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殺到底 >   第1章

一個富麗堂皇的大廳內,燈火輝煌,本應是載歌載舞的景象。

可是如今卻屍體躺滿了地麵,血液彙成了河。

一個年僅十五六歲的少年被一群黑衣人圍在中間,滿身鮮血。

但他眼裡冇有任何恐懼,反而死死的盯著黑衣人,好像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就在剛剛一個時辰前,眼前這群黑衣人突然出現,見人就殺,他府裡的家人仆從無一倖免。

甚至還當著他的麵玷汙了他的親妹妹,可憐的妹妹接受不了這個打擊,當場就咬斷了舌頭,自儘身亡。

然而就這樣他們還是不放過他的妹妹,將屍體剁成了肉醬才肯罷休。

“哈哈,來人,上十斤人糞!”這時大廳中央太師椅上的一名黑衣人大笑道。

聲音渾厚無比,一聽就是內功深厚之人,圍著少年的十幾名黑衣人也跟著他瘋狂大笑起來。

“是。”其中一人應了一聲便匆匆離去,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便提著一個馬桶走了進來。

頓時一股屎臭味席捲全場,在場的黑衣人紛紛捂住了鼻子,不過眼睛裡卻都是興奮得神色。

“你今天不是很牛逼嗎,仗著有點修為,竟敢打傷我家小少爺,也不看看我家少爺的哥哥是誰?那可是蛤蟆門內門弟子,是你這種小角色惹得起的?”太師椅上的黑衣人聲音充滿了嘲諷。

“原來你們是王家之人,就因為這種小事就要殺我全家?”少年咆哮起來。

“小事?我家老爺可說了,小少爺的靈根比大少爺的還要長,將來可是要成為蛤蟆門核心弟子的天才,你動他一根汗毛,就要滅你滿門。”

“畜牲。”少年咆哮。

“哈哈,抓緊罵吧,待會你就罵不出來了。”為首黑衣人不但不生氣,反而嘎嘎直笑起來。

他對下麵的手下示意了一個眼神,手下心領神會,當即圍了上去。

少年雖然實力比他們還要強上一絲,但好漢架不住人多,不到幾個呼吸就被打斷了四肢,再也動彈不得,隻能發出陣陣無能的咆哮聲。

“我家老爺吩咐了,不會讓你死得這麼痛快的,他要把你做成人斃,每日給你喂十斤長滿蛆蟲的人糞,讓你活到九十九。”為首的黑衣人越說越興奮。

手下們也跟著哈哈怪笑起來,好像已經看到了陳詩史的下場。

“我不會讓你稱心如意的。”少年伸出舌頭張嘴咬去。

“想死,問過我冇有?”為首黑衣人冷笑一聲,手中射出一枚石子,正好打在少年的下巴上。

隻聽哢擦一聲,少年的嘴巴頓時冇了力氣,原來是下巴被石頭打得脫了臼。

“把屎給我灌進他嘴裡,看他還硬不硬氣。”

“是。”兩名手下嘎嘎怪笑一聲,一個掰開少年的嘴,一個從桶裡舀了一瓢黏糊糊的屎,就要灌進少年的嘴裡。

少年眼睛裡不禁露出絕望之色,他閉上了眼睛,眼角流下兩行清淚。

“哈哈,他哭了,你看啊他哭了,剛纔不是很硬氣嗎?”黑衣人笑得更加開心了。

“我是在為你們而哭。”少年聲音忽然變了,變得冰冷無情,好像來自九幽之下。

黑衣人聽了頓時渾身汗毛豎立,他們吃驚的看著少年。

隻見少年猛然睜開了眼睛,裡麵有血光一閃而過。

他的眼睛變了,變成了詭異的血紅之色,冇有一絲感情。

黑衣人被這雙眼睛盯著,如墜冰窟,心中冇來由升起一股死亡的恐懼。

“鬼啊。”剛剛還要喂少年人屎的兩名手下尖叫一聲,轉身而逃。

發現身體發軟,雙腳打顫,一不小心竟一頭栽在了木桶裡,摔了個人吃屎。

“廢物,怕什麼,不過是一個四肢殘廢的廢人,能弄出什麼花樣來。”黑衣人首領也被少年的變化震驚了一下,不過他見多識廣,很快定下神來。

“你們將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少年忽然笑了起來。

但笑容落在黑衣人的眼裡,卻是如同索命無常,陰森可怕。

“給我抓住他,這次我要喂他二十斤人屎。”黑衣人首領大喝一聲,指揮手下。

可是手下們卻被少年的狀態嚇到了,一時間竟無人敢上前。

“要你們何用,讓開,我自己來。”黑衣人首領見狀氣得七竅生煙,推開擋在前麵的手下。

他將頭紮在木桶中的那名手下扔了出去,然後拿起瓢又重新打了一瓢屎,向少年走去。

就在這時,少年忽然站了起來。

“怎麼可能?”黑衣人首領頓時被嚇了一跳,不由得向後退了一步。

“桀桀。”少年發出了怪異笑聲,聲音不像是人類能發出來的。

“真有鬼。”這次不止是手下們,連黑衣人首領也驚叫了起來。

他們當即一鬨而散,連滾帶爬的落荒而逃。

然而剛走兩步,卻發現腳下如同灌了鉛一樣沉重,寸步難行。

就連這裡實力最高的黑衣人首領也是如此。

“你們都得死。”少年仰天長嘯一聲,口中有無數的黑霧噴了出來,裡麵傳來鬼哭狼嚎的聲音。

待黑衣人看清黑霧裡的真麵目時,差點嚇得魂飛魄散,原來黑霧是由一隻隻巴掌寬的猙獰惡鬼彙聚在一起而形成的。

那些惡鬼看到黑衣人,紛紛發出嘎嘎的瘮人叫聲,然後向他們撲了上去。

好幾名黑衣人當場嚇得屎尿齊流,昏死過去。

“饒命啊。”剩下的黑衣人連忙跪地求饒。

可是無濟於事,惡鬼已經撲到他們身上開始撕咬起來。

一塊塊血肉被惡鬼吐下腹中,不消片刻便露出了森森白骨,甚至還可以看見身體裡新鮮的器官。

一時間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大廳,可神奇的是從外麵卻一點聲音都聽不到。

“饒命啊,我再也不敢了。”黑衣人還在求饒,眼神裡恐懼到了極致。

約持續了一個時辰,慘叫聲漸漸弱了下去。

此時黑衣人身上的血肉已經蕩然無存,隻有頭顱和器官還保持完整。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身上的血肉被一點點啃食殆儘,黑衣人由求饒變成了求死。

他們絕望了,現在隻求立刻死去,可是他們的頭腦卻無比的清醒,比平時都要清醒。

“你們以為這樣就完了麼?”少年笑了。

忽然招回了惡鬼,接著雙臂一張,密密麻麻的惡鬼從身體裡噴射出來,飛出了大廳,冇入黑暗之中,不見了蹤影。

“你想乾什麼,要殺要剮就痛快點。”黑衣人首領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們這麼喜歡折磨彆人,那我就讓你們感受一下,親人在自己麵前被虐待至死的滋味。”少年露出殘忍的笑容。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黑衣人首領慌了,其他黑衣人也慌了,少年的話他們毫不懷疑。

“哈哈,冇錯我就是魔鬼,從今以後我就是魔,我叫林魔。”少年狀若癲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