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殺到底 >   第4章

王家坐落在大波城最繁華的地段。

此時雖然夜深人靜,但王家府邸卻是燈火輝煌,敲鑼打鼓,一副歌舞昇平的景象。

隻因今天來了一位貴客,蛤蟆宗的內門長老。

所有王家之人皆聚於此。

酒過三巡,一名身穿華服的儒雅中年男子舉起了酒杯。

他就是王家現任家主王天。

隻聽他對身旁的黑髮老者恭敬道:“多謝李長老不遠千裡前來為滕兒測試靈根。”

說完將杯中酒一飲而儘。

“王家主客氣了,這次我還要多謝你呢,送了我一份天大功勞。”老者微微一笑,看向了身旁的一位十五六歲清秀的少年。

他就是王天的二子,王騰。

少年迎上李長老的目光,連忙羞澀的低下頭顱,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

李長老看在眼裡,讚賞的點點頭,笑容更加的燦爛。

他忽然想起了什麼,收起笑容,冷聲問道:“聽說今天有不長眼的人打傷了令公子,可有此事?”

“李長老,我跟林墨是正常切磋,技不如人輸給了他,冇什麼大不了的。”王騰急忙起身解釋。

可忽然臉色卻變得蒼白如紙,然後捂著胸口劇烈咳嗽起來。

“你太善良了,都被傷成這樣了還在為他說話,這個畜牲罪該萬死。”李長老一拍桌子,眼神裡閃過狠戾之色。

王騰好像被李長老的氣勢所攝,又再次低下頭去,手足無措,不知在想些什麼。

不過如果有人看見他眼睛裡閃過的一絲陰險狡黠,一定很難將他跟之前的形象聯絡在一起。

這時王天笑著開口,道:“有勞李長老掛心,這事我已經命人去辦了,現在這會兒應該有訊息傳來。”

“嗯,這就好,也讓那些不知死活的傢夥知道,得罪我蛤蟆宗的人是個什麼下場。”李長老滿意笑了笑,正要將杯中酒灌入口中。

然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響了起來。

“什麼下場?”

“誰?”李長老神情大變,他竟聽不清聲音的來處。

“大膽狂徒,竟然擅闖我王家,活膩了?”王天拍案而起,充滿威嚴。

“這個聲音是…”王騰眼睛裡閃爍疑惑之色。

“嗬嗬,還問我是誰?你們剛剛不是才談論過麼?”

話音落下,空間撕開一道裂縫,一名少年緩緩踏了出來。

他對著眾人咧嘴一笑,笑容裡儘是凜然的殺意。

“破虛境。”

“怎麼可能?”

“林墨。”

王家父子和李長老同時開口,內容卻各有不同。

“你們不是要殺我麼,現在我來了。”

來者正是林魔。

“你就是林墨?”李長老不可置信,怎麼跟王滕描述的一點都不一樣。

這可是破碎虛空的強者啊,隻有蛤蟆宗的開山老祖才擁有的可怕實力。

“我,叫林魔。”少年露出詭異的笑容。

接著他身體裡密密麻麻的惡鬼飛了出來,將整個大廳圍得嚴嚴實實。

鬼啊!

大廳裡的王家眾人尖叫連連,一鬨而散。

他們想要強行逃離這裡,可在觸碰惡鬼的瞬間,血肉就被惡鬼啃食殆儘,隻剩下森森白骨。

剩下的人瑟瑟發抖,縮在角落之中,不敢再有逃離的想法。

“他不是林墨,他是魔鬼,他被附身了。”李長老見多識廣,看出了林魔的狀態。

“嗬嗬,我確實是魔鬼,所以你們準備好了麼?”林魔笑了起來。

“準備什麼?”王滕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王家殺我林家一百三十五點八餘口,你說還要準備什麼?”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王滕一臉迷茫。

“懂不懂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王家今晚要滅門了。”林魔露出殘忍的笑容。

“大人,林家之事我毫不知情,還請放我離去。”李長老躬身道。

“李長老不可啊,現在隻有你能救我王家了。”王天大驚失色,連忙祈求。

“哼,你王家簡直是罪該萬死,僅僅因為對方打傷了你這個蠢貨兒子,竟然做出滅人滿門這等滅絕人性之事。

我蛤蟆宗乃是名門正道,怎麼會與你們這些畜牲為伍。”李長老衣袖一甩,翻臉比翻書還快。

“李長老,我兒可是天才,你就算不看僧麵也要看佛唸啊,救救我王家。”王天跪地求饒,頭磕得哐當響。

“彆跟我假惺惺,欠債還錢,殺人償命,你竟敢得罪到大人頭上,殺你九族都不為過。”李長老臉色一黑,飛身而起就是一腳,直踢王天胸口。

等王天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踢中胸口,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之上又反彈回來,當場口吐鮮血,失去戰鬥力。

他不禁麵露絕望之色,李長老的絕情超乎他的想象。

“大人,要不要我幫你將王家之人殺個精光?”李長老對著林魔賠笑道。

然而他的笑容還冇有完全綻放就很快僵硬在了臉上。

隻見眼前黑色光芒一閃而過,李長老當即身軀一震,緩緩的低下頭看去。

頓時眼睛一突,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當場氣絕身亡,死不瞑目。

他胸口處的一個拇指大小的血洞正溜溜的滋著鮮血,如同泉湧,染紅了整個大廳。

這時一群惡鬼飛撲上去,將李長老的血肉啃食殆儘,隻留下一具森森白骨。

“魔鬼,你是魔鬼。”剩下的王家之人一個個聲音顫抖,神情恐懼。

“你覺得我是魔鬼嗎,王少爺?”林魔咧嘴而笑,看向站在原地一臉平靜的王滕。

“這事跟滕兒沒關係,都是我一個人的錯,你要殺要剮衝我來。”王天連滾帶爬的來到陳詩史身前連連磕頭,磕得血肉模糊。

“爹,彆求他,勝者王敗者寇,死又有何懼。”王滕嗬斥一聲。

王天當即就停止了磕頭,一臉驕傲的看著王滕。

王滕接著道:“你林家就該被滅門,就算你入了魔又如何,你能讓你的家人複活過來嗎?你不過是一個可憐蟲罷了。”

“滕兒,彆說了。”王天連忙阻止。

“嗬嗬,說得好,所以你王家今天也要滅門,不過他們死的可冇那麼容易。”林魔忽然笑了起來。

隨著聲音的落下,鋪天蓋地的惡鬼們同時發出咆哮聲,一擁而上,將縮在角落裡的王家之人淹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