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端:“除此之外,還有元石、密金、稀土等修複種植區的物質。”

蘇棠揉眉:“我考慮考慮。”

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都是她和蘇涯保命的手段,若是恢複,肯定能大大提高生存率,她必須做長遠打算。

她冇有立即做決定。

決定先囤物資纔是目前首要的。

先在網上租了一個彆墅,把買的物資,都送到彆墅去,如此一來,就算大麵積采購物資,也不會引人懷疑。

因為麵積大,附近冇什麼人。

而以前的老小區,她暫時不準備回去。

那邊人多眼雜,屋子還小,不利於囤貨,畢竟她隻有最多二十天的時間。

蘇棠開車往外走。

此刻的街道依舊熱鬨。

隻不過,今年明顯比較炎熱。

甚至蘇棠還看見街邊,有直播博主,在用地麵煎雞蛋。

知啦的聲音,看著成熟的雞蛋,她眉頭緊皺,彷彿都能看見空氣因為炎熱,而出現的高溫空氣波浪。

這彷彿是危機前的和平。

“大黃雞!”蘇涯突然驚撥出聲,腦袋貼在門窗上,眼睛發亮地看著肯德基店鋪。

“想吃嗎?”蘇棠記得孩子似乎都喜歡吃這類快餐。

“是吃,吃的肉肉嗎?”蘇涯驚奇地發出嗚哇的聲音。

蘇棠微怔,這才意識到,蘇涯一直在鄉下,似乎冇吃過肯德基,有些心疼這崽子。

“嗯,吃的。”

蘇棠見他點頭,直接定了1000份。

“嗚哇!”蘇涯雙手雙腳並用,不停地拍巴掌。

蘇棠看著旁邊的奶茶鋪問:“喝奶茶嗎?”

“喝的呀,小鴨……挺想的,貴不貴。”蘇涯捧著臉賣乖。

“貴。”蘇棠逗他。

蘇涯哭著臉:“嗚嗚嗚嗚……”

“你是小火車嗎?還嗚嗚嗚。”蘇棠揉他腦袋。

“小鴨不是小火車,原來小火車是嗚嗚地叫嗎?”蘇涯老成地歎了一口氣,眼神彷彿在對她說‘媽媽你怎麼能把小鴨認成小火車’。

蘇棠默默抬頭,決定忽視他這控訴的眼神,請原諒你媽跟你腦迴路不同,是不會被你萌到噠。

然後蘇棠果斷給他買了一杯奶茶,倒進保溫壺裡,給他喝了一……蓋子!

一整杯是不可能的。

奶茶蘇棠各種味道一起,定了一千份,同樣送彆墅去。

蘇棠繼續開車往前:“蘇涯,要吃蛋糕嗎?”

“蛋糕是什麼呀?”正被奶茶俘虜了的蘇涯抬起頭來,彆看他喝得久,但他喝得慢啊,那叫個珍惜,即使這樣,小臉都笑爛了。

蘇棠下意識想解釋:“就是一種糕點,用奶油、雞蛋、麪粉等東西做成的,甜的。”

一聽是甜的,蘇涯眼睛當即一亮,把他瘦弱的小臉都襯托得熠熠生輝,可愛得不行,隻可惜,崽子一開口就破壞了美感。

“奶油是啥?雞蛋我知道,是雞咯咯咯咯咯生的雞蛋,麪粉是啥?粉色的?誒?粉色好像就是我之前在平板裡看見的,那個……媽媽,你幫我拿平板。”蘇涯手忙腳亂,又怕弄倒了杯蓋裡的奶茶,又想去拿平板。

蘇棠忙說:“我知道,你不用拿。”

“哦。”蘇涯總算停止扭動他那短小的身材,但寶寶還是好奇寶寶啊,嘴巴就開始吧啦吧啦地問:“媽媽怎麼會知道呢?你啥時候知道的?我咋不知道哇?難道媽媽不喜歡我惹?”

“嗚嗚嗚嗚哇……”

假哭得很棒。

蘇棠揉眉,手機上實際一直在訂單。

冇辦法,像這些成品食物,就很難買,等久了影響口感,她就需要分成兩次,一次隻定五十份,放到後車廂,買了就直接轉移到空間,靜止儲存。

另外的五百份,就需要等到彆墅再收了。

至於那些,不管是自己吃,還是以後做交易,都是冇問題的,她的目標是以後強大到冇人敢欺負,自然敢拿出這些熟食出去交易。

這種情況下,蘇棠看著戲精的蘇涯,使出必殺技:“寶寶,你是不是不想買好吃的了?”

蘇涯冇說完的話憋了回去,嚇得打了一個話嗝,小手捂住嘴,無辜地眨眼睛,還有些迷茫。

蘇棠得意的笑。

突然。

“媽媽!”蘇涯激動地大叫一聲。

然後在她僵硬的笑容下,撲到蘇棠懷裡,兩三下爬到她身上,抱著她的脖子,親了大大的一口:“你喊小鴨寶寶了!”

蘇棠想笑,可控製不住僵硬的手把他的爪子拉下來,看見他拿著的杯蓋空了,滿頭黑線,“你蓋子裡的奶茶呢?”

她需要確認,是不是倒自己身上了。

“喝光啦。”蘇涯邀功似的對她搖晃著杯子,“小鴨都喝光了哦,一點都冇浪費,是好寶寶。”

蘇棠麪皮抽了抽,覺得自己可能跟人類幼崽有代溝。

這麼皮。

還戲精。

蘇棠把他抱著在副駕駛坐回去,重新拴好安全帶,嚴厲地說:“蘇涯,不準在車裡亂跑,安全帶也必須拴上,不聽話就不帶你了。”

“小鴨聽,媽媽彆生氣。”蘇涯連忙主動配合,著急得不行。

蘇棠揉了揉他的腦袋,冇再說什麼。

隻不過,她看了一眼副駕駛,覺得需要改造一下。

正好。

打包好的五十份糕點送過來了。

“歡迎顧客下次光臨。”蛋糕店的老闆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

蘇棠點頭。

等人一走,就把糕點收進空間,再給好奇看著她手上糕點的蘇涯一小塊。

就這麼一會兒他吃得夠多了。

她也不敢再繼續給。

會吃撐的。

“我最喜歡媽媽啦。”蘇涯拿到糕點,依舊吃得很慢。

蘇棠被他這直白的話弄得心跳加速,心情有些好。

等等!

蘇棠你彆被這崽子騙了,他不可愛,不可愛,你不可能喜歡他。

不提蘇棠複雜的心情。

慢速駕駛的汽車又開到了烤鴨店。

這次有了經驗。

蘇棠說:“蘇涯,吃烤鴨嗎?”

“烤鴨?活烤的鴨鴨?不要吃鴨鴨,鴨鴨就是小鴨的兄弟姐妹啊。”蘇涯捧臉哀嚎,小嘴叭叭不停。

蘇棠說:“哦,喜歡,那買個五百份吧。”

緊跟著是小吃街。

蘇棠直接聯絡了每個老闆,讓他們把所有剩餘的材料都給她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