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死者請閉眼 >   第8章

“早憶,你看這是什麼?”

王叔叔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根冰棍。

“小憶,到媽媽這來。”

她媽媽總是不苟言笑,在她的臉上,從來冇有看到過幸福和快樂。

莫早憶湊過去,想讓媽媽抱抱她,可等她一過去,那張看似慈祥的臉突然佈滿了黑色的皺紋,密密麻麻的像一張蜘蛛網,好像要把渺小的莫早憶吞噬。

“你放開!”

莫早憶掙脫著,卻被抓地越來越緊。

“王邵傑是壞人……不要靠近他!王紹傑是壞人…………”

“王叔叔不是壞人!你纔是!”

年幼的莫早憶掙開發愣的母親,跑向王邵傑。

“薑姿你住手!”

爸爸不知道從哪裡走出來,拉住了媽媽

“薑姿,離婚吧。”

“不要……媽媽……不要……”

像鏡子被打破一般。

地上的碎片都帶著血。

……

莫早憶被驚醒。

這是她第幾次做這種夢了,她自己也不清楚。

誰不愛自己的母親,可她的母親偏偏在她最需要的時候離開。

莫早憶自嘲地笑了笑,洗了把臉。

“才睡了半個小時啊……”

她自言自語著,再躺下,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床頭櫃上,散落著大大小小的安眠藥罐和氟西汀片,莫早憶隨便選了一個,生吞了兩顆。

不久,睡意襲來。

“行止,你在哪了?”

車裡,傅行止接通了餘安的電話。

“快到了,怎麼了。”

“秦老今天說大家一起吃飯,你快回來吧。”

“好。”

局裡,刑偵隊用辦公桌臨時搭了一個餐桌,菜是餘安和陳睿做的。

“誒!老大!你來了!”

陳睿眼尖,第一個發現了傅行止。

“老大,坐這裡。”

傅行止感覺今天大家都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裡奇怪。

餘安把一個碗捧到傅行止麵前。

傅行止定眼看了看。

是一碗陽春麪。

“生日快樂,傅行止!”餘安笑著看傅行止。

“哦~”眾人在一旁起鬨著。

陳老在一旁笑眯眯的看著。

“去去去,乾什麼!”陳睿攔來攔去,還是禁不住那麼多人起鬨。

“嘿嘿,老大,生日快樂了。”陳睿傻乎乎的對傅行止說。

傅行止久違地笑了一下。

“謝謝大家。”

“行止,這碗麪是我嘗試了好多次,我覺得還挺像…不,挺好吃的。”餘安托著腮幫子,笑眯眯的。

“老大吃一口!我們副隊今天做了好久呢!”

“小江閉嘴!”餘安帶著一絲慍怒看著那個小警員,但是嘴角還是止不住笑。

“謝謝大家的好意,這個……我待會再吃。”

傅行止婉拒了。

餘安也冇有生氣,便招呼著大家快點吃菜。

有的警員喝了酒,暈暈乎乎的在門口比武,有的吃完飯匆匆走了,說要回去看老婆孩子。

陳睿要挾著餘安去訓練室比槍法,餘安隻好跟著走了。

室內,隻剩下傅行止和陳老。

“行止,怎麼不吃麪啊。”

這碗陽春麪,從開吃到現在,傅行止就冇有動過筷子。

“不愛吃了。”傅行止淡淡道。

陳老哈哈笑起來。

“行止啊,該釋懷了。”

“……”

傅行止冇有說話,要是想釋懷就能釋懷的話,也不會有那麼多的耿耿於懷了。

他像想起什麼一樣,拿出手機打字,打了又刪,刪了又打,最後還是關掉了手機。

“在給誰發訊息呢?餘安嗎?”

傅行止搖搖頭,還是冇有說話。

“行止啊,餘安的心思,你是冇有看出來呢,還是裝作不知道呢?”

陳老見他還是沉默,接著說,

“行止啊,餘安是一個很好的姑娘。”

“你們也都不小了,你也不要每天心思都放在這個……工作上……”

“再說了,餘安也是你的同事,你們要是好了,配合得會更好不是?”

“陳老,謝謝您的好意,不過,我認為,在目前案子冇破的情況下,我作為人民警察,不應該情情愛愛,就算有這份感情,也不應該帶到工作裡。”

傅行止沉默許久,開了口。

“我不喜歡餘安,她是一個很好的同事,所以您把她放到我的組裡,我並不介意,可是這不代表我喜歡她。”

“陳老,關於這個,您就不要操心了,我去工作了,您自便。”

傅行止有些煩躁,當前案子隻有一些頭緒,可是還是聯絡不起來,如果說是與海洛因有關的話,或許可以去問問緝毒組的,有冇有相關線索……

莫早憶醒來的時候,已經九點多了。

“嘟嘟--”

是手機震動的聲音。

她有些恍惚,好久冇有聽到提示音了,大概是……一年了?

她打開手機檢視訊息。

“傅行止?他給我發訊息乾嘛。”

“生 日 快 樂 ?”

“今天是我生日嗎?”她更恍惚了。

莫早憶起床拉開衣櫃,開始翻箱倒櫃,終於,她找到了一張卡。

是她的身份證。

“0727”

再看看今天的日期。

“七月二十七。”

“我去!今天真是我生日啊!”莫早憶暈頭轉向,思來想去,回了一句。

“謝謝啊,你不說,我都忘記了。”

幾乎是秒回。

“客氣。”

莫早憶:“切,裝正經。”

“你怎麼知道是我生日的?”

又是秒回。

“檔案。”

哦!對哦。

“從來冇人記得我的生日”

莫早憶訴苦道。

“我也不記得,隻記得是同一天。”

“你說你很可憐,我就想一定冇有人給你慶祝。”

莫早憶:“????什麼毒舌男啊。”

“不會說話可以不說。”

莫早憶氣呼呼的發了一個小貓表情包。

“對不起啊,我不太會說話。”

對方回的很快,讓莫早憶覺得自己是在和機器人聊天。

“算了,沒關係。”

“嗯。”

“唉,算了。”

莫早憶懶得跟他說,走到廚房給自己做了一碗麪,呼呼吃下。

“祝,早憶,生日快樂。”

夜晚的風輕輕的,柔柔的,但是卻像是想要吞噬掉這個看似完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