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我在火影撿技能 >   第10章

在這樣過了忙碌的又過了兩週,期間彌生也撿到了不少氣泡。

在學校裡,成功的將三身術和投擲術修到了大成,也多次撿到了日向和宇智波的血脈,從視力上就可以明顯的感知到這兩種血脈的加成,隻是不知道為什麼,始終介麵上顯示的是無法開眼,無論是寫輪眼還是白眼,不過某種意義上來說,在現在這也算是一種好事。

在週末的集訓裡,彌生提議大家可以交流一些學習經驗,彌生也用治癒術和麻痹術來拋磚玉玉,讓大家各自拿出了一些不算機密,但對於小太陽這樣的平民忍者格外珍貴的忍術,也因此,彌生在班中的人氣再次上漲,另外就是班中除了日向兄弟,包括驕傲的宇智波富嶽在內,都加入了彌生的小團體,日向兄弟也傳來給因家族原因無法加入的遺憾。

在醫院,彌生就更出名了,因為許多手術彌生都在一旁觀看的原因,基本上的醫生和護士都認識了這個年僅六歲卻格外好學的孩子。細患抽出之術和掌仙術也成功來到了大成。

也因此,在過去了三個星期,彌生終於打算讓綱手兌現賭約了。

在千手宅邸門前,依舊是之前守門的兩個大哥,真是和木葉村的門衛一樣萬年不變啊!

門前,彌生冇有進去,而是和這兩位大哥攀談了起來:“大哥,你們這個工作薪資高不?你看你們還缺人不?要是缺的話你看我行不?”

這倆大哥都給問懵逼:“不高,不過包吃包住,不缺人。不過我們大都是自願來守祖宅的。我們都是原來的千手族人,我們大都受過水戶大人的關照,我們都願意守在這裡,隻願能夠保護水戶大人。”

“是這樣啊!那實在是太遺憾了。”

這時遠處卻走來一個紅髮女孩,明顯不是水戶就是了,應該是玖辛奈無疑。

“你是誰?為什麼要堵在大門口?”玖辛奈好奇的問道。

“你好,我叫平野彌生,我是來找綱手姐姐的,你是誰啊,和水戶奶奶什麼關係啊?”彌生明知故問。

“我叫漩渦玖辛奈,你怎麼也叫水戶奶奶叫奶奶!”

“因為水戶奶奶說以後我可以叫她奶奶啊。”彌生理直氣壯的說道。

這時綱手走了出來。

“我聽護衛說彌生你來了,這次又是有什麼事要拜托姐姐麼,上次的賭約就算完不成也沒關係,想當醫療忍者的話,你依舊可以去醫院學習,有什麼事要我幫忙也是冇問題啦。”綱手又是拍著胸脯保證。

(彌生並冇有在醫院用過掌仙術,因為楓葉並不覺得彌生有可能在一個月內學會,雖然偶爾會給彌生講解其中的細節,但卻冇有讓彌生練習,所以楓葉並不知情。)

“不是啦,是我學會掌仙術了,綱手師父你該兌現賭約了。”彌生笑吟吟地說道。

“這怎麼可能!”綱手驚訝的喊了出來,要知道這個術在學的時候綱手自己都覺得有難度,學了不止一個月。

“真的哦,我已經學會了,不信的話,綱手師父你可以檢驗一下。”彌生自信滿滿。

“不,不用了,以你這麼穩的性格,既然你來找我說這件事,就說明已經學的七七八八了,就算還差點意思,也應該用的出來了。”綱手並冇有檢驗,楓葉雖然並冇有報告彌生掌仙術的學習進度,但對於理論知識和治癒術,楓葉對於彌生的天賦還是表示了認可。

“不過你已經學會了,就已經足夠成為一個醫療忍者,但你還是想要拜我為師,就說明你另有目的,或者說不滿於此吧。”綱手嚴肅的說道。

這時,彌生也不再嬉笑了:“我父母在我四歲的時候就死了,我渾渾噩噩過了兩年,這兩年我不知道該乾什麼,但我知道了一件事,想要活下去,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我怕死,也怕死的默默無聞,這時我遇到了綱手大人您,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我想真心想要成為一個醫療忍者,但我也想要成為一個強者,我知道綱手大人您可以給我這個機會,所以還請您收下我。”

“其實我並不想收你為徒,因為我其實並冇有收徒的意願。不過你很有天賦,這麼多天的觀察下來,除了有點懶,人品也還過的去,所以我就勉強收下你吧!”

隨著綱手的話音落下,彌生就從此和綱手結下師徒緣分。彌生也從此從一個平民成為了火影嫡係。(這纔是關鍵,水門不拜自來也為師哪來的飛雷神,怎麼成四代目。可見這個身份的重要。)

當然彌生拜師成功的原因還有三代目的功勞,在當時猿飛日斬看了彌生上交火之意誌後,就仔細調查了彌生的背景和天賦,在得知彌生有意拜師綱手後,就多次向綱手提出讓綱手收徒的想法,還提議了讓綱手厭煩誌村族人作為人選,從側麵為彌生機會。

“欸~那我豈不是就是師叔了”一旁迷迷糊糊聽了許久的玖辛奈開心的說道。

“可是我也叫水戶奶奶為奶奶啊。”彌生無情的打斷了玖辛奈的幻想,明顯不願自己無故小了一輩。

“好了,彌生,你雖然從此就是我徒弟了,但你還是叫我姐姐吧,叫師父叫老了。還有奶奶讓你常來,她很喜歡你,說是繩樹最近有點迷糊,總是讓她擔心,還是眼不見為淨,因此有的無聊,還有玖辛奈過幾天也要去上學了,可不要欺負她哦!”

“我怎麼會被欺負,我一定把他們全部揍趴下。”玖辛奈誌氣滿滿,彷彿已經遇見了那一天。

“既然拜師的問題解決了,我就先告辭了。”彌生打算今天就先這樣告辭了。

“不,今天你吃了晚飯再走,作為我的弟子,我也有東西要給你,算是給你的拜師禮物。”綱手說道。

“這麼說來,我是不是也應該準備拜師禮纔對,就這麼來實在是太失禮了。”彌生拍著腦袋說道。

“不必了,你空著手來,就說明你壓根冇打算給這個禮物,而且我也什麼都不缺,如果你過意不去的話,就幫我在平時照顧一下玖辛奈吧。”綱手翻著白眼說道。

晚飯後

“我要給你的是兩樣東西,一個通靈術,術的話有空教你,你先留下契約再說。”綱手通靈出一個大卷軸。

彌生打開卷軸,千手柱間也在其中,卷軸的最後一個契約正是綱手,彌生也按照綱手的樣式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手印。

“我要給你的另一樣禮物要等正式你成為忍者了纔會給你。天色也不早了,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