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喚出自己的替身:“這是我第一次遇見和我有一樣能力的人,於是跟過來看看,結果那兩個人莫名其妙就對我出手。”

阿佈德爾走到喬瑟夫身邊,低聲詢問道:“喬瑟夫先生,您怎麼看?”

喬瑟夫緊盯著林逸的雙眼,片刻後低聲回道:“我冇看出他有撒謊的痕跡,這個年輕人看起來的確不像迪奧派來的殺手。”

承太郎黑著臉,用手壓了壓帽子,帽簷投下的陰影遮擋住他的眼神,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抱歉了年輕人,是我們誤會你了。因為一些原因,我們正被人追殺,纔會誤以為你也是那些殺手的一員”

思索一番後,喬瑟夫決定道歉。如果對方真的不是迪奧的手下,那冇必要平白無故樹立一個敵人。

再說了,我喬斯達家世世代代都是紳士,有錯就要認,這纔是黃金精神。

“既然是誤會,那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林逸借坡下驢,順著喬瑟夫的話說,“反正我也冇受傷。”

聽到這句話,承太郎的臉色更黑了。

“不過我很好奇,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被追殺?”林逸裝出一副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當然這是出於我個人的好奇心,如果你們願意回答,我可以把你們的同伴治好。”

聽到林逸說能治好花京院的傷,喬瑟夫臉上一喜,隨後又陷入猶豫。

倒不是他不願意說出喬斯達家和迪奧的恩怨,而是擔心林逸的可信度,畢竟還無法確定對方的身份,要是讓花京院陷入危險該怎麼辦。

“喬斯達桑。”

躺在喬瑟夫懷裡的花京院看出他的猶豫,虛弱地開口道,“讓這位先生治療我吧,反正我現在也無法戰鬥,幫不上什麼忙。再說了,你們也都在這裡。”

“花京院...”

喬瑟夫神色動容,智慧如他當然明白花京院的意思。花京院是要用自己重傷無法戰鬥的身軀,去試探林逸是否真的可信,哪怕代價可能是自己的生命。

“放心吧,我真的冇有惡意。”

林逸自然也聽出了花京院的言下之意,提議道:“這樣吧,我可以先治好你們的同伴。”

說著,林逸便喚出替身,準備對花京院發動能力。

承太郎幾步來到花京院身旁,淩厲目光緊盯著林逸的動作。

在這個距離,如果林逸有什麼多餘的動作,他的白金之星一定能在對方出手前搶先出手。

【因果切斷】

能力發動,三分鐘內看到的一幕幕畫麵像視頻一樣在林逸眼前倒放,然後在綠色法皇被寶石擊中的那一刻暫停。

因果切斷手刀斬下,將這一秒從過去抹除。

綠色法皇受到攻擊的過去不存在,花京院重傷的結果自然被改寫。

花京院吃驚地從喬瑟夫懷裡站起身,嘗試著活動身體,身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彷彿他從頭到尾就冇有受過一點傷,剛纔重傷無法動彈的那一幕就像幻覺一樣。

“完全痊癒了。”花京院感歎道,“就像被切片的魚放進粥裡煮熟後卻又完整躺在砧板上一樣。”

“呀嘞呀嘞。”

看到花京院又恢複生龍活虎的樣子,承太郎扶正帽子,嘴角多出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

“哈哈哈哈,太好了花京院。”喬瑟夫高興地對林逸道謝,“謝謝你年輕人,不過...”

喬瑟夫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我建議你不要打聽我們的事,因為這可能會讓你陷入危險。作為回報,我可以支付你一筆醫藥費,價錢隨你開。”

“我不要錢,我對錢冇有興趣。”林逸搖頭,“比起金錢,我更想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那好吧。”

喬瑟夫見林逸堅持,隻好給他講起喬斯達家族和迪奧上百年的恩怨糾葛。

林逸雖然早就瞭解劇情,但還是擺出一副專心聆聽的模樣。

“原來是這樣,真是跌宕起伏的曆史。”林逸雙手環抱胸前,昂首道,“決定了,我要加入你們,一起去打敗那個叫迪奧的人。”

“納尼?!”喬瑟夫大驚,毫不猶豫拒絕道,“絕對不行!你和這件事毫無乾係,和我們同行隻會給自己帶來危險。”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會自己跟上去的。”

林逸態度堅定:“為了拯救家人,頂著無數殺手的暗殺,去終結家族百年的恩怨,這簡直就是小說裡的劇情。如果不能參與其中,我林逸絕對會抱憾終身的。”

喬瑟夫無奈的歎氣,回頭詢問同伴的意見:“你們怎麼看?”

花京院笑了笑:“我冇有意見,林逸先生的實力很強。”

“我也同意。”阿佈德爾也冇有異議。

承太郎雙手插兜,冇有說話表示默認。

喬瑟夫無奈道:“那好吧,與其讓你自己行動,和我們一起還有個照應。”

【你和喬瑟夫-喬斯達交友成功,“砍一刀”次數加一,拚團卷加一。】

【你和空條承太郎交友......】

【你和花京院典明......】

【你和阿佈德爾......】

“謝謝。”林逸正色道,“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名叫林逸,來自古老的東方大國,替身名因果切斷。之後請多關照。”

隨後,承太郎在阿佈德爾的請求下,幫波魯納雷夫拔出腦中的肉芽。幾人前往喬瑟夫訂好的酒店安頓。

次日,五人來到碼頭,搭乘SPW基金會準備的輪船,遇到早就在碼頭等待的波魯納雷夫。

一番交談後,喬瑟夫同意讓波魯納雷夫加入埃及打DIO隊。

【你和簡-皮埃爾-波魯納雷夫交友成功,“砍一刀”次數加一,拚團卷加一。】

林逸看著麵前即將搭乘的輪船,埃及篇之前的劇情他記的不是很清楚,依稀記得船上有隻猩猩是替身使者,整艘船都是它的替身。

管他呢,到時候把它拉出來歐拉一頓就好了。

林逸現在的心態很放鬆,迪奧的手下裡也就瓦尼拉-艾斯的空間能力可能比較麻煩,其它大多都是些臭魚爛蝦。

原劇情裡,在見到迪奧前,也隻有瓦尼拉-艾斯給星塵遠征軍帶來傷亡,讓觀眾永遠記住了一個嘴硬心軟的占卜師,和一條有著高貴靈魂的野狗。

這一次,不管是花京院,阿佈德爾還是伊奇,他們都會擁有自己的未來,而不是在埃及永遠停留。

林逸握緊拳頭,下定決心,不管是瓦尼拉-艾斯還是迪奧,他都會用這雙拳頭,一拳一拳送他們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