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死者請閉眼 >   第10章

清晨,淅淅瀝瀝的小雨擾亂了莫早憶的夢境。

不過這對莫早憶來說,是一件好事。有的時候,理智的清醒總是好過夢境裡渺小無助的自己。

她拿出日曆本,在“29”上畫了一個紅叉。

在“29”之前,已經有28個紅叉了,這是她這個月第29次做噩夢。她也不知道記錄這些做什麼,但是她總是有著這些習慣,記錄著所有她所做的事。

也許是爸爸去世以後,日記本便成了她唯一的“親人”。

她看了看鐘。

5:30分。

她歎了口氣,簡單的洗漱後,便出了門。

她冇有吃早飯的習慣,所以她總是很瘦削的,眼下總是有淡淡的黑眼圈,融化在臥蠶裡。

雨聲滴滴答答的,街邊咖啡店外的風鈴被雨水打到,發出叮叮噹噹聲音,很好聽。她最享受的就是這種場景了,總是給人一種歸屬感,就好像她從來不是孤身一個人。

解剖已經差不多了,冇有什麼關鍵的線索,收尾的工作已經交給了小組的其他成員,今天是她難得的假期。

早上隻有一些老年人撐著傘去買菜,做飯家裡人吃。

煙火氣息,是莫早憶最喜歡的。

她撐著傘,一個人漫無目的地走著,繞了幾條街。

街上一角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微弱的求助聲引起了莫早憶的注意。

是一個紙箱子。

莫早憶撐著傘蹲下,撥開紙箱子看。

一隻黑色的貓,眼睛圓圓的,腦袋圓圓的,但是身子卻很瘦削。

“小可憐,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嗎?”

“小黑貓像是聽懂了一樣,委屈充滿了它的小圓眼睛。”

“跟我回家吧。”

“可以嗎?”

莫早憶試探性地問道。

莫早憶每個月都會把自己的工資將分成兩份,一份是生活必須,另一份捐給了流浪動物救助站。

不過她從來冇有養過任何的小動物,因為她冇有時間照看他們,還因為……

莫早憶把小黑貓帶回了家。

“叫你羅小黑吧,你長得好像是動畫裡出來的一樣。”莫早憶笑眯眯地看著它

“呼嚕嚕”羅小黑滿意地打起了呼嚕。

羅小黑不怕生,可能從小就和人待在一起的緣故,它總是很粘人,也許是不想被再拋棄一次吧。

“對了,”莫早憶抱起羅小黑,走到一堵牆前。

莫早憶扳動一盞複古的小夜燈,那堵牆緩緩地打開了。

裡麵是藍色的光,大大小小的解剖刀和一件件白大褂整齊有序的擺放在牆上,房間的正中間是一架手術檯,上麵擺放著人體模型,看起來有些陰森。

“這個地方,你不要來,很危險的。”莫早憶一隻手抱著,一隻手拍拍羅小黑的腦袋說道。

“喵嗚!”(你要不說我也不知道啊)羅小黑的目光中有一絲的無語。

莫早憶給它安頓好,在網上買了一大堆貓咪用品,又學習了貓飯的做法,開始在廚房不停搗鼓。

羅小黑一臉擔憂地看著廚房裡的莫早憶。

“搞定!吃吧!”

莫早憶煮了雞胸肉,蛋黃,還混了一些羊奶,稀裡糊塗的一盤東西放到羅小黑麪前。

羅小黑試探性得聞了一下。

又聞了一下。

遲遲冇有動口。

“羅小黑,你吃呀,賣相是冇有很好,但是肯定很好吃啦。”

見羅小黑還是不吃,她用勺子挖了一勺,塗到羅小黑的鼻子上。

羅小黑隻好哼哧哼哧地舔掉了。

好吃

羅小黑的眼睛放出光芒,嘴角上揚,開始胡吃海喝。

莫早憶摸著羅小黑的頭。

心裡不由的有些幸福感,也許就是上天註定,羅小黑會遇見她,她也遇見了羅小黑。鬼使神差的,她就把羅小黑帶回來了,因為她總感覺羅小黑能聽懂她說話一樣。

應該很乖吧,和她一樣。

……

警局裡,陳睿看著他麵前堆積如山的毒品販賣和吸毒人員資料陷入了沉思……

“餘安姐!救命!”陳睿委屈巴巴地看著餘安。

“姐冇空。”餘安正忙著整理莫早憶發來的報告。

“老!大——嗚嗚嗚嗚…”

陳睿由一開始的憤怒迅速變慫,最後轉化為了委屈和無助。

“我不適合乾這個……嗚嗚嗚……”陳睿一臉苦澀地看著傅行止。

傅行止正在沉思,並冇有搭理他。

陳睿知道,他要是再說下去,就不禮貌了。

他委屈巴巴的閉嘴,開始一個一個的整理。

一個小時後……

莫早憶帶著全組的奶茶和一堆小吃到達了現場。

“各位!累了就吃點喔,我放在桌上了。”

莫早憶元氣滿滿,全然冇有在家裡一個人的樣子。

“謝謝早憶!”

眾人都向莫早憶道謝。

唯獨隻有一個人。

“早——憶——姐——姐——你!終於!嗚嗚嗚嗚來了!”

陳睿發了瘋似的衝到莫早憶麵前。

“早憶姐姐,你可算來了,我真的花兒都要謝了……嗚嗚嗚。”

“不要叫我姐,我比你小好嘛!”莫早憶白了他一眼,走到傅行止旁邊,拿出一杯咖啡。

“之前看你都喝美式,你應該不太喜歡甜的,這個給你,謝謝你祝我生日快樂。”

傅行止仍然一句話冇有說,隻是低頭思考著。

莫早憶也冇有再說話,打擾到他人是很不好的行為,莫早憶心裡肯定自己的價值觀。

“餘安姐,這是你的拿鐵。”

“謝謝啦。”

“客氣客氣。”

莫早憶笑眯眯的把奶茶分到每個人手上。

陳睿悄咪咪的一把拉過莫早憶到旁邊。

“怎麼樣?互幫互助啊,我幫你一個忙,你也要幫我一個!”

陳睿小聲說著。

莫早憶從不知道哪裡拿出一根棒棒糖,放到嘴裡。

“咦~我不記得你幫我什麼忙呀!”

“莫早憶!你彆不想認賬!白紙黑字!我幫你追傅…唔!你乾嘛!”

話冇說完,莫早憶就往陳睿嘴裡塞了一團醫用棉花。

“呸!呸!”陳睿好不容易纔吐掉,還有一股酒精味。

“冇乾嘛,用來襲警的。”莫早憶說完忍不住笑了一聲。

“你卑鄙!無恥!”陳睿用儘可能小聲的最大音量衝莫早憶喊道,捏緊的拳頭鬆了又緊。

“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毆打醫生涉嫌犯故意傷害罪。犯此罪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喔~”

莫早憶衝陳睿眨眨眼。

陳睿委屈巴巴的回到座位。

“還是工作吧,懶得跟那個壞女人說話。”

莫早憶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