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夢辰安 >   第2章

南唐重光三年,應天府含涼殿內。當今南唐皇主李煜一身龍袍正坐在桌案前皺眉,一隻玉手從後撫在了李煜的眉心處,青蔥玉指一邊輕按一邊沉吟道。

“陛下傳召讓我來晗涼殿消暑,我看啊,你這暑是冇消掉一點,更上火了”

李煜放下手中的奏摺,雙手握住眼前的柔荑。緩緩的扭過頭目光溫柔的望向身後佳人。隻見身後站著一位頭戴鳳冠的女子,正淺笑低眸看著自己,一雙丹鳳眼裡寫滿了濃濃愛意,這個人正是南唐司徒周宗的長女,當朝皇後周娥皇。

“仲寓車隊已經過江了,月餘能到燕京,真是苦了孩子了”

聽到這句,周後玉指停了下來,螓首緩緩低垂,絳唇微嚅。彷彿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

原來周後與李煜共生兩子。長子李仲寓,半個月前才過及冠,便受到大周皇帝的邀請,送往燕京伴讀去了,說是伴讀不如說是去當質子。而二兒子李仲宣,現在還是四歲孩童,好在天資聰穎智慧過人。

李煜看周後欲言又止的模樣,便知道周後想大兒子了,隻怪自己失言不該提這檔子事的。連忙開口

“送去伴讀三年則矣,到時候便回來了,這幾年時間送於燕京的朝奉我翻倍給他,定然能保得寓兒平安的,再者說我南唐兵多將廣,又是糧儲之。。。都。。唉~”

話還冇說完,周後便緩緩抬起了頭,看著周後泫然欲泣的麵容,李煜已張不開嘴了,隻留下一句歎息結尾。

“母後,母後,我又做那夢了”

就在這時一聲稚童的嬌喊打破了沉寂的氣氛,聲音由遠及近傳來,並伴隨著東宮掌事楊公公的公鴨嗓

“哎呦,殿下您慢點,瞧著台階啊,您嘞~”

周後一聽是小兒子李仲宣來了,連忙擦拭眼角的淚漬,重拾心情。

啪~殿門被撞開。一個身穿白錦的稚童快步跑了進來。

“參見父皇”

李煜看著自己這個小兒子,搖了搖頭,笑問到“宣兒,跑這麼急做甚?”

小仲宣也不答話,徑直撲向周後懷裡。“母後,我今天又做那個夢了!”說著抬起了頭,看著自己的母親彷彿在哭訴委屈。

“哦?宣兒夢到什麼了?”

“夢中哥哥拿走了我的玉佩!”說著站了起來伸長脖子,想讓母親看到自己的玉佩真的不見了。

周後聽到小兒子這句話後,心中一驚,這孩子自從三歲起便時不時的做奇幻之夢,這幾天更是頻繁。莫非真有什麼妖怪作祟。不過心中如是想口中卻不這樣說

“宣兒夢境切不可當真,回到東宮好好尋找一下。”

“知道了母後,可是昨天晚上的那個夢,好真實哦!!”

“宣兒乖,回東宮洗一下臉上的墨漬,然後把衣服換了,堂堂東宮皇子,像個小乞丐成何體統”

小仲宣點了點頭,對著李煜恭敬一揖,“父王孩兒告退。”

說著走出了殿門,此時楊公公和隨行的太監都站在殿門兩側,一見小主子出來了,連忙湊了過來。

“殿下您可害慘老奴了,老奴這半口氣差點冇提上來。”

楊公公的公鴨嗓很合時宜的響起。

“知道啦知道啦,這不還好好的嘛。”

就在這時殿內傳來了周後的聲音:“楊公公,你進殿來,本宮有事問你。”

楊公公聽後,連忙一邊整理官服一邊快步上殿,走至殿前便唱喏

“參見陛下,皇後孃娘”

接著作勢欲跪,不過腿還冇彎下去,店內便傳出了李煜的聲音

“免禮,進來吧”

“謝陛下”說著便進了含涼殿,走至殿中央站立不動,眼觀鼻鼻觀心。

因為是東宮之事,所以李煜也冇心過問,便坐回案前繼續看奏摺去了。

“楊公公,宣兒這孩子,孩童心性,脾氣還倔,公公統領東宮事宜費心了。”這時周後端莊典雅的聲音傳了過來,隻聽聲音便有沁人心肺之效。

“娘娘您可折煞老奴了,殿下從小聰慧過人,且有天人之姿,能陪伴其左右亦是老奴的福分,當年太子殿下也是我一手帶大的,他小的時候可比小殿下現在淘氣多了。”

楊公公講到後邊,兩眼也是泛起了懷唸的神色,聲音提高了幾分。

周後聽到自己的長子,也是麵露思念,不過口中話鋒一轉

“楊公公有心了,隻是剛纔我聽宣兒說她最近常做奇夢,本宮聽後亦是有些心緒不寧,不知公公怎麼看?”

楊公公神色不動,沉吟半刻便回道

“這個老奴也聽殿下講過,不過老奴歲數大了,殿下的話聽不太懂,您也知道老奴平時就愛養些貓狗,與宮牆外的世界已經隔了一個甲子嘍”

“楊公公慈悲心腸,收留接濟宮中野貓孤犬,宮內自是人儘皆知。”

“歲數大了,還是覺得這收養的畜牲比人忠誠,哈哈~”

說完看周後冇有搭話,便又接道

“娘娘若是心緒不寧,不若去城中古寺上柱香,心緒也可安寧些。”

其實剛纔聽幼子聊奇夢時周後心中便有這個念頭,不過幼子在旁不願提起,此刻既然楊公公提起來了便說道

“哦?本宮正有此意,不知這雞鳴寺如何,我聽宮中卑女常言此廟香火靈驗”

雞鳴寺是金陵第一名寺,且成名已久。金陵百姓大多到此求佛問卦,所以此寺才能傳入周後耳中。

楊公公聽到雞鳴寺三字一愣,沉吟半刻後言道

“雞鳴寺自是不錯,不過老奴曾聽聞城中另有一處千年古刹,香火雖不旺盛,但是卻靈性十足,與雞鳴寺相比勝在清淨”

周後本就是喜靜之人,再加上雞鳴寺人多魚龍混雜,確實不是合適的選擇,聽了楊公公的話便問道

“哦?不知是哪座寺院呢?”

“城北棲霞寺”

金陵高淳街,是整個金陵最繁華的街道之一,俗話說白天的高淳街晚上的秦淮河,可見其有多麼興旺。

而時熱鬨的高淳街上有一道身影與整條街的繁華格格不入,一個蓑衣老叟揹著個蒙著麻布的竹框走在青石板上,正響午時的陽光刺入整個街角,老叟落寞的影子映在地上彳亍著,直到來到了一坐寺廟前老叟才停下了腳步。

“就是這裡嗎?師傅也不給個提示就會打啞迷”

空靈的少女音從老叟的口中傳出,與他此時的麵容極度不協調。說著從懷裡拿出一條錦帛,細細看了一遍。

“冇錯就是這了”

空靈悅耳的聲音再次響起,聽起來彷彿隻有十五六歲,稚氣未脫。

說罷小心翼翼的將錦帛疊好,塞進了懷裡並拍了拍彷彿至寶一般妥善安放。然後抬頭看了眼寺廟的匾額。

“棲霞寺,名字不錯”

說罷便徑直向門內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