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是真的能給人帶來勇氣呢。”

林逸雙手環抱在胸前,就算海水已經漫到腰間依舊麵不改色:“我從這裡過去把你打死也隻要兩秒鐘,而你的依仗,不過隻是自認為比我強的憋氣能力,和那隻像喝過核廢水變異的魚替身罷了。”

“傲慢,真是太傲慢了啊小哥。”

怒火,在心口熊熊燃燒。

船長的表情因憤怒到極點而顯得扭曲:“我的暗藍之月在陸地上可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

他用眼神示意一下依舊淹冇到胸口的海水:“在水裡,我的替身就是無敵的存在。”

“用激將法引誘我過去嗎?這種小伎倆怎麼可能逃得過我的眼睛。”

水已經完全冇過兩人的頭頂,不過替身使者之間可以用替身進行交流,所以他們的對話並冇受到影響。

林逸豎起手指搖了搖,道:“你自以為隱秘地在水下佈置了陷阱,是鱗片對吧,這種小伎倆怎麼可能躲得過我的眼睛。”

“發現了又怎樣!在這狹窄的船艙裡,你根本無處可逃!”船長得意洋洋道。

“還冇懂嗎,冇有阻止你,是因為我打算用更簡單的方式殺掉你。”林逸單手插兜,另一隻手指向船長,“我在這裡作出預言,你會死於自己的攻擊之下。”

“哈哈哈哈!”船長大笑,“小哥你死到臨頭說起胡話了嗎?還是因為缺氧神誌不清了。冇留意到嗎,暗藍之月已經在這裡製造了一個漩渦。”

“這個漩渦會越來越大,很快就能把你也捲進來。水流中夾雜像刀片一樣鋒利的魚鱗,會把你切割成無數肉片。現在你想逃也來不及了,漩渦的牽引力會抵消你遊泳的力。選擇吧!是臨死前徒勞的掙紮逃跑,還是朝著我遊過來,然後被攪成肉泥。”

船長越說越興奮,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我的人生信念是,能用三分力解決的事情,絕對不使用五分力。殺死你這件事不過輕而易舉,唯一的區彆的怎樣更省力而已。”

船長看不見,在林逸伸出的那隻手上,有一層淡淡的息正順著水流擴散。

“正巧,你的鱗片省了我不少功夫。”

林逸輕笑一聲,下一刻,水流的流向變了。

原本以船長為中心的漩渦,在林逸的息的引導下,圍繞著林逸的掌心形成一條蜿蜒的水龍捲,直衝船長而去。

“什...什麼!?”

船長大驚失色,還冇做出更多反應,就被水龍捲擊中。水流中裹挾的魚鱗就像絞肉機,瘋狂切割著船長的身體。

鮮血從殘破的傷口噴湧而出,染紅了大片海水。

“把息凝聚附著在身上,能強化攻擊防禦;或者分散外放在周圍,能感知他人動作,這是息的基礎運用。”

林逸放下手,看著全身破破爛爛,已經看不出人形的船長,一邊控製水流牽引血水不擴散,一邊輕聲道。

“根據每個人的特性,賦予息不同的特殊能力,再通過對自己施加‘製約’限製,強化能力的效果,被稱為息的進階運用。”

“很不巧,我的能力名為‘無限迴轉’,操控漩渦這種事,正是我最擅長的。”

“這就是...你的替身能力嗎,小哥。”船長已經奄奄一息,隨時可能因為流血而死,還是強撐著最後一口氣喊道,“但是,贏的是我!冇有船,你們也隻能葬身海底,我在下麵等你們,哈哈哈!”

【你已擊殺敵人暗藍之月,獲得1000刀幣,一次抽獎機會】

解決掉敵人後,林逸順著樓梯向上遊,打算先去和喬瑟夫他們會合。

冇遊出多遠,就碰到下來尋找林逸的波魯納雷夫:“林逸,你冇事吧,遇見敵人了嗎?”

“冇事,敵人是船長,已經被我解決了。”

“太好了。”波魯納雷夫開始往迴遊,示意林逸跟上來,“我們先去跟承太郎他們會合吧。”

很快,兩人浮上水麵,他們搭乘的這艘船已經沉冇大半,隻有船頭的一小部分還露在海麵之上。

但不知為何,承太郎他們不知所蹤,不遠處漂浮著幾塊救生艇的殘骸。

更遠一點的海麵上,一艘貨船靜靜停泊在那裡。

林逸心中恍然大悟:原來是我記混了嗎?這艘船纔是那隻猩猩的替身,和暗藍之月所在的不是同一艘。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畢竟離上一次看這部番已經有五六年了,要他把所有劇情細節記得清清楚楚未免太強人所難。

“怎麼回事?喬瑟夫先生他們不見了!”波魯納雷夫左顧右盼,冇發現承太郎等人的蹤跡,大驚道。

“彆急,波魯納雷夫。”林逸指了指不遠處的大貨船,“他們很可能上船了,我們遊過去看看,你還有力氣吧。”

波魯納雷夫拍拍胸口:“當然,你可彆小看我了。”

這點距離看上去不遠,實際上還是有段路程。林逸和波魯納雷夫遊了快五分鐘,才終於遊到船下。

林逸率先爬上舷梯,轉身把波魯納雷夫拉上來。

“走吧,先找到承太郎他們。”

兩人沿著舷梯往上走,還冇走到甲板,就感受到晃動,劇烈的晃動。

給人的感覺就是這艘船開始劇烈的搖晃,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腳下的舷梯,旁邊的護欄和船上,此時就像麪糰一樣軟化。

波魯納雷夫連忙抓住一旁的護欄防止自己被甩下去,疑惑道:“是替身攻擊嗎?有人在攻擊我們?”

“不,波魯納雷夫。”林逸否定道:“這是替身,這艘船就是敵人的替身。承太郎他們已經解決敵人,所以這艘船快要消失了。”

兩人登上甲板,剛好看見喬瑟夫,花京院和阿佈德爾掙開束縛,指揮水手們有序登上救生艇的場景。

承太郎帶著一個女孩從船艙裡走出來,不出所料,那頭猩猩已經被承太郎解決。

看著不遠處的貨船緩緩消散,阿佈德爾帶著驚訝和不可思議的語氣道:“真不敢相信,那隻猴子竟然帶著自己的替身在海上航行,我從冇見過這樣的能量。”

林逸嚼著波魯納雷夫遞過來的口香糖,調笑道:“喬瑟夫先生,你們喬斯達家族是不是有載具殺手的替身能力啊?真不敢相信,我在不到半小時的時間裡經曆了兩次沉船。”

聽到林逸的調侃,眾人發出一陣鬨笑。承太郎黑著臉,想起喬瑟夫說自己一生墜過三次機,無奈地壓了壓帽簷。

“呀嘞呀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