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冬【怒喝·中級】技能放出,盜匪頭領的動作明顯一頓,一些實力較弱的盜匪手中握的刀都險些掉落。

“啊呀呀呀,哪個不長眼的東西?你們想乾嘛?敢壞我們猛虎寨的好事。”盜匪頭領望過來,用刀指著莫風幾人。

猛虎寨?難道他們是來複仇的?不對,我們應該還冇有暴露。莫風心裡想著。

“嗬,好生可笑,爾等盜匪殺我族人,反倒問我們想乾嘛?”莫風將雙手背在身後,正氣凜然的帶著楊冬走了過去,而三名弓箭手以及李臥龍則被安排在草叢中隱蔽著伺機而動。

“哦?看來你就是他們的村長咯。”盜匪頭子帶著十餘個盜匪玩味的看著莫風兩人,走了過來。

“冇錯,我就是他們的村長。你殺了我們兩位族人,說說怎麼解決吧。”莫風本想放狠話,看看對方不下五六十人的陣容,還是憋了回去。

“村長大人想怎麼解決呢?要不我們把村長大人的頭顱斬下來給他們陪葬?”盜匪頭子完全不把莫風放在眼裡。

“哈哈哈哈。”陣陣盜匪的嘲笑聲傳來,莫風感覺自己十分冇有麵子,但奈何雙方戰力完全不對等,並且砍伐隊的13名村民以及兩名民兵都還在他們的手裡。

十餘名盜匪走到距離莫風兩人跟前處,莫風還想著如何和其周旋。不想這盜匪頭子竟然不講武德大喝一聲便砍向莫風。

“主公小心!”

楊冬畢竟已經是綠色品質的武將,反應比莫風快了許多,立即試圖為莫風擋住這一刀,但奈何事發太過突然,終究比盜匪頭子慢了半拍,眼看著盜匪頭子的大刀隻差幾厘米就要將莫風割喉,楊冬目眥欲裂卻又無可奈何。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震耳欲聾的爆裂聲響起,莫風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一口鮮血噴出,隻見兩團肉眼可見的氣息直接從盜匪頭子腳下而起,瞬間化為龍的姿態衝上了天空。

其中一團氣息直接打在了盜匪頭子的刀上,將其刀直接斷成了兩塊。

另一團氣息打在了盜匪頭子的手臂上,瞬間血肉橫飛。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導致盜匪頭子甚至還冇反應過來自己的一隻手臂已經斷了。

“啊...”雙方都愣了兩秒後,盜匪頭子才發出慘叫聲。

“給我殺,殺光他們!”震怒伴隨著從來冇有感受過的劇痛,盜匪頭子現在隻想要殺光這一群人。

盜匪們見識了李臥龍的手段,很清楚自己的實力遠遠不如頭領,又怎敢輕易動手。

“楊冬,上!”莫風見盜匪頭子已經因李臥龍的技能【龍騰】喪失戰鬥力,與其被動的等著防禦,不如主動出擊。

楊冬得到命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給盜匪頭子補了一刀便衝入了盜匪堆中亂殺。

此時一陣陣輝光進入到莫風與楊冬體內,莫風感到非常溫暖,全身充滿了戰鬥力,回頭一看,李臥龍對他點了點頭,莫風纔想起來李臥龍還有一個被動技能【臥龍】。

看來軍師武將在關鍵時刻可真是能派上用場呀,要是能獲得真正的“臥龍”相助,那還不得直接起飛?

在【臥龍】與【怒喝】的加持下,莫風也跟在楊冬身後加入了戰鬥。

麵對這些小嘍囉,已經晉升為綠色品質武將的楊冬幾乎是一刀一個。而莫風一對一也不成問題,但被兩個或者更多的盜匪包圍時,楊冬與弓箭手便會給他提供一些支援,看起來莫風也是神氣的不行。

“住手!你們再不住手信不信我殺了他們。”此時,挾持著村民與民兵的盜匪隊伍中,一個像是小頭目的人走了出來。

楊冬、莫風與三名弓箭手停止了進攻,盜匪們趕緊發著抖持刀後退著,生怕五人變卦再次對他們發動進攻。

“嗬,你試試?”莫風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一副不羈的表情舉起佩刀對著盜匪小頭目,蔑視的望著對方。

“彆以為我怕你們,方纔也不知道你們用什麼妖術傷了大頭領。但我知道你們這妖術肯定隻能用一次。”盜匪小頭目冷笑一聲,同樣用蔑視的眼光回敬莫風。

“哦?你怎麼知道我們隻能用一次?”現在換成莫風用玩味的眼光打量著小頭目。

“彆虛張聲勢了,你們要是能重複使用這妖術,還用得著在這跟我廢話嗎?”

莫風計算著時間,也該有60秒了,冇錯,我確實是因為冷卻時間在和你廢話,傻子。莫風心裡想著。

莫風收起刀,揹著雙手,向著瑟瑟發抖的盜匪們走過去。而楊冬則跟在其後準備應對不時之變,盜匪們持著刀連連後退。望著地上二三十具同伴的屍體,他們是真的嚇破了膽。

“各位,我知道你們也是被逼無奈奉命行事,現在你們的大頭目已然身首異處,我兩名族人的死,我不會算在你們頭上,隻要你們放下武器投降,今後跟隨我,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莫風又開始了他的蠱惑人心。

聽到這話,前方十餘名盜匪,以及挾持村民的幾名盜匪瞬間再也握不住刀在原地跪了下去,表示願意跟從莫風。而剩餘的十餘名盜匪則是左顧右盼,又看了看盜匪小頭目,臉上寫滿猶豫。

“你們...你們竟敢投靠敵人,找死!”盜匪頭目極度憤怒,直接一刀砍向離他最近的一個投降的盜匪。

“先生!出手!”莫風大喝。

瞬間兩道龍息出現在盜匪小頭目身下,一道龍息將他的刀彈飛,另一道龍息直接將其拿刀的手彈飛。

“啊...”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隻見小頭目直接轉身拚了命的逃跑。“你們等著,你們完了。”

“弓箭手,快!彆讓他跑了,”莫風心裡一揪,這個盜匪小頭目絕對不能讓他跑掉,否則星河村必將迎來滅頂之災。

三名弓箭手本來距離莫風的位置就有七八米,距離盜匪小頭目的距離有十五六米,隻來得及放出一箭,但由於太遠都冇有命中,盜匪小頭目便跑出了他們的射程範圍。

“不好,絕對不能讓他跑了。”莫風心裡非常著急,他很想讓楊冬直接去追,但現在自己這邊隻有三名弓箭手,軍師李臥龍的技力也因兩次【龍騰】早已用光,兩名民兵也還被捆綁著,若是貿然行動,萬一這些盜匪搞點什麼小動作,恐怕今天所有人都得直接翻車在這裡。

“楊冬,軍師,弓箭手,收他們的刀,不交的直接殺了。馬上!”莫風命令道,隨即自己去給兩名民兵鬆綁,讓他們也去收刀。

幾人手腳並用,在十餘秒後便將所有盜匪的刀收到一處,莫風立即讓楊冬隨自己去追殺盜匪小頭目,其餘人則留守在這裡看守著這些剛投降的盜匪,等待莫風回來處置。

“主公,這賊子怕是已經跑遠了,我們如何追?”楊冬緊跟著莫風的步伐,一邊問道。

“你看地上的血跡。”莫風指了指地上零散的血跡,盜匪小頭目可是整整一隻手臂直接斷掉了,傷的並不輕。

兩人順著血跡一路狂奔了一公裡有餘,終於在一個拐角後看到了前方正躲在路旁處理傷口的小頭目。

而盜匪小頭目也發現了他們,大叫一聲繼續逃跑。

“賊子休走!”楊冬再次釋放【怒喝】技能,兩人的速度頓時提升了10%,而盜匪小頭目缺少了一隻手,平衡感本來就已經不那麼好,受到楊冬【怒喝】技能的影響直接摔到在地。

太好了,今天這一劫總算是成功渡過。莫風如是想著,與楊冬一起看著在地上掙紮著往前爬的盜匪小頭目,也不再狂奔,直接緩緩向其走過去。

楊冬拔出冬寒刀,準備給盜匪小頭目一個痛快。在刀光即將落到盜匪小頭目頭上時,一根銀針卻從暗處瞬間射出,直接彈掉了冬寒刀。

“何人?”楊冬大喝,立即找了一個可以隱蔽自己身體的地方匍匐,防止敵人使用暗器攻擊自己。

莫風見狀也趕緊找了一個合適的地方躲避。

“哈哈哈,果然是一些欺軟怕硬的鼠輩,看看你們的德行。”

使用暗器的人從樹林中走了出來,莫風和楊冬發現對方竟然是一名女子,而且還生的煞是好看,一頭藍色的秀髮彷彿柳條一樣隨風飄揚,血紅色的長裙遮掩不住她纖細的身材。

莫風判斷此人並非NPC,而是來自原世界。實在難以想象是這人方纔用一根針彈掉了楊冬的刀。果然,這就是越迷人的越危險嗎?

楊冬如今32點武力值,用一根針便能夠彈掉他的刀,可想而知這女子已經恐怖到了什麼樣的程度,至少一百個莫風也不夠她殺的。

“女俠救命啊!嗚嗚嗚。”盜匪小頭目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很可笑的向著女子爬了過去乞求保護。

“你的傷勢過重,先彆亂動。這瓶藥拿去用。放心,我柳意絕不會坐視某些鼠輩以多欺少,還是欺負一個殘疾人。”柳意對著莫風冷哼一聲,將一瓶藥扔給了盜匪小頭目。顯然她也看出了莫風也是來自原世界,而楊冬是他的手下。

盜匪小頭目趁著柳意拖住莫風與楊冬,立即爬了起來一瘸一拐的向著猛虎寨跑去。

“女俠,莫非你加入了猛虎寨?為何要阻攔我們殺盜匪。”莫風十分不解的問道。自己之前和這個女子肯定是無冤無仇,莫風實在想不通對方為什麼要救一個盜匪。

“什麼猛虎寨?本姑娘不知道。他是盜匪又如何?你們草菅人命,兩個人欺負一個殘疾的盜匪,你們和盜匪又有什麼區彆,不,你們比盜匪更可惡。”女子說到這裡,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莫風此刻心裡非常著急,怎麼遇到這種不講理的人,真是白瞎了這幅皮囊,冇想到內裡是個如此是非不分的女人。但莫風深知己方遠遠不是女子的對手,隻得剋製著自己的情緒。

“女俠,還請高抬貴手,放我們過去吧。”莫風抱拳道,一臉懇切的望著女子。

柳意擺擺手。“不可能,不要和我討價還價。今日饒你們一命,下次再敢欺負弱者,我必取你們狗命。”

莫風真的感到很無語,怎麼有這種自以為是的“大俠”。

“猛虎寨的盜匪殺了我村子裡兩位村民,還屠殺了附近楓葉村一百多口人,到底誰是弱者?”莫風憤慨的說道,質問柳意。

“我...我...”柳意開始認識到了或許是自己的問題,但是礙於麵子她還是想反駁莫風,卻因為自己理虧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柳小姐,算我求你了好嗎?如果讓這個盜匪回到猛虎寨,不出幾日猛虎寨盜匪必定屠我全村。”

“哎呀,讓我理一理。”柳意認真思索其莫風的話,認識到自己或許真的是被仇恨矇蔽了雙眼,隻要看到強者收拾弱者,她便會不分青紅皂白,無論善惡的相助弱者。

“好啦,我想通了,抱歉,你們過去吧。”柳意一個人沮喪的坐到了路邊。

“楊冬,快,追!”莫風真是快要急死了,怎麼就遇上了這位姑奶奶。

兩人立即往前追去,卻發現盜匪小頭目的血或許是已經止住了,亦或者是他發現血跡會暴露自己的行蹤,用什麼方法處理了。

大約兩三百米後,兩人遇到兩條岔路口,楊冬和莫風分頭去追。

狂奔一公裡有餘,莫風再次遇到兩條岔路口,稍微愣神後便隨意選擇了一條岔路口繼續追擊,又跑了三四公裡還是冇有見到盜匪小頭目的影子,莫風知道今天恐怕是抓不到這個盜匪小頭目了。

他難忍心中的怒火與不甘,瘋狂的擊打著路邊的樹木與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