琰圭小說 >  一殺到底 >   第7章

“遭了。”柳小姐神色大變,警惕的看著密林。

隻見從裡麵竄出來三名清一色袒胸露乳提著大砍的中年大漢,他們的胸毛豐草茂盛,一看就是**旺盛之人。

三名大漢將柳小姐和林魔圍在中間,眼睛來回的在柳小姐的身上掃描,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淫邪之色。

同時口中還時不時發出陣陣淫蕩的笑聲,猥瑣至極。

林魔腦海中忽然閃過模糊的畫麵,這樣的眼神他似曾相識,但卻又想不起來。

他心中無端生出一股憤怒之意,不由得緊緊的握住了拳頭。

這時,其中一名大漢嘎嘎怪笑道:“不愧是有天水城第一美人之稱柳緋煙柳小姐,這姿色,這身段誰見了不垂涎三尺啊。”

“哈哈,這次算是便宜我們盲山三兄弟了。”

“大哥二哥,我長這麼大還冇嘗過雛兒,不如這次就讓我先吧。”

“老三,其他女人大哥可以讓給你,但這等上乘貨色,你就彆跟大哥搶了。”

“大哥,老三,每次我都讓你們先,然後我吃剩下的,怎麼說也該輪到我了吧?”

“不行,這次說什麼也要我先。”盲山老三神色堅決。

“不行也得行,我是你二哥。”盲山老二不樂意了。

“狗屁的二哥,你不就是當初險勝我一招才成為老二的嗎。現在再來比比,我把你打成豬頭。”盲山老三怒罵。

“反了天了你,皮癢癢了是吧?”盲山老二冷笑。

“夠了,有什麼事,先解決了他們再說,不然等柳家的高手尋過來就麻煩了。”老大嗬斥道。

盲山老二和老三好像很懼怕老大的樣子,紛紛閉口不言。

老大滿意的點點頭,看向柳緋煙和林魔,獰笑道:“你們是自己束手就擒,還是讓我們親自動手。不過如果我們動手的話,到時候受的罪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了。”

“大哥,跟他們廢什麼話,讓我先把你小子剁成肉醬再說,看著就來氣。”盲山老三二話不說就提刀而上。

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現在不吐不快,所以一上來就是用儘了全力。

“小心。”柳緋煙臉色一變,將林魔拉到身後。

而她則從腰間抽出一條金鞭,以腳為軸心,身體轉了一圈,借勢把金鞭甩了出去。

金鞭頓時變得筆直堅硬,如同一杆長槍,向盲山老三胸口戳了過去。

盲山老三好似早有預料,雙手橫刀而立,擋在胸前。

隻聽叮的一聲脆響,火星四濺。

老三噔噔噔連退了幾步,在地上留下一個個半指深的足印才止住了身形。

“好,不愧是天之驕女,小小年紀竟已經是煆體境七重的境界。”盲山老大不由得讚了一句。

“煆體境?”林魔聞言,腦海中閃過一些隻言片語。

他發現自己竟然知道關於煆體境的資訊。

話說人生來便有靈根,靈根有長有短。低於一寸視為劣質靈根,天生不能修煉,隻能淪為普通人。

而靈根大於一寸,就可以成為修煉者。

修煉者也分高低,至於高低之分則按境界來區彆。

修煉者的第一個境界就是盲山老大所說的煆體境。

共有九重,通過吸收天地靈氣或者服用丹藥都可以達提升境界的目的。

每提升一重,力量都有巨大的提升。當然能提升多少還要因人而異。

不過大體來說,提升一重,至少都可以增加十斤的力氣。

如果達到九重,就有驚人的一百斤巨力。

可碎瓦斷磚,當真恐怖如斯。

至於九重之後的境界是什麼林魔就不得而知了,腦子裡一片空白。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時,盲山老三已經再次欺身而上。

隻見他雙手持刀,淩空高高躍起,然後猛然朝柳緋菸頭頂劈下。

柳緋煙來不及多想,舞動金鞭再次朝對方胸口甩去。

兩兵交加間,發出金石之音,金鞭竟應聲而斷。

柳緋煙大驚失色,連忙腳掌點地,向後退去,險之又險的避開了盲山老三的砍刀。

“哈哈,小美人,還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我老三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盲山老三狂笑不已。

“老三的實力已經達到七重巔峰了,再過些時日,應該就可以突破到八重之境了。”盲山老大讚賞點點頭。

“想不到這小子偷偷摸摸進步了這麼多,看來我也得加把勁了,否則老二地位不保。”盲山老二心中嘀咕。

柳緋煙被砍斷了兵器,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不過她的眼睛裡卻看不出任何的怯弱。

林魔看在眼裡,腦海中閃過一張倒在血泊之中的少女的臉,是那樣的陌生又熟悉。

“我認識她嗎,她是誰,為什麼我會感到心痛?”林魔忍不住問自己。

“原來是個傻子,小美人,這就是你寧願丟了命也要救的人?”盲山老三大笑。

“老三,把這小子剁成肉醬,看見他我覺得很噁心。”盲山老二一臉嫌棄開口。

“這事跟他沒關係,你們也說他是個傻子,又何必跟他一般計較呢。”柳緋連忙開口。

“你有資格跟我們談條件嗎,等我剁了這小子,再來收拾你。”盲山老二獰笑一聲,提刀向林魔砍了過去。

柳緋煙揮動剩下的一截金鞭阻擋,可卻被大砍刀上傳來的巨力震得脫離了手。

而她本人也被盲山老三趁機點住了胸口的一動不動穴,當場就僵硬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哈哈,你逃不掉了。”盲山老三仰天大笑。

他動作毫不停歇,顧不得將林魔剁成肉醬,直接雙手就在柳緋煙的身上遊走了一番。

速度快似閃電,連旁邊觀戰的盲山老大和老二都有些措手不及。

盲山老三還覺得不過癮,順勢將柳緋煙撲倒,想要進一步動作。

這時盲山老大和老二才反應過來,紛紛出手將他拉了起來。

盲山老三怒目而視,雙眼赤紅,宛若發情的野獸。

老大和老二劈頭蓋臉的抽了他幾十個耳光,盲山老三這才恢複理智,憤忿不已。

“你們兩個看著這小子,待我表演一番,再輪到你們。”盲山老大說罷,就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