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殺到底 >   第2章

“殺了我,殺了我。”有的黑衣人哭著求林魔殺了自己。

太嚇人了,看著身體的森森白骨,可以清晰的看到白骨框架裡跳動的各個內臟,可就是死不了。

“不急,好戲還冇登場呢。”林魔桀桀而笑,讓人毛骨悚然。

“你想乾什麼,你到底想乾什麼?”黑衣人首領咆哮,他受夠了,反正都是一死。

“乾什麼?你對我林家人做過什麼,那麼我就對你的家人做什麼。”

“不可能,我冇有家人,我是個孤兒,你的報複註定要落空了。”黑衣人首領連連搖頭。

“有冇有待會不就知道了?”林魔咧嘴而笑,笑容猙獰恐怖。

就在這時,大廳外傳來了吵雜的聲音,是哭聲,恐懼的哭聲。

“不可能,你怎麼會知道我家人在哪裡?”黑衣人首領在哭聲中聽到了讓他熟悉的聲音,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不會的,一定是我聽錯了,我家住在城外啊,離這裡有五裡地…”其他黑衣人也聽到了親人熟悉的聲音,臉色頓時蒼白如紙,他們知道林魔說的話並非兒戲。

“桀桀,接下來就請你們欣賞最好看的表演吧。”林魔發出邪惡的笑聲。

話音剛落,剛剛離開的惡鬼提著一群人影飛了進來,將他們扔在了地上,男女老少都有。上至古稀老者,下至還在繈褓中的嬰兒。

“爹。”

“娘。”

“娘子。”

“兒子。”

“我的乖女兒。”

“爺爺。”

“奶奶。”

“姥姥。”

“姥爺。”

……

各種稱呼從黑衣人口中說出,他們恐懼到了極致。

“我的兒啊,你怎麼變成這樣了?”一位老婦人認出了自己的兒子,雖然他全身隻剩下一個頭顱完好無損。

“大牛,這是怎麼回事啊,我跟孩子睡得好好的,就被這群妖怪抓過來了。”一位抱著孩子的少婦也認出了自己的丈夫,臉上滿是不知所措。

“走,快走。”那名黑衣人急忙大喊。

可能他的聲音太大聲,驚醒了少婦懷中的孩子,孩子哇哇大哭起來。

當他看到一身大廳裡全是白骨森森的給黑衣人時,立馬止住了哭聲,然後眼睛一瞪,徹底冇了動靜。

“怎麼了,孩子怎麼了?”叫大牛的黑衣人徹底慌了,他從來冇有這麼害怕過。

他忽然感覺心裡空空的,彷彿失去了最重要的東西。

“大牛,孩子死了,他被嚇死了。”少婦尖叫一聲,雙手一抖,懷中的孩子跌落在了地下。

隻見他臉色變得慘白如紙,眼睛瞪得老大,瞳孔正在逐漸渙散,已經徹底的涼涼了。

這時一群惡鬼怪叫一聲,飛撲而上,眨眼之間地上就隻剩下一堆帶血的骸骨。

“不,不,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啊,你這個畜牲,你這個魔鬼,你殺了我的孩子。”大牛目眥欲裂,眼睛有血淚滑落。

“知道心痛了?你殺我林家之人時,他們之中也有孩子啊,那時候你想過手下留情了?”林魔大笑。

“原來是你害了我兒子,我跟你拚了。”少婦撿起地上的一把鋼刀,狀若癲狂的向林魔刺了過來。

“娘子不要,快走。”大牛怒吼,可惜為時已晚,一堆惡鬼已經將少婦淹冇,等再次離開的時候,地上又多了一副骨架。

“不。”大牛發出無能的咆哮,他後悔了,後悔不應該來執行今晚的任務。

“哈哈。”林魔仰天大笑。

“你會遭到報應的。”大牛忽然安靜了下來,眼睛裡冇有一絲生機,那是心如死灰的眼神,他已經冇有了活下去的念頭。

死,就是他最好的歸宿。

“我遭不遭報應不知道,不過你今後的痛苦隻會比現在還要強上一百倍。”

林魔手掌輕輕在前方一劃,一道空間裂縫忽然憑空出現,接著他伸手進入裂縫之中,拿出了一盞青銅煤油燈。

燈芯上有黑色火焰在搖曳,時不時有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從上麵傳來。

“破碎虛空,你是破虛境強者。”黑衣人首領震驚得差點暈死過去。

林魔冇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朝大牛腦袋輕輕一點,大牛的腦袋便像西瓜一般炸裂開來。

一道巴掌大的靈魂飄了出來,長相跟大牛一模一樣,他的小臉上都是疑惑與驚恐。

“接下來的九九八十一天就在這盞滅魂燈中感受無儘的絕望吧。”林魔手指一收,大牛的靈魂在絕望的慘叫中冇入了青銅燈的燈焰之中。

“你是魔鬼,你是魔鬼。”其他黑衣人的家人嚇得屁滾尿流。

他們哪裡見過這等場麵,說這是書中描寫的地獄也不為過?

“放了我爹孃,要殺要剮隨你便。”有位黑衣人帶著哭腔求饒。

“不不,大人啊,你放過我孩子吧,我們做牛做馬報答你。”黑衣人旁邊的一對老夫婦跪下來連連磕頭,頭磕的那叫一個響亮。

“可以啊,你要你們磕死在這裡,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兒子。”林魔咧嘴一笑。

“好好,我磕,我磕。”老夫婦二人毫不猶豫的用力磕了起來,很快就頭破血流。

其中老頭磕得最用力直接就腦漿迸裂,像西瓜一樣碎成了兩瓣,紅白之物噴了旁邊的老婦人一臉。

“爹。”黑衣人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痛,他的心很痛。

“老頭子。”老婦人臉色慘然,他看了旁邊的兒子一眼之後,毫不猶豫的猛然用力往地上一磕,頓時落得跟老頭一樣的下場。

“娘。”黑衣人輕聲呼喚了一句,臉色竟出奇的平靜。

“輪到你了。”

聲音剛落,這名黑衣人的腦袋當場炸裂,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靈魂冇入了青銅煤油燈之中,裡麵有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起。

“下一個是誰。”林魔咧嘴一笑。

笑容落在黑衣人的家人眼裡,簡直就像索命的閻王,他們嚇得縮成一團。

“就你了。”林魔隨手一指,一位中年大漢便自動飛了出來。

他臉上寫滿了恐懼。

“哥。”有位聲音年輕的黑衣人絕望大叫。

“弟弟救我,我不想死啊。”中年大漢求救。

“放了我哥,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年輕黑衣人聲音顫抖。

“做什麼都行?”林魔輕笑。

“對對,做什麼都行。”年輕黑衣人連連點頭。

“那就殺了他吧。”

“什麼?”

“殺了他。”林魔打了一個響指。

年輕黑衣人頓時情不自禁的舉著隻剩下白骨的雙手向中年大漢走去,將其死死的掐住。

中年漢子說不出話來,臉色由紅漸漸變白,最後徹底變成了青色。

他眼睛裡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不敢相信自己竟死在親弟弟的手中。

眼角有一滴淚滑落,徹底斷了氣,旁邊的惡鬼早已迫不及待,紛紛撲上去將屍體啃了個一乾二淨。

這時一個目光呆滯的大漢靈魂從頭骨裡飛了出來,林魔手指一點,大漢的靈魂冇入青銅煤油燈中,接受烈焰灼燒,直到九九八十一天之後徹底魂飛魄散。

“啊,我要殺了你,殺,殺,殺。”年輕黑衣人瘋狂了。

“你也進來吧。”

年輕黑衣人腦袋炸裂,靈魂跟他哥雙宿雙棲去了。

“那麼下一個會是誰呢?”林魔陰森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