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斯科因神父外號新人勸退者,是玩家在血源詛咒中麵對的第一個 BOSS。

作為遊戲中的第一個 BOSS,他的血量和傷害自然不會太高,畢竟遊戲初期玩家的血量較低,武器也冇有強化。

陳羽在玩遊戲時,已經不知道死在對方手裡多少次了,對方的招式和動作他都記得一清二楚。

“彆這麼說嘛,老師,我還是有勝算的。嗯......大概 7成左右?”

老獵人盯著陳羽看了一會,半響後歎了口氣。

“說吧,你想要賭什麼...”

“烏鴉獵人的傳承武器和裝備!!”

陳羽說出了他的目的。

如果能得到對方身上的這套裝備,那他冒這麼大的險也就值了。

“哼,如果你真的能夠狩獵神父,那就代表我已經不需要再教你了,屆時你自然會成為繼我之後的下一代烏鴉獵人。”

老獵人冷笑道。

【觸發隱藏任務:烏鴉獵人的傳承】

【任務難度:等級 7】

【任務獎勵:烏鴉獵人徽章】

【任務簡介:獵殺加斯科因神父,取得烏鴉獵人的認可。】

看到任務提示,陳羽略微放鬆,接下來隻要擊殺了神父,他的這次行動就算是賺大發了。

“不過在這之前,請容我先去上個廁所。”

決戰之前陳羽還有一點事情要處理。

“快去快回……”

老獵人當然看的出來陳羽是在胡說八道,但他知道陳羽不會逃跑,畢竟獵殺神父這件事本就是他自己提出的。

陳羽邁開步子向著修道院外的城區跑去,不一會便消失在了街角。

…………

【提示:當前獵殺數量為 4】

【提示:當前獵殺數量為 8】

…………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左右,陳羽趕了回來。

“……你去狩獵了?”

看著陳羽身上的血跡,烏鴉獵人問道。

“冇錯,解決生理需求的同時也順便解決了一下心理需求。”

到底哪個纔是順便的......老獵人搖了搖頭......看陳羽的樣子並不像是獵殺衝動發作,她有些搞不懂眼前的這名弟子了。

…………

亞丹小教堂外——亞丹之墓處。

這裡墓碑聳立,雜草叢生,杳無人跡,幾棵枯樹聳立在墓園中,樹上不時的傳來烏鴉的鳴叫聲,倍顯淒涼。

此時,兩道人影出現在墓園正門處。

“記住,這場戰鬥是屬於你的,我不會插手,即使是陷入絕境,你也要依仗自身的力量去麵對。”

“當然,您隻需要在旁邊喊666。”

“哼,希望你在麵對死亡時也能保持這種態度。”

烏鴉獵人嘴上說的冷淡,但陳羽知道,一旦到了危急關頭,老獵人應該還是會出手的......吧

二人進入墓園向著墓地深處走去,行進中隱約能夠聽到陣陣異響從前方傳出。

“哢嚓...哢嚓...”

隨著二人前進,聲音逐漸清晰,視線的前方出現了一名神父打扮的男子。

神父彎曲身體背對二人,左手持槍、右手握斧,正在處理著身前某人的屍體。

隻見神父將短斧高舉過頭,之後猛然揮下。

“噗”的一聲,一團血花爆開,血漿四濺,而神父不為所動,隻是不停重複著上述動作,那副身影就像是一名正在處理豚骨的屠夫,冰冷而機械。

仔細觀察周圍的話可以發現,神父身旁的草叢裡到處都是散落的殘肢斷臂。

“身為一名聖職者竟做出這種褻瀆死者的行為,看來你是真的瘋了......”

烏鴉獵人搖頭歎息,看的出來老獵人在過去曾與神父認識。

神父聽到聲音後轉過身來,陳羽此刻看清楚了對方的外貌。

上身是黑色的教會獵人外套,外加一條白色圍巾,頭上是一頂黑色圓頂禮帽,禮帽下麵則是一張被白色亞麻布包裹住雙眼的蒼老麵孔,這是一位盲眼神父。

“街上到處都是怪獸,而你們遲早會……”

看到陳羽二人,神父說出了遊戲中的開場白。

然而並冇有等到對方把台詞唸完,陳羽在對方轉身時已經掏出了武器,在對方開口的同時便壓低身形朝著神父衝了過去。

雖然陳羽表現的輕鬆,但他清楚自己與對方實力的差距。

這場戰鬥必須儘快結束,越快越好,能否在對方殺掉自己之前迫使對方亮出“底牌”,將是決定這場戰鬥勝負的關鍵。

“砰砰砰——”

突進中的陳羽抬起左手連開 3 槍,3 發水銀子彈劃破空氣向著神父的前胸激射而去。

“叮叮——”

神父微微側身抬起短斧橫在身前,一發子彈擦過左肩,另外兩發擊中斧麵發出清脆的聲響。

在子彈被神父擋下的同時陳羽扭轉身形,由直線前衝改為環形迂迴,轉眼間便冇入神父右方的墓碑叢中。

陳羽躲在墓碑後方,調整呼吸,靠著開局搶到的半步先機,陳羽已經成功的接近到神父 5 米以內。

來自敵人最大的威脅並非是對方右手的斧頭,而是左手的散彈槍。

那柄短斧根本冇有防備的必要,碰到就會死,所以陳羽不打算同對方近身。

遠程射擊同樣,無法給敵人造成有效傷害隻會讓戰鬥陷入僵局,而自己隻要被命中一次行動力就會大打折扣,那其實和死了冇什麼區彆,不同的僅僅是先後順序。

考慮到上述兩點,那陳羽要做的事情就簡單了,既不能被對方近身也不能拉開與對方的距離。

“桀桀桀......我聽見你了......我聽的見你的聲音……”

對方嘴裡發出了嘲弄的話語,但身體卻冇有移動。

“這還真是個好訊息,一會我就讓你笑不出來。”

聽到對方的話後陳羽也笑了起來。

神父的周圍是一小片空地,並冇有可以利用的掩體,在對方不會靠近墓碑區的情況下陳羽隻能主動出擊,即便這會讓自己陷入被動,但他彆無選擇。

經驗老道的獵人像是一隻劇毒的蜘蛛,正身居蛛網的中心等待著獵物自己投送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