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思考著用什麼理由,才能加入埃及打dio團,突然察覺到不對勁,猛的向後一躍,離開所站的位置。

地麵上,一條頭髮絲粗細的翠綠色觸手撲空,又沿著牆根縮了回去。

下一秒,無數綠寶石從四麵八方射出,封鎖林逸所有閃避空間。

“我的綠色法皇,身體是由觸鬚組成的。就在剛纔,我讓法皇沿著牆角向外蔓延,在周圍佈下一張網,你已經被困在法皇的結界裡麵了。”

花京院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到門口,自信滿滿的解說起來,這一刻,時間彷彿停滯。

“鬼鬼祟祟地跟蹤我們,又能看到綠色法皇的觸手,不會有錯!你是迪奧派來的替身使者!接招吧!”

【綠寶石水花!】

就在綠寶石即將擊中林逸的一瞬間,一道黑色的身影從林逸體表浮現。

“因果切斷!”

“阿裡阿裡阿裡阿裡。”

因果切斷護在林逸身前,雙拳似電,準確彈開飛來的所有綠寶石。

“什麼?隻用拳頭就彈飛了所有的綠寶石!”花京院大驚,“這樣的力量和速度,幾乎能和JOJO的白金之星媲美。”

“小心,花京院。”承太郎站在花京院身旁,麵色凝重,“我能感覺到,對方的替身力量和速度都很強。”

“好像被誤會成迪奧的手下了。”林逸看到承太郎和花京院虎視眈眈的樣子,心道,“就這麼解釋會不會太蒼白了?嗯...有辦法了。”

林逸計上心頭,隨即直接向承太郎兩人衝去:“把他們倆製服再放掉,這樣他們就會相信我冇有惡意了。”

“JOJO,讓我先來!”花京院上前一步,“敵人主動朝我們衝過來,說明他的替身是近距離型。在進入他的射程之前,我的法皇會儘可能試探出他的替身能力。到時候,就交給你的白金之星解決他。”

“好。”承太郎雖然不善言辭,但心中一直相信著自己的戰友。

“上吧,綠色法皇!”

花京院收回法皇分佈出去的觸鬚,在身前組成一道綠色身影,迅速朝林逸俯衝而去。

綠色法皇的雙手在胸口合在一起,掌心連接綠色的水流,無數綠寶石噴薄而出。

【綠寶石水花!】

這一次的寶石水花範圍更集中,數量比剛纔多得多,威力也更強。

“因果切斷,打飛它們。”

因果切斷再次出拳,不斷打飛麵前的綠寶石,同時和林逸一起向花京院逼近。

突然,林逸的身形一滯,因果切斷的動作也受到限製,站在原地無法動彈。

林逸定睛一看,原來是幾條法皇的觸鬚,不知從哪鑽出來,纏繞他的身體。

花京院左手掐腰,右手食指輕輕彈了彈垂下的劉海,笑著說道:“是不是很驚訝,我的綠色法皇是什麼時候抓住你的。”

“其實一開始,我就冇有收回法皇的全部觸鬚,而是讓一部分隱藏起來。剛纔的綠寶石水花,有一部分是故意朝地麵發射的,目的就是掀起煙塵,讓我的法皇觸鬚能悄悄靠近你。”

“現在,你已經無處可躲了。綠色法皇!綠寶石水花。”

寶石水花第三次發射,這一次,被捆綁住的林逸似乎冇有任何反抗的辦法,隻能束手待斃。

時間彷彿再度靜止。

“你真的因為我冇留意到那些觸鬚嗎?”

林逸抬起頭,臉上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與其讓我頂著綠寶石水花的火力前進,還要麵對你的同伴,不如讓你自己送上來。被抓住的人,是你啊!”

因果切斷猛地掙開束縛,雙手抓住法皇的觸鬚,交織成影,很快用法皇的觸鬚織出一張大網。

“什麼!?”花京院大驚失色。

因果切斷甩出大網,將半空中的綠寶石全部網住。再一甩,網中的綠寶石原路返回,如雨點般落在綠色法皇身上。

“呃!”

花京院全身飆血,悶哼一聲向後倒飛而出。

【你已擊敗敵人綠色法皇,獲得500刀幣】

“花京院!”

承太郎立刻衝出,喚出白金之星接住半空中的花京院。

“抱歉,JOJO。”

躺在承太郎懷裡的花京院艱難睜眼,虛弱的表達歉意。

承太郎沉默著把花京院放在地上,起身看著走近站定的林逸,臉上陰雲密佈,壓抑的怒火全部轉化為白金之星的力量。

兩個近戰型替身都處在對方的射程範圍裡,已經冇什麼好說的了。

“白金之星!”

“因果切斷!”

一紫一黑兩個人形替身同時出現,二話不說就開始激烈對拳。

“歐拉歐拉歐拉歐拉...”

“阿裡阿裡阿裡阿裡...”

林逸和承太郎相對而立,替身拳頭對碰產生的氣爆聲在他們中間不斷響起。

站在旁觀者的視角來看,身材壯碩的白金之星在力量方麵似乎更有壓迫感。而身姿矯健的因果切斷,在速度方麵又好像更勝一籌。

又一次拳頭對碰,因果切斷率先找到機會,一記勾拳劃過白金之星下巴。白金之星同樣不甘示弱,向後仰去的同時反手直拳,打中因果切斷擋在胸前的左手臂。

林逸和承太郎同時被擊退幾步,各自穩住身形,警惕著對方的動作。

“承太郎。”

“JOJO。”

兩人短暫的僵持時間還冇結束,虎豹彆墅裡傳出兩聲呼喊。

喬瑟夫和阿佈德爾從虎豹彆墅裡衝出來,一眼就看到承太郎和林逸對峙的畫麵。再一看,就發現躺在地上的花京院。

“花京院!”喬瑟夫大驚,連忙跑到花京院身旁,蹲下身檢視他的傷勢。

阿佈德爾立刻喚出紅色魔術師,二話不說就要動手:“是新的敵人嗎。”

“等一下!”林逸連忙開口,惡人先告狀,“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無緣無故地攻擊我?”

聞言,阿佈德爾的動作一滯,疑惑的目光投向空條承太郎。

喬瑟夫眉頭一皺,質問道:“你不是迪奧派來的殺手?”

“迪奧?我不認識你們說的這個人。”林逸這句話說得可謂是底氣十足,他的確冇有見過迪奧。

“為什麼跟蹤我們。”空條承太郎黑著臉質疑道。

“好奇。”林逸剛纔已經想好了藉口,“我在酒樓看見你們也有這種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