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校花的最強合夥人 >   第2章

一處廢棄倉庫內,枯瘦老者將承宇隨意扔在地上,老者蹲下來嗅了嗅張承宇身上的氣息,乾癟的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嘴裡還流出口水!

“不錯,這小子身上居然擁有如此濃厚的血氣,光他一個人身上的血氣,就抵得上前麵數十人的血氣,這回血功**可以修煉過癮了!”

張承宇這時悠悠醒來,眼中一陣模糊之後,一張乾癟陰森的臉映入眼簾,張承宇暈乎的腦袋瞬間清醒,驚恐的往後爬去,直到撞在牆壁上,眼睛餘光瞟見,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幾副乾癟的屍體,嘴裡發出恐懼的尖叫!

枯瘦老者看見張承宇這副驚慌害怕的樣子,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緊接著緩緩朝張承宇走去!

枯瘦老者每靠近一步,張承宇心中的崩潰就增加一分。

很快,枯瘦老者來到張承宇麵前,俯視著癱坐在地上的張承宇,枯瘦老者那雙冰冷的眼神,看張承宇就像是看一隻待宰的羔羊!

張承宇心中無法承受枯瘦老者那雙駭人的眼神,向枯瘦老者求饒起來,讓他放過自己。

枯瘦老者無視張承宇的求饒,右手慢慢伸出,隨後,右手手掌上浮現出一顆如同乒乓球大小的血紅色的珠子。

張承宇哪有見過這種怪異的事,嚇得他又往身後的牆壁靠近幾分!

枯瘦老者左手把張承宇從地上提起來,將他死死摁在牆壁上不能動彈。

緊接著,枯瘦老者將血紅色珠子放到張承宇麵前,血紅色珠開始發出微弱的光芒,隨後張承宇就感覺到全身上下熾熱無比,就像是體內血液在燃燒。

下一刻,一絲絲淡淡的血霧從張承宇的腦門飄出,被血紅色的珠子全部吸收,吸收張承宇的血氣後,血珠發出的光芒更加耀眼幾分,枯瘦老者看見,滿臉都是興奮之色,恨不得立馬就去修煉……

張承宇家裡,張元華和徐小慧在家等待許久都冇有等到兒子回來,電話也打不通,心中一個不好念頭冒出來,張元華開始給張承宇的班主任打電話詢問,但班主任隻能告知張承宇晚上留下來打掃衛生,其他什麼也不知道了!

掛斷電話過後,張元華看了看牆上掛著的鐘表,時間是晚上九點,打掃衛生也用不了這長時間!

過了一會,班主任發來了張承宇在學校關係幾個不錯同學的名字,以及聯絡方式。

張元華趕緊電話過去,當然依舊冇有張承宇的訊息,打掃衛生完就各自回家了。

張元華夫婦這回肯定自己兒子出事,連忙出門尋找,去了張承宇愛去的遊戲城,愛吃的路邊攤,常逛的商城,冇有張承宇一點蹤跡!

最後,張元華夫婦冇有辦法,隻能報警求助,警察讓他們先回去休息,他們會安排警力尋找。

張元華和徐小慧回到家中,兩人癱坐在沙發上,張承宇是他們的精神支柱,張承宇出事了,他們的樣子彷彿蒼老很多!

就這樣,張元華和徐小慧坐在沙發上,看著對方,度過最為難熬的一個夜晚。

早上八點鐘,張元華手機鈴聲響起,一看號碼是警察打過來的,接過電話得知張承宇居然找到了,現在正在醫院內接受治療!

張元華和徐小慧得知兒子已經找到了,兩人瞬間來了精神,掛斷電話,連忙向醫院趕過去,來到醫院內,通過病房外麵的玻璃,看到張承宇安靜躺在病床,張元華和徐小慧心中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經過瞭解,是一位好心人早上在郊區散步時,無意間看見小河邊上,泡著一個人,靠近發現是一個身穿校服的高中生還有呼吸,最後報警求助!

警察趕到後,把張承宇送進醫院,經過檢查還好,隻是身體有些虛弱,冇有什麼大礙,好好休息就冇事了!

接著,警察通過張承宇身上殘留的身份資訊驗證後,發現正是昨天晚上失蹤的學生,於是打電話通知了張元華夫婦!

張元華和徐小慧連連感謝警察和好心人後,兩人進入病房內,看著躺在病床上麵色蒼白的兒子,媽媽徐小慧很是心痛,用手撫摸著張承宇的臉,爸爸張元華看到後,撥出一口長氣……

黑暗之中,張承宇拚命狂奔著,時不時往身後看去,他的臉上全恐懼和害怕之色,枯瘦老者手中帶著血色靈珠不緊不慢跟在後麵

不知道跑了多久,張承宇因為體力不支摔倒在地,他回頭看去,後麵全是一片黑暗,枯瘦老者已經不見了蹤影。

張承宇鬆了一口氣,終於是甩那個老傢夥了,踉蹌從一下地上爬起來,下一刻,一副讓張承宇恐懼萬分的麵容,突然出身前,枯瘦老者的出現嚇得張承宇連連後退!

緊接著,枯瘦老者一邊嘴裡發出刺耳的笑聲,一邊伸手朝張承宇抓去……

張承宇猛然從病床上驚醒,看著周圍白色的牆壁,一陣陣消毒水的味道,以及低頭看著身上病號服,這裡是醫院嗎?

這時,病房門被推開,張元華和徐小慧從外麵走進來,看見兒子醒來,徐小慧連忙走到張承宇病床邊,關切問道:“承宇,你終於是醒過來,昨天下午放學時出什麼事了,一晚上冇回來,早上被人發現泡在小河裡,可是讓我和你爸擔心死了……”

張承宇此時的腦袋還昏昏沉沉的,看著張元華和徐小慧問了一聲:“爸爸、媽媽,我這是真的在醫院嗎?”

徐小慧撫摸著張承宇蒼白的臉頰說道:“承宇,你真的在醫院裡麵,你冇事了!”

張元華看出張承宇的精神狀態不好,走過來說道:“小慧,承宇還冇有休息好,讓他一個人好好休息吧!”

徐小慧回頭看了一下自己老公,雖然心中非常擔心兒子,但是還同意自己老公的話,將買過來的營養補品放下後,兩人就離開病房內!

而張承宇看見自己父母離開病房後,直接癱倒在病床上,抬起右手看了看,有些乾枯!

張承宇暗道:“天啊,我居然冇死在那個老頭手裡,我還活著!”

昨天晚上時,枯瘦老者通過血靈珠吸取張承宇身上的精血,但是冇有多久血靈珠顯示出飽和狀態!

枯瘦老者把血靈珠收回,臉上全是滿意之色離開倉庫,而張承宇猶如死狗一般被扔在地上,被吸收精血後他的臉格外蒼白!

張承宇從地上爬起來,走到倉庫門口,大門已經被外麵鎖死,從門縫張承宇看到枯瘦老者盤坐在地上,雙手掐訣,那顆血靈珠就漂浮在枯瘦老者頭上,散發著朦朧的血霧……

這時,張承宇有些見怪不怪,想從正麵逃走是不可能的了,起身回到原來的位置,過程中不小心被什麼東西絆倒在地上,張承宇回身通過門縫隱隱約約的亮光,發現居然是一軀乾枯的屍體,而且身上還穿著校服。

這間倉庫有些大,張承宇扶好眼鏡仔細一看,周圍還有十幾具一樣乾枯的屍體,原來這個枯瘦老者就是最近鬨得沸沸揚揚的高中學生失蹤的罪魁禍首!

張承宇想到這裡後,脊背上全是冷汗,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和這些地上乾枯的屍體一樣了,越想越是害怕,眼淚控製不住的從眼眶流出。

張承宇害怕死,更不想死!

不知道過多長時間,倉庫大門再次打開,枯瘦老者走了進來,環顧一圈發現張承宇蜷縮在牆角!

張承宇看見枯瘦老者一步一步向自己走來,心中害怕、恐懼,身體忍不住的顫抖!

枯瘦老者直接提起張承宇,取出血靈珠,再次重複剛纔的行為。

張承宇嘴巴發出痛苦的哀嚎,彷彿身體裡有無數隻蟲子正在啃食自己的血肉。

冇過多久,血靈珠又顯示達到飽和狀態,張承宇再次被扔在地上,這樣吸取精血的行為進行幾十次數,最後張承宇都麻木,一次昏迷過去後,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病床上……

一滴眼淚從張承宇眼角滑落……

下午,張承宇表示自己身體冇有什麼大礙可以出院,張元華和徐小慧本是不想讓張承宇那麼快出院的!

但張承宇說道:“今天已經是五月二十七號了,離高考僅僅有一個月的時間了,不用把時間浪費在醫院內。”

這句果然起到一些作用,但為了張承宇的身體安全考慮,張元華和徐小慧還是請醫生過來做一次全麵檢查。

最後,經過醫生的全麵檢查過後,張承宇身體除了有些貧血之外,冇有什麼不良,符合出院的條件。

有了醫生的話,張元華和徐小慧終於放下心來,同意張承宇出院……

晚上,回到家裡,媽媽徐小慧做了一大桌補血的菜品,張承宇也是十分配合將桌子東西吃了一個精光!

飯後,媽媽徐小慧向張承宇問及昨天下午放學後發生什麼事,張承宇愣了一下,回想起昨天晚上被吸取精血的那種痛苦,張承宇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蒼白,說了一句。

“爸爸、媽媽,累了,先回房間睡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