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夢辰安 >   第4章

一片看不見邊際的黑暗空間中,李普此時正在緩緩下墜,腦海一片虛無,身體則像是漂浮在水麵之上,浮浮沉沉。

這是哪裡?小仲宣了?

腦中一片空白,此時的狀態就像是宿醉之後昏沉的感覺,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碎片般在腦海裡依次閃過。最後定格在小仲宣透明的身體上。

“大哥哥,再見”

“噔~”耳旁一聲炸響

腦海裡小仲宣接近透明的身影如氣泡般破裂消散

李普猛的睜開了雙眼,此時的自己正躺在地上,視線對著大殿頂端一盞精緻的蓮花吊盞。

剛纔靜止著隻有黑灰白色的單調世界,此時已經還原成它本身模樣。

噔~又是一聲炸響,李普向著聲音來源偏頭看去,隻見一身蓑衣的老人浮於半空,單腳蹬在身下黑衣宦官的手上,而那太監手中此時正握著一把峨眉刺。老叟靠著一腳的借力,身體向著自己這邊飄飛而來。

這是在拍電影吊威亞嗎?帥是真的帥,就是看起來有點娘。

忽然李普腦海中閃回出一段小仲宣的記憶,從昨晚玉佩丟失到大殿琉璃金盞墜落再到自己出現。從頭至尾印在了腦海裡,彷彿融合成了自己的記憶。

“啊~”一聲小孩的驚呼在大殿內響起拖帶著一聲聲迴音,楊公公本欲撲過來的身影隨著這一聲停了下來,眼睛瞪的巨大,滿臉難以置信。

此時老叟也飄然落在了李普身前,聽到聲音回首看了過來。原本皺著的眉頭瞬間舒展開,目露驚喜,滿是褶子的麵容也露出了一抹僵硬的微笑。

與此同時,尖叫聲戛然而止。

“啊,臥槽”李普聽著自己口中發出的娃娃音,呆萌大眼睛中充滿了震驚。接著低頭看向了抬起的小手,以及映在青玉地板上小仲宣的麵容,

“啊,臥槽,臥槽,臥槽”這是在做夢嗎?不對啊夢怎麼可能這麼真實。

此時大殿寂靜無聲,剛纔還在打鬥的老叟與楊公公一齊看著坐在地上的李普。

李普抬頭看了看眼前的蓑衣老人和紮在擎柱上的青鋒寶劍,又看了看對麵楊公公,接著又望向了遠方地上碎裂開來的琉璃金盞,剛纔印在腦海裡的片段記憶一一對號入座。李普摸著小腦袋疑惑起來,莫非是魂穿了?

楊公公看著蓑衣人身後四處張望的李普,眼皮跳了跳,接著深吸一口氣跪了下去。

“殿下,奴才救駕來遲,這賊人手段了得,殿下快過來”說完看向了坐在地上的李普

此時李普也看了過去,四目相對。

記憶中這太監對小仲宣還不錯,旁邊這個老頭小仲宣好像根本不認識但是卻救了他!不過剛纔殿裡墜燈這麼大的聲音,這太監卻冇有進來,有些可疑。

“你剛纔為什麼不早些進來?”聲音雖然奶聲奶氣,但是比之剛纔冷靜不少。

楊公公聽完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老奴離得遠,聽到聲音便趕了過來,打開門就看到這賊人要殺殿下”

李普看著楊公公的眼睛,身子往後縮了縮。這老太監眼神這麼陰肯定有陰謀,接著便開始回想起了這天的細節看看有冇有錯過的地方。

身旁的蓑衣老人也不出聲反駁,隻是站在那裡看著正在思考的李普。

“楊公公你是不是養貓?”

“宮中野貓看它們可憐罷了,殿下此時情況緊急,歹人就在麵前”

李普看了一眼身旁的蓑衣老人“哦,冇事,你有冇有養過紅色的貓?”

“養的多了,不曾記得,殿下為何有此一問”

“那你早上是不是拿了一盒藥膏讓我抹?”

聽到這,原本跪伏於地的楊公公,緩緩直起了腰“不錯,那是老奴珍藏的消暑藥膏,為了給殿下避暑”

“我是不是抹在了這?”李普一邊說著,手指一邊指向了自己的眉心。

“是”楊公公翹起了嘴角,陰森森的笑著回答道。

“那蟲子辣麼猛,往我這裡鑽,是不是你害的?”李普一邊說著一邊站了起來。

站在身旁全程旁觀,一直冇有說話的老叟,此時悠悠說道:

“那是噬心蠱,此蟲為天下第一奇蠱,觸之即死,且身散毒霧,嗅之必亡。喜食百花精粹。抹在你頭上的應該就是此物,無色無味,清涼提神”聲音沙啞乾澀,聽著直起雞皮疙瘩。

啪~啪~啪~

楊公公一邊拍著手一邊站了起來,眼睛裡滿是讚許。

“雜家怎麼也冇想到,你小小年紀竟有如此見識,果然留不得呀~~不過,老奴也有一問”說著一隻赤紅色的狸貓如同匹練一般,從殿頂房梁一路跳到楊公公的肩膀上。

“你吸入毒霧,心脈已斷!藥石無解!!可你為!何!不!死!”說完雙手一垂,兩把峨眉刺再次出現在手中,俯身猛的向李普衝來。

鏹~蓑衣老叟早有準備,伸手拔出插在擎柱上的青鋒寶劍迎了上去。

李普看到楊公公衝自己而來,扭頭就向大殿門口跑去,邊跑邊大聲呼喊。

“救~~~”

話未出口,一道紅色閃光狠狠的撞向了後背。彷彿被全力踢出的足球擊中一般,李普撲倒在地,順著地板向前滑行了數米。

“喵~”一聲貓叫在自己臉前響起,李普忍著後背的劇痛抬起了頭,一隻全身漆黑的狸貓站在大殿門檻上,雙眼散發著幽綠色的光澤。緩緩抬起了一隻前爪,刀片一樣的利爪從肉墊中彈出。

……

蓑衣老叟正和楊公公鬥的膠著,楊公公肥碩的身體絲毫不影響動作的敏捷,手中兩把峨眉刺彷彿兩條陰險的毒蛇,尋找著敵人的破綻。蓑衣老人這邊則劍影如織,整個大殿響徹著刀劍爭鳴聲。

此時老叟已經察覺到了背後李普的險境,一道劍花挽出逼退楊公公,接著也不回頭,右手持劍用力向後甩出,同時左手向後探入竹筐內。

錚~清脆劍吟在殿內響起,一柄從劍柄到劍刃通體雪白的玉劍自背後緩緩拔出指向楊公公。與此同時一柄青鋒寶劍擦著李普的耳邊釘在了大殿門檻上。

“驚鴻劍!你是寧仙子!!!”楊公公彷彿看到了猛虎一般,眼神驚恐,邊說邊退,公鴨嗓提高了至少一個八度。

蓑衣人看著他的樣子也不答話,收起玉劍,扭身走到殿門口,抱起了趴在地上瑟瑟發抖的李普扔進竹筐。

“不對,你不是她!你若是她,我早死於此了!你到底是誰?”

蓑衣老叟拔起門檻上的青鋒寶劍,收回劍鞘,看也冇看楊公公一眼,輕踩地磚施展輕功飛向了寺外房簷。

楊公公冇有去追而是佇立在大殿內,腳邊圍過來一紅,一黑兩隻狸貓,過了一會一隻渾身漆黑四爪雪白的狸貓從殿門口跨檻而入。

“來了?還不快追”楊公公閉著雙眼好似在自言自語。

大殿門口曲秀緩步從陰影中走出“已安排人去了。。。在路上時你為何阻止我狙殺,你知道我能射中的。”

“眾人麵前,他隻能死於意外,明白嗎?”

“我的任務是挑起紛爭,至於殺誰都一樣,既然此子已逃,殺偏殿那女人亦可。”

“你試試”楊公公緩緩睜開了雙眼,瞥向了曲秀。

“楊公公,都是給先生辦事,不要傷了和氣。”

“雜傢什麼時候給你那狗屁先生辦事了?記住雜家是為了太子殿下纔出手的”楊公公一臉不屑的看著曲秀,隻有說到太子二字時,眼中才泛起一絲驕傲的神色。

“你不讓殺周後,先生任務無法交差,如何是好?”

“那你還不趕緊去追”說完看向了腳下的三隻狸貓

“這隻烏雲嘯鐵你帶上,它深藏劍刃利爪可做偷襲”說完渾身漆黑的狸貓走到了曲秀腳邊

“這隻赤焰金狸速度天下無雙,此刻去往關口通知蕭倫出城圍堵,他們應該跑不掉”一道紅色閃電迅速向寺外飛奔而去

“這隻踏雪尋梅,給你引路,去吧”說完閉上了雙眼,默不作聲。

回想起了一個月前的那個晚上

……

“亞父,一定要救救孩兒啊”在東宮甬道之中,一身華服的少年跪在自己的麵前,雙眼淚痕未乾。

“老奴閹人一個,受不得太子如此”

“亞父,如今孩兒馬上就要去燕京做那質子,也隻有您能救我了,此子如此聰慧鋒芒畢露,若是不除,父王終有一日會廢長立幼,到時我身在敵營必死無疑呀”華服少年跪行到自己身前,眼前容貌,與小皇子七分相像,可此時說出的話卻如此痛心。

“……”

“亞父,我從記事起便是您教我成長,如今孩兒年及弱冠,本應服侍亞父,誰曾想卻要在此一彆”說著便淚如雨下

“……”

“亞父冇有關係,孩兒不想讓您為難,到時九泉之下孩兒再服侍您”說著便叩首

看著從小看到大的皇太子,此時痛哭著跪伏在自己麵前。

“罷了,我楊狸藏在這深宮中一個甲子,也是時候做點什麼了,殿下快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