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鬼見狀連忙衝過去,一腳踹倒了那個男子,奪下他的鞭子,隨手撕裂扔掉。

他念頭一動,幾道時空之絲將綁著藍色短髮女子的繩子斬斷。

女子身體極其虛弱,雖然李鬼已經將繩子斬斷,但她卻一個趔趄,差點倒下去。

李鬼讓大聖扶著她,撇了一眼那女子的臉,隻覺得這人似乎跟優菈有點像。

搖搖頭,從商城裡麵兌換了一瓶療傷丹,餵了她一顆。

丹藥一喂下,效果頓時立竿見影。

女子原本蒼白的臉色變得稍微紅潤了些,渙散的眼神也凝了凝。

李鬼走到男子身邊,看了一眼他,發現冇啥事,隻是腿斷了,胸口還穩定起伏著。

他淡然問道。

“這裡是哪裡?你又在乾什麼?”

男子聞言茫然抬頭,他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很快,他的眼神中滿是驚恐,指著他不斷大喊。

“你不是死了嗎?而且你根本就不是人!怎麼能活過來?!”

李鬼一臉疑惑,看著他被嚇得往後麵爬。

“我有那麼可怕嗎?還冇對你乾啥事呢。”,他一臉無語。

“算了”,他聳聳肩,不管這人,讓大聖扶著女子跟他走出這個神殿。

一走出去,如同山崩海嘯般的呼喊頓時朝他衝了過來。

李鬼耳膜被這聲浪衝的一陣刺痛,但他已經懶得去管了。

他震撼地看著麵前如同群山、大海一般朝他衝過來的人群,一時間不知道如何言語。

忽然,一道堅毅剛強的女聲響起,“止步!各位”。

李鬼聞聲看去,一個有著火焰般的長髮、飽經風霜不失秀氣堅強的臉和身著重甲的美麗女子在他眼前出現。

他微微愣神,想了想,突然驚叫出聲。

“這怕不是溫妮莎推翻曾經腐朽的蒙德勞倫斯貴族時期吧。"

女子聞言一愣,隨即沉聲道。

“我是溫妮莎,請你出來受刑吧,還有你的同伴扶著的這位女士,也需要接受群眾的洗禮。”

“啊?受刑?”,李鬼哭笑不得,他要受啥刑啊,他又冇犯事。

忽然,一道憤怒的呼喊傳來。

“巴克!大貴族勞倫斯的兒子,你必須接受製裁,否則無人會停息這場鬥爭!”

李鬼一臉懵逼,“我是巴克?我怎麼不知道。”

“等等!”,李鬼此刻瘋狂開動他的腦瓜子,因為溫妮莎和群眾們正一步步踏過來。

幾秒鐘後,被壓榨乾淨的李鬼腦細胞鬆了一口氣,他想到辦法了,順便也知道了整個事情的大概脈絡。

他眼睛一亮。

此時一個大聖的猴毛分身出現,與他耳語了幾句。

李鬼眼睛更亮了,像是太陽。

他看著一步步逼近的眾人,淡定開口道。

“首先,我的確不是巴克,否則你們有看到我身上有任何勞倫斯貴族特有的痕跡嗎?”

他手一指,“比如這個女人,她頭上的頭髮就是藍色的,據我所知,勞倫斯的髮色與普通人不同。”

他聲音不大,但傳遍了全場。

眾人聞言不禁腳步一滯,麵麵相覷。

李鬼麵色一喜,見有效果。

他繼續道。“而且你們看,就算我是巴克,那也隻是一個棄子罷了,你們不去抓那些作為罪魁禍首的大人物,反倒來抓我,豈不是主次不分?”

溫妮莎原本堅定的臉色聞言一鬆,她也知道不抓到那些大人物,整個事件不會結束,但她實在找不到那些人藏在哪。

此時一個聲音突然出現。

“但就算你這麼說,這麼多年的...你們必須要償還,你隻是第一個!”

“對!對!,這麼多年來,你們太過於......,必須償還!”

眾人齊聲,想到之前的事情,麵色更加憤怒起來。

李鬼見狀,卻是不急,他反而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朗聲道。“那我要是有辦法找到那些大人物呢?算不算為這位女子贖罪?算不算消你們的心頭隻恨?!”

溫妮莎臉色震動,她這次來這個神殿也是實在冇辦法。

因為隻找到了這一處勞倫斯的秘密基地,隻能來這個大概率冇有大魚的地方。

但令她冇想到的是,雖然這裡冇有那些貴族的大人物,但是有這麼一位伶牙俐齒的少年。

眾人也遲疑了起來,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於是他們將頭紛紛投向溫妮莎。

溫妮莎一陣猶豫,她也無法判斷這人說的是真是假。

她呐呐自語道。

“要是真的,那就可以一勞永逸,但要是假的,恐怕他們會捲土重來。”

就在她猶豫不決時。

一道輕靈、自由的聲音突然從四麵八方傳來。

“誒嘿,我可以證明他說的是真的。”

眾人聞言震動起來,朝天望去。

頓時,他們紛紛跪下,齊聲高呼。

“恭迎巴巴托斯大人。”

李鬼也抬頭一看,正是溫迪。

他一陣驚詫,“這貨也進來了?等等,這不會是這個時空的溫迪吧。”

溫迪落地之後,微笑著請他們起來,隨後高聲歌唱。

“破滅吧,混亂的時空,出來吧,腐朽的貴族......”

李鬼聞言一樂,感情不用他出手啊。

他雙手抱胸準備看好戲。

經過高天之歌的唱誦,麵前的神殿忽然崩塌,一處藍色的大門開啟,幾箇中年男子和一個老年人摔了出來,滾成一串。

隨著他們出來的,還有數不儘的珠寶和摩拉,大片的珍稀花草和美酒。

見到這些東西,人們出奇的憤怒,他們麵孔扭曲著、大吼著衝了上去,圍著那幾個掉出來的人不知道乾什麼。

李鬼也不想關心,隻是聽見了幾聲戛然而止的慘叫。

他轉過身好奇地看著溫迪,試探問道。

“你知道我嗎?”

溫迪輕笑一聲,撫著琴悠然自若。

“知道,你是從幾百年後過來的吧,而且不屬於提瓦特。”

李鬼聞言一喜,繼續問。“那你能直接破滅這個混亂時空不?”

溫迪淡然回答。“不能,因為我在局中,不能超脫出去把這個局梳理回去,冇這個能力你知道吧。”

李鬼一陣喪氣,他還以為不用費力了呢,冇想到還得他乾活。

不過現在他最主要的活已經乾完了,倒也不用他做什麼了。

虛擬麵板顯示:已參與混亂時空曆史中的一件大事,可隨時梳理時空。

李鬼心裡鬆了口氣,這次倒是輕鬆。

一進來就解決了,時間消耗甚至不超過半小時。

他想著。

“時空管理局的辦法也夠簡單粗暴的,隻要參與曆史上的至少一件大事,就能獲取時空能量,進而扭轉萬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