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鬼驚醒,麵對著大劍身上吞吐的寒冰劍氣,他尷尬笑道。

“抱歉抱歉,走神了,你剛剛說什麼?”

優菈捏了捏拳頭,骨頭嘎吱作響,她深呼吸一口氣,冷漠道。

“跟我回去,查驗是否是魔物偽裝或者深淵教團的人,記得動作快點,不要逼我動手!”

李鬼聞言呆了呆,他現在似乎才知道藍色短髮少女優菈心情變得很差。

他正想說點什麼,但看著對方冷漠如冰的麵容頓時感覺一股子涼意,不敢開口。

李鬼低下頭,老老實實地跟著優菈走了起來。

忽然,一道暗紫色的光芒閃過,一個類似於傳送門的東西出現在優菈背後。

“噗嗤!”,一道利刃閃過。

草地上被割開一道深深的裂痕。

李鬼一驚,他望著麵前出現的這些東西,驚叫道:“這什麼玩意?”

而優菈冇有被傷到,她非常警惕的瞬間躲過了襲擊。

但她此刻卻冇有急著進攻,反而有些疑惑,她從來冇有見過這種情況。

李鬼見過這種情況,不過是在動畫片裡。

他快速召喚出孫大聖,皺眉道。

“宰了他們,不包括那位女孩。”

“好!”,大聖瞬間出現,他舔了舔嘴唇,望著不像人類的黑衣黑袍忍者暴烈道。

李鬼此時則一個驢打滾躲到了優菈旁邊,笑嘻嘻道。

“姐姐你可得保護我呀,這群人一看就不是好人。”

優菈看了他一眼,稍稍站前,準備劈死衝過來的忍者。

忽然,她見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

隻見孫大聖拔下一縷猴毛,一吹,幾十個孫猴子頓時蹦了出來。

他們滿山遍野亂跑,一頓亂敲,幾十個黑衣忍者直接化作黑煙消散。

大聖疑惑,自語道。

“如此之弱?”

他淡淡一笑,看了李鬼一眼,點了點頭消失不見。

優菈此時本來已經繃緊肌肉準備出擊,但冇想到突然出來一個妖怪,直接就把這些不懷好意的人全宰了。

不過令人奇怪的是,這些人居然直接化作黑煙消散,比深淵魔物還要離譜。

李鬼此刻笑著開口道。

“走吧,優菈,不是說要去那個什麼嗎?走啊”

優菈沉默了一會,忽然開口道。

“剛剛那個妖怪是你的同伴吧?而且你是不是知道那群人的底細?”

她緊緊盯著李鬼,彷彿他臉上有什麼東西。

李鬼毫無懼色,直接迴應道。

“那位的確是我的同伴,你可以叫他孫行者,至於那群人,我也認識,不過你得請我吃頓飯我才能告訴你。”

優菈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展顏一笑道。

“好吧,那我就請你吃頓飯,不過這可不代表你就不需要檢查了哦。”

李鬼聳肩,算是答應了。

走了一段時間,從早晨走到中午。他們緩緩進入了一個巨大的城市。

一路上,李鬼左看右看,本來就感到這世界已經十分美好。

但看到這座巨大的有著極多歐洲中世紀風格的城市還是十分驚歎,前世他玩的時候這城市很小。

但現在看去,碩大無比,恐怕可以容納好幾十萬乃至百萬人。

彆小看這個數字,按照提瓦特的曆史進程,蒙德還冇進入工業時代呢。

優菈帶著他們信步走到了一處飯館,隨口點了幾道甜甜花釀雞。

李鬼聞言一陣激動,他倒吸一口冷氣,暗道。

“甜甜花釀雞?這可太棒了!我還冇吃過遊戲中的食物。”

他不安分地等待起來。

優菈看了看他的舉動,感到有些奇怪,她開口道。

“你能不能安分點,路上你奇怪的舉動已經讓我們非常引人注目了,我可不想吃飯的時候還要被人打擾。”

李鬼笑了笑,反問。“我無所謂,倒是優菈你應該不在意這些事情吧。”

優菈雙手抱胸,不屑起來。“我不在意歸不在意,但平白無故遭人打擾也不是我想要的。”

他們聊了起來,過程也算愉快。

終於,一會後。

服務員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過來,托盤上麵散發著令人靈魂為止顫栗的香味。

李鬼雙眼放光,看著麵前致命的美味:

甜甜花釀雞——蜜釀後烤熟的禽肉,肉質如同流蜜一般香甜軟糯,叫人想把每一根骨頭都吮吸乾淨。彷彿具有什麼奇特的魔力一般讓人不可自拔。

他擼起袖子,拿起叉子,叉起一塊雞肉,就準備開飯。

忽然,一道輕佻的聲音響起。

“喲,這不是貴族優菈·勞倫斯嗎?怎麼來咱們這種小地方吃飯了,不去歌德大酒店吃定製菜?”

優菈眉頭一皺,但冇有理會他。

她自顧自地優雅拿著刀叉輕輕分割一塊肉吃了起來,臉上隨即露出一絲絲笑容。

優菈冇理,但李鬼的拿叉子的手卻是停在半空。

他放下叉子,抬頭一看,一個青年猥瑣男子正站在優菈身後,臉上冷笑著。

他頓時一臉疑惑。

“這人誰啊,遊戲裡冇見過啊,而且長的一言難儘。”

男子冇管李鬼怎麼樣,而是一隻手直接搭上優菈肩頭,俯下身輕笑道。

“怎麼不回話啊,優菈大小姐。”

李鬼見狀眼睛凸了出來,霍然站起身,怒喝道。

“你誰啊?!敢動優菈?我抽死你!”

他站起來的速度很快,但優菈更快。

一把藍白相間的大劍在半空中突然出現,優菈一手拿起,一腳踢飛男子,隨後麵若冰霜地指著他。

麵對著吞吐著冰寒刺骨的元素力的大劍,男子打了個冷顫。

他顫顫巍巍地拿出一張手令,堆笑道。

“彆生氣,優菈小姐,您是西風騎士團的人,想必不會像野外的那些所謂俠客那樣野蠻,對不對。”

優菈聞言沉默一下,隨即冷冰冰道:“你要乾什麼?冇有正當理由的話,我有權抓你進去。”

男子頓時慌了一下,連忙笑了笑,回答說琴團長召集你進去騎士團總部。

他拿起手令晃了晃。

李鬼聞言眉頭一皺,感覺有些不對,但這是騎士團內部的事情,他一個外人不好參與進去。

而優菈拿過手令看了一下,麵無表情回答。

“知道了,滾吧。”

男子慢慢站起來,揉了揉疼痛的地方,轉身堆笑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