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天依然無事發生......

到第五天莫風已經實在坐不住了,不斷往返於加固城牆的隊伍、書院及兩個軍營之中,或者是和村民一起到村外去偵查,看看是否有敵軍的蹤影。

“主公,大事不妙!”一名側著頭趴在地上負責偵查的村民瞬間起身,一臉慌亂的向莫風彙報道。

“主公,有大量的馬匹正往我們這邊趕來!”

莫風自己心裡也很慌,但他不能表現出來,他也不能亂,否則這個村子就真的完了。

“風緊扯呼!風緊扯呼!”莫風與身旁的村民一起撕心裂肺的大喊。百米外負責偵查的村民聽到了也按照莫風之前的交代跟著喊了起來,就這樣,村內及村子附近全都收到了警報。

在村外勞作或者負責偵查任務的村民們立即往星河村大門奔去,楊冬、李臥龍、六名弓箭手、兩名中級民兵以及32名初級民兵也立刻從村內抄起了傢夥來到村門這裡。

待在村外的人都回村,莫風將之前斬獲的刀全發給了村內的青壯年以及原世界的人們。眾人眾誌成城,已經決定好了決一死戰。

“人在村在!人在村在!人在村在!”百人齊喝,都已經產生了迴音。

一分鐘後,眾人所能目視到的遠方已經揚起了弄弄的灰塵,隻見數十匹馬向著村口的方向疾馳而來。

“大家準備!”楊冬一馬當先站到了眾人的最前麵,隨時準備衝鋒。

六名弓箭手也已經拉滿了弓,隨時準備發射。

莫風感到自己握著佩刀的手已經在發抖,出的冷汗讓刀柄拿起來異常的滑。

“主公,情況似乎不太對,對方裝備精良,竟然個個都有馬匹,且隻有幾十餘人的樣子。”李臥龍說道。

“軍師以為如何?”

“尚不知對方來意與戰力,我們還是需要嚴陣以待。”李臥龍分析道。

“主公,不如讓我去探探虛實。”楊冬說道。

此時馬匹距離星河村村口已經隻有30米之遠,一名弓箭手一個不慎便把箭射了出去。擦著對方一人的臉而過,把對方嚇了一跳。

“不要誤會,大家不要誤會!我們是來送聖旨以及受縣令之托支援莫風村長的。”領頭的人見星河村即將發起攻擊,連忙大吼道。

“弓箭手,穩好弓,不要誤射。其餘人,不要放鬆警惕,隨時準備應對突發情況。”莫風命令道,畢竟對方的真實來意和身份還未可知,莫風也從來冇有和什麼縣令打過交道。

騎著馬匹的軍隊在距離星河村村口幾米處停了下來。

“莫風接旨。”隻見領頭的將軍拿出一塊裹起來異常精緻的蠶絲布。

莫風頓時愣在原地,李臥龍趕緊用手肘碰了碰莫風。

“主公,快領旨呀。”

隻見所有NPC全是雙手抱拳鞠著躬麵對著對麵的將軍。

“軍師,我們不用下跪領旨嗎?”莫風疑惑道。

“下跪?主公,男兒膝下有黃金,怎可下跪領旨?”李臥龍嚴肅的說道。

咦?莫風有些不解,莫非是為了保護原世界玩家的尊嚴,故世界設定為不需要玩家下跪領旨?

莫風立即學著NPC們對著將軍抱拳以及90°鞠躬。

“星河村村長莫風,雖無一官半職,卻心繫蒼生,斬殺數名黃巾軍,數十名盜匪,救楓葉村百餘人性命,今決定授其亭長官職,公士爵位,望莫亭長再接再厲,為我朝做出更大的貢獻。欽此。”

莫風趕忙上前雙手接過將軍手裡的聖旨。“臣接旨。”

亭長?莫風嘀咕著,漢高祖一開始不就是什麼亭長嗎,聽起來也不是個大官的樣子,總之應該比縣令低很多吧,公士貌似也僅僅隻是比無爵位之人好一些?汗,不過也算是意外的收穫了。

“莫亭長?”將軍見莫風在那自言自語,疑惑的叫了一聲。

“咳咳,將軍好,敢問將軍尊姓大名?”

“免尊姓劉,我乃駐守碌冬縣的百夫長是也,此次受縣令之托來助你抵禦猛虎寨進攻,順便替縣令大人為你送來皇上的聖旨。恭喜了,莫亭長。”

“感謝劉將軍,請大家下馬入村歇息,孟老,安排下去,好酒好肉招待。”莫風吩咐道。

楊冬與李軍師立即帶著民兵以及弓箭手上前為士兵們牽馬,而孟老則按照莫風的吩咐組織著村民們在村子的空地上搬來一張張木桌,大擺宴席。

“劉將軍,莫某一直未曾離開此偏僻之地,敢問何以得皇上青睞賜此官職與爵位,又為何縣令命將軍來相助與我呢?莫風問道。

“莫亭長有所不知,你的事蹟早已在我們碌冬縣流傳。先是斬殺了幾名黃巾軍小卒,再到解救楓葉村村民, 而後大戰猛虎寨盜匪,早已是人們口口相傳的大英雄,劉某自愧不如。”劉將軍看著莫風,眼裡確實是充滿了敬佩之情。

劉將軍已經四十有餘,而一看莫風剛二十七八的樣子便能有此等成績,內心感歎道:這可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老啦,老啦。

“縣令讓我傳話,讓莫亭長有機會一定要到府上一敘。可惜...唉。”劉將軍的眼神又暗淡了下來。

“將軍為何欲言又止?”莫風不解道。

“莫亭長,那就恕我直言。莫亭長可願隨我到碌冬縣城中,擇日東山再起?”劉將軍端起酒杯,一口便喝光了杯裡的酒。

“劉將軍何出此言?”莫風心裡也大概猜到了,此次雖然劉將軍帶來的都是裝備精良的騎兵部隊,但畢竟隻是駐守小縣城的騎兵,並且方纔莫風細數了一下,號稱百夫長的劉將軍不過帶來了57名騎兵而已,對上猛虎寨大軍,就算能夠險勝,恐怕也會幾近全軍覆冇。

“劉將軍,莫某感謝你的好意,但星河村是莫某的根,亦是莫某的本心,一個連本心都丟了的人,恐怕餘生都隻是苟活。恕我難以接受劉將軍的好意。”莫風抱拳道,為劉將軍斟滿了酒,端起酒杯兩人碰杯後一飲而儘。

“莫亭長,劉某也是實屬無奈出此下策。當今黃巾軍四處為禍,城外亦是盜匪猖獗。碌冬縣常駐總兵力不過兩千之眾,而光是猛虎寨盜匪便有近六千之眾,黃巾賊更是數不勝數,還有各種雞鳴狗盜之輩,護碌冬縣城安寧已經捉襟見肘。”劉將軍再次斟滿了酒,一飲而儘。

“莫亭長,你可知道我們碌冬縣總共隻有80名騎兵,而縣令便派了我們58人來緊急支援你,可見縣令大人是多麼有誠意,對你有多麼的看好。”劉將軍與莫風四目相對。

“劉將軍,這些我都懂,隻是莫某不才,絕對做不到丟下我的“親人”們獨自逃跑苟活之事。劉將軍若不方便,可先回到碌冬縣城,莫某自己的責任自己擔著,不連累劉將軍。”莫風嚴肅道。

“你這是什麼話。”劉將軍一掌拍在木桌上,整個木桌直接碎成了幾塊。

“我劉某豈是這種貪生怕死之人,放心,莫兄弟,隻要我劉某還有最後一口氣,必然陪你守護好這一畝三分地。”

“謝過將軍,大恩來日必報。”莫風抱拳道。

莫風試著看了看劉將軍的屬性,發現他屬於藍色品質,應該足夠與猛虎寨堂主級的人物一戰了吧,那麼星河村就並不至於毫無防守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