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成吉,這是我們先來的,想用,等我們用完再說。”

王傳新的態度也變得強硬了起來。

“憑什麼等你們用完?是憑藉你們班最強不過千的實力?”

魏成吉笑了,直接打擊出聲。

“這與實力無關,先來後到你懂嗎?”

王傳新臉黑了。

“王傳新,不要以為你當上班主任了,就能開始囂張,不要忘記,你不過是代理班主任的身份而已,你帶的班級,是全校最差的。”

“哦對,你們班的臥龍鳳雛,這次測試,數值突破兩百了嗎?”

魏成吉滿臉譏諷,看不起王傳新,更看不起他帶的班級。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他們最差的都測出500的數值了。”

王傳新嘴角勾勒出驕傲的弧度,不說張明,就楚軒,成績已經達到恐怖的1150,就算重點武者班,也有一席之地。

兩人,徹底的逆襲了。

“500?哈哈哈,王傳新,你是來搞笑的嗎?說謊也不是你這麼說的。”

魏成吉的目光鎖定在楚軒身上,接著出聲:“臥龍,你的拳力達到了500了嗎?可不要說假話,不然打臉很冇有麵子的。”

“冇有,我剛纔的測試成績是1150。”

楚軒平淡出聲。

“1150?!”

魏成吉愣了一下,隨後爆笑:“你是不是多說了1個1。”

他身後的同學們也都笑,鄙夷的目光不加掩飾。

“怎麼,你們嘲笑我是覺得比我厲害嗎?”

楚軒譏諷出聲。

“難道不是嗎?你上次的測試成績是多少,需要我幫你回憶一下嗎?”

魏成吉眼神玩味,譏諷出聲。

“好漢不提當年勇,那不過是我在藏拙而已,就你們這幫傻子當真了。”

楚軒毫不猶豫的出聲。

“楚軒,昨天發生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你說說,花多少錢買通的劉耀,做了那場秀?”

魏成吉來到楚軒身邊,輕聲的詢問出聲。

不過,他的眼神滿是輕蔑,明顯是看不起人。

“作秀,你要不要感受下我的實力,咱們打一場?”

楚軒看著魏成吉,好像頭上寫了屬性點 1的經驗寶寶。

他應該不會像李明耀那麼弱吧!

“打一場?楚軒,你還真是高看自己,公然挑釁老師,你這樣的行為,不怕受到處罰嗎?”

“也對 ,李明耀都被你整的開除了,你家背景雄厚,校長都幫你,自然不怕處罰了。”

魏成吉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引的他班的同學爆笑。

“不敢就不敢,承認就好了,為什麼還跟個懦夫一樣,幫自己找理由呢!”

楚軒可冇覺得對方是值得尊重的人,毫不猶豫的譏諷出聲。

“你...”

魏成吉也被氣到了,轉頭看著王傳新,質問出聲:“你就是這麼帶領班上的學生的?”

“也比你強,規矩都不懂,是仗著自己的資曆,在這倚老賣老嗎?”

王傳新可冇有被人欺負到頭上,還忍著的習慣。

“你...”

魏成吉再次氣到了,冇想到這新人這麼不懂規矩,簡直是在自取其辱的感覺。

“老師,我跟他切磋一下,行嗎?”

陳逸飛挺身而出。

場上的同學們驚訝的看著陳逸飛,他可是學校的名人。

曾是重點班的學生,後來被刷下來來到了武者班,實力不容小覷。

但現在,楚軒剛纔測試出來的數值,就算放在重點班,也不算成績差的了。

同學們臉上寫滿了譏諷笑容,嘲諷陳逸飛的不自量力。

“可以。”

魏成吉微笑點頭,然後看著王傳新,問道:“敢讓你班的楚軒接戰嗎?”

學校禁止鬥毆,但允許切磋,隻要老師在場,雙方點到為止就行。

王傳新皺眉,疑惑的看著楚軒,他不能違背學生意願,為學生做主。

楚軒站了出來,疑惑問道:“你上次的測試成績,成績破千了嗎?”

“破了。”

陳逸飛滿臉驕傲。

這讓楚軒迫不及待了,經驗寶寶送上門來了,可不能錯過這次機會。

直接下場。

同學們立刻退開,將場地讓了出來。

兩人相對站立 。

陳逸飛眼神睥睨,輕蔑出聲:“等會求饒的時候聲音大點,我會手下留情的。”

他身後的同學跟著鬨笑出聲。

對他們而言,這場戰鬥毫無懸念,就看陳逸飛想怎麼玩了。

“還冇打就說大話,你也不怕閃了舌頭?”

楚軒笑了:“就喜歡你這麼自信又囂張的人,揍起來纔有成就感。”

心裡暗暗加了一句,還有屬性點可以拿。

“如果你是重點班的同學,這話我不會反駁。”

“可你,不過是個排名倒數第一的廢物,不對,現在不是廢物了,能打的過你們班長,比廢物強那麼一點點。”

“你就覺得有資格在我麵前囂張了嗎?”

“等會求饒的時候,希望你還有這樣的底氣。”

陳逸飛眼神銳利,說完直接動手。

一個跨步來到楚軒麵前,抬手就是一拳,狠狠的砸了出去。

楚軒雙目一凝,抬手揮拳。

咚!!

兩人的拳頭對撞在一起,發出沉悶的聲響。

陳逸飛被震的倒退好幾步,才穩住身形,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巍然不動的楚軒。

不敢置信的出聲:“不可能,你絕對不可能比我強。”

他接受不了這結果。

旁邊的同學們能看到,陳逸飛出拳的手,不停的顫抖著。

顯然,這次對抗,吃虧不小。

反觀楚軒,神色平淡,十分輕鬆。

“竟然你還不願意相信這事實,我就打的你相信。”

楚軒動了,一個跨步到了陳逸飛麵前,抬手就是一拳轟出。

有了速度和慣性的加持,陳逸飛的格擋,毫無作用,被砸中胸口,人直接飛了出去。

倒地的陳逸飛,喉頭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剛想起身,就被踩住了胸口。

楚軒質問出聲:“服不服?”

“楚軒,夠了。”

旁邊的魏成吉急忙上前,可接觸楚軒冰冷的眼神,愣在原地,不敢動彈了。

他是老師,強的是理論知識,實力也就比普通人強一點點,可不是楚軒的對手。

上去是自取其辱。

楚軒轉眸看著陳逸飛,再次質問出聲:“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