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熒就迫不及待的來到北國銀行門口。

半晌後...

“旅行者,我需要休息呀,這一大早叫我來乾嘛,我可還是個病號呢!”

掛著兩個黑眼圈的達達利亞慢悠悠的從二樓走了下來。

一夜的時間,達達利亞將穿越者帶來的記憶全部檢視一遍,也明白後麵的劇情走向。

“冇想到提瓦特大陸竟然是一個名為原神的遊戲,我還是一個周本boss,而且還是每週捱揍最多的boss,唉。”

“不過那隻是個遊戲而已,我可不認為我是虛擬的。就目前的記憶來說,提瓦特大陸的幕後黑手是天理維繫者吧,擁有係統的我,是不斷變強的。”

“喂喂,大錢包,當麵對彆人愣神是很不禮貌的呀!”

“誒嘿~”

“你誒嘿個錘子呀誒嘿!”

再次將不明飛行物惹到炸毛,達達利亞帶著熒來到璃月港停留船舶的地方。

“這艘船就是我們要前往稻妻的???”

熒不敢置信的指著前麵的一艘小破船。

“安啦安啦,我和船長商量好是晌午時候來這裡乘船,咱們兩個在岸邊等一會就好了。”

達達利亞帶著熒坐在碼頭,看著剛升起不久的太陽,久久無言。

忽然,達達利亞扭過頭,看著熒,問道:“旅行者,你能和我講一講你的故事嗎?作為交換,我也會把我的從小到大的故事告訴你,怎麼樣?”

“我的故事嗎?熒一愣,自從她在甦醒之後,許多人問過她各種奇奇怪怪的問題,但從來冇有人問過她以前的事。”

“對呀對呀!派蒙也好奇呢!”

“我呀,我出生在...”

還冇等熒把話說完,一陣嘹亮的鳴笛聲將熒下麵的話憋了回去。

一艘巨大的船緩緩靠岸,一個豪邁的女聲從船上傳來。

“誰是公子,快上船了!”

╯▂╰

“頭一次感覺這個稱號這麼羞恥...”

達達利亞滿頭黑線,拉著熒直接跳上船。

“北鬥大姐大,久仰大名啊!”

達達利亞自來熟的朝著北鬥打了一聲招呼。

“喲?大名鼎鼎的愚人眾執行官還知道我這個破開船的?”

“大姐大說笑了,這位就是拯救璃月的旅行者,這次我們兩個要一起前往稻妻。”

“旅行者嗎?這件事我也聽說過,冇想到旅行者這麼年輕,還是一個小姑娘,不錯,真給我們女人爭氣!”

北鬥說到這,又看了看達達利亞,有些疑惑。

“不過,我倒是有點好奇,你們兩個是怎麼走到一起的,拯救璃月的大英雄,與破壞璃月的大壞蛋,嘖嘖嘖,要不是我提前從凝光那裡得知訊息,我還真會以為你們兩個在團夥作案。”

北鬥走了過來,伸手捏了捏熒的小臉。

“那麼,你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呢?”

北鬥突然嘿嘿壞笑,發難道。

“額,從我的角度來說,應該是朋友加敵人加合作夥伴,我說的冇錯吧旅行者。”

還不等熒回答,達達利亞搶先說了出來。

“派蒙還要補充一下,還有是我和旅行者的大錢包!”

派蒙,熒:

♡(*´∀`*)人(*´∀`*)♡

“你們兩個是窮死鬼投胎嗎?”

o(# ̄▽ ̄)==O)) ̄0 ̄")o

達達利亞拎著派蒙的後脖頸扔了出去,反正會飛,摔不死。

北鬥看著眼前吵吵鬨鬨的二人一食物,無奈的捂住了頭。

“喂,我說你們幾個是小孩子嗎?都多大了還吵架,快進船艙裡,死兆星號要啟航了!”

聞言,兩人灰溜溜的跑進船艙內,找了一個舒適的地方坐了下來。

“達達利亞,你有想好到了稻妻,你要乾什麼去嗎?”

熒還想繼續剛纔在岸邊的話題,不過不太好意思繼續說下去,隻好挑起另一個話題。

“我呀,我冇有什麼要乾的事情,去稻妻隻不過是為了離開璃月,和度假差不多。如果冇什麼意外,會先與你們一起旅行吧。”

二人閒聊著,天色很快就轉至黃昏,夕陽映照在湖麵上,達達利亞與熒也來到甲板上欣賞這一副美景。

突然,異變來臨,死兆星號開始劇烈搖晃,達達利亞懷中的百無禁忌籙開始發熱。

“發生什麼事了?”

熒差點被這突然的劇烈搖晃掀下船,還好達達利亞眼疾手快,一把將熒拽了回來。

“應該是魔神或者魔神的餘黨吧,百無禁忌籙在發熱。”

達達利亞將百無禁忌籙交給熒,對著正指揮船員的北鬥喊道。

“不用慌,我來解決。”

“注意安全。”

熒小聲說了一句。

“嗯,放心吧,我有分寸。”

“統子,你確定我魔王武裝冇有副作用了嗎?”

“宿主你放心浪吧,統子永遠是你堅強的後盾。”

(;`O´)o

“魔王武裝,啟動!”

紫色的身影瞬間消失在甲板上,紫色的落雷如利劍一般直插海底。

在落雷消失在海麵後,這一片的海洋詭異的平靜下來,死兆星也停止了搖晃。

熒並冇有注意到,她緊握欄杆的手,此時由於過於用力已經變得有些發白。

似乎過了很長時間,又似乎過了幾秒。平靜的水麵突然出現一抹紫色,下一刻,沖天的紫色水柱將眾人的視線完全遮蓋。

水柱落下,眾人不顧身體被淋濕,視線牢牢盯著,似乎是想見證這場狩獵的結果。

一個偉岸的身影正對著夕陽,手中的長柄武器高高舉起,插著一隻巨大的怪物。

轉過身來,臉部的魔王武裝自動解除。達達利亞對著還在發愣的熒微微一笑,開口道。

“熒,這個可以做成今晚的夜宵哦~~一定會很美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