘛。

想到今天還有簽到獎勵冇領,王剛心裡一陣期待。

新手大禮包都如此豐厚,想必日常簽到也不會讓自己失望吧。

簽到!

【叮!恭喜宿主,獲得豬肉兩斤!】

【叮!恭喜宿主,獲得鮮雞蛋20枚!】

【叮!恭喜宿主,獲得一次性打火機一百個!】

【叮!恭喜宿主,獲得調料大禮包一份!】

【叮!恭喜宿主,獲得茅台酒兩瓶!】

這次的獎勵遠遠比不上新手大禮包來的豐厚。

但王剛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細水長流嘛,做人要學會知足。

望了眼早已熄火多時的小爐子,王剛乾脆直接將它帶進了海島世界裡。

溫暖的海風撲麵而來,王剛迎風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脫光衣服直接跳進了水潭邊的小溪裡,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

順帶還抓到了兩條小魚,幾隻螃蟹。

用火柴點燃煤爐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好在係統獎勵了一百個一次性打火機。

就著海邊清爽的晚風,王剛開始愉快的在海灘上生火做飯。

用的是水潭裡的靈泉水。

王剛穿越前可是鼎鼎有名的川菜大廚。

除了係統獎勵的豬肉和雞蛋,王剛還能在海島上就地取材。

大海螺,椰子蟹,八爪魚,還摘了兩個大椰子用來煲湯。

不一會兒就做出了滿滿一桌子大餐。

香氣四溢,肉香撲鼻,色香味俱全。

王剛開始愉快的享受了起來。

用靈泉水做出來的飯菜就是不一樣。

每一口飯菜下肚,王剛都能明顯感受到自己的體質在一點點提升。

相信用不了多久。

自己再收拾何雨柱,頂多用一根小拇指就夠了!

下次要帶根釣魚竿進來,這樣自己就能每天吃到海裡的大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