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麵前這幾把武器,陳羽陷入了沉思。

獵人斧頭他的裝備條件不滿足,不需要考慮,剩下的兩把武器中,鋸肉刀顯然更適合應對怪獸,而螺紋手杖則適合用來應對人。

考慮了一下之後的對手,陳羽選擇了螺紋手杖。

【獲得武器“螺紋手杖”】

【提示:由於契約者初次獲得裝備,裝備介紹開啟。】

【裝備品質由低到高依次為:普通、精良、稀有、完美】

【注:完美以上的裝備品質隻能通過獲取檢視。】

在陳羽拿到螺紋手杖後,另外兩個舉著獵人斧頭和鋸肉刀的信使便緩緩沉入地麵。

將螺紋手杖握在手裡,一段記憶通過手裡的武器傳入到陳羽腦海中,一陣白光在陳羽眼中炸開。

無數道獵人的虛影出現在白色的空間中,他們手持著各種詭異的兵器,上下翻飛,輾轉騰挪。

手中的兵器相互交錯,在虛空中劃出一道道斬擊,最後無數的影子彙聚在一處變成一道人影。

【獲得技能“狩獵武器專精”】

技能:初級狩獵武器專精(被動)E級

技能效果:使用獵人武器攻擊時傷害提升 10%

簡介:對一名老獵人而言,熟練使用工坊生產的詭兵器隻是基礎中的基礎。

從失神中恢複,陳羽看向手中的螺紋手杖,手杖的觸感還是同之前一樣冰冷,但陌生感已然消失。

陳羽用力踏出一步,正手握杖向前猛刺,絲毫冇有生澀感,手中的武器彷彿是陪伴了自己許久一樣。

收起螺紋手杖,陳羽看向另外兩把遠程武器。

【獵人手槍】

類型:武器

品質:普通

物理攻擊力:2-4

裝備條件:無

簡介:這把獵人手槍經特殊設計,裡麵的水銀子彈可灌入使用者的血,增強對怪獸的傷害。

售價:300 空間幣

【獵人散彈槍】

類型:武器

品質:普通

物理攻擊力:1-6

裝備條件:無

簡介:這把小型獵人散彈槍經特殊設計,裡麵的水銀子彈可灌入使用者的血,增強對怪獸的傷害。

售價:300 空間幣

猶豫片刻後陳羽拿起了散彈槍,如同之前一樣,記憶再次湧入,不過這次隻出現了一道幻影。

幻影單手持槍站立不動,一頭怪獸迎麵撲來,在它舉起利爪攻擊的一瞬間,幻影突然抬槍射擊,子彈精確無誤的擊中怪獸手爪。

怪獸的手臂向後甩去,身體則被牽扯著向後仰,胸腹處的柔軟暴露在敵人麵前。

幻影在子彈命中的瞬間便行動起來,一個滑步突入怪獸懷中,未持武器的那隻手如利劍一般刺入怪獸腹部,並在怪獸有所反應之前用力掏出。

“嘭”的一聲,怪獸的腹部出現了一個人頭大小的孔洞,大量臟器的碎片伴隨著血肉從傷口內飛濺而出。

【獲得技能“內臟暴擊”】

技能:內臟暴擊(主動)D級

技能效果:使用者可以主動引爆接觸到的敵人臟器,爆炸造成基礎傷害的同時額外追加敏捷屬性×10 的附加傷害。

每次使用消耗法力值:50

簡介:獵人們為屠戮怪獸而開發出的古老技藝,傳承至今,這項技藝已經將獵人們噬血的本性發揮到了極致。

“內臟暴擊是嗎......”

雖然是強力的技能,但如果想要在實戰中發揮作用卻相當困難,首先是發動條件極為苛刻。

如果有在戰鬥中空手接觸到敵人內臟的機會,那即便不使用技能也足以對敵人造成致命傷害。

最多隻能算是錦上添花,風險與收益不成正比。

這項技能真正發揮作用的地方實際上已經寫在技能描述裡了,它針對的是那些生命力頑強的非人類生物。

正因為對方生命力強大獵人們才需要使用這種極端手段來戰鬥,這是無數獵人用鮮血堆積出來的戰鬥方式

“啪。”烏鴉獵人將陳羽手中的散彈槍奪走,並將獵人手槍塞到了陳羽手裡。

“獵人最基本的戰鬥方式是左手持槍、右手持狩獵武器,使用槍械的目的是為了牽製獵物,不要妄想僅用槍就能擊敗敵人,相對於散彈槍,手槍與手杖要更契合。”

陳羽看了看手中的手槍,隨後問道“那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

“先從從狩獵低級的野獸開始積累經驗,提升你的戰鬥本能,我看的出來,比起用身體,你更擅長用頭腦去戰鬥,但對獵人而言,這不是一個好習慣。”

老獵人深深的看了陳羽一眼,繼續說道。

“要知道你要麵對的並不隻是那些怪獸,那些沉迷於鮮血的獵人纔是你真正的敵人。在與他們戰鬥時,片刻的猶豫都足以致命。”

“這樣啊,那......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打賭?”

“我在來這裡之前接了個委托,有個小女孩讓我去亞丹之墓尋找她的母親,那裡有著一名已經獸化治癒教會的獵人把守。”

“你想說你要去獵殺加斯科因?開什麼玩笑,一個毛都冇長齊的雛鳥卻想要去挑戰禿鷹,簡直不知死活。”

老獵人的聲音逐漸冰冷,即使是隔著麵具陳羽也能夠感受到對方的不悅。

按照陳羽本來的預定,他是打算先去清理城市廣場處的暴民,在積累戰鬥經驗的同時儘可能多刷一刷主線任務。

但現在形勢有變,陳羽在之前的跑圖中耽誤了太久,目前的主線任務持續時間僅剩下16 個小時。

剩餘時間不多,陳羽乾脆將後續計劃提前,直接去挑戰遊戲中的第一個 BOSS——神父加斯科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