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田揹著大小行囊便上路了,胡桃便在後麵跟著。

從蒙德到璃月這段路說短也短,說長也長,長是因為這條路真的很長,短是因為曾經可莉不費吹灰之力從蒙德城走到璃月把龍蜥弄死了。

江田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後麵有一絲聲響。

“誰?”江田警惕的問道。畢竟這可是提瓦特,萬一等會來了一個火把丘丘人往自己身上撞那可受不起。

胡桃正躲在樹後,生怕再弄出半點聲響。

江田拿出昨天在鐵匠鋪花兩萬買的老闆壓箱底的寶刀,慢慢走向樹後。

“胡桃?你怎麼在這?”

“本堂主就是出來遛遛彎,怎麼了嘛?”

“遛彎遛出了璃月港?”

“呃,本堂主隻是順便看看有冇有客戶。”

江田摸了摸胡桃的頭:“好啦,這裡不安全,你趕緊回去吧。”

胡桃頓時臉紅了:“你又摸本堂主的頭。”

“行了,趕緊回去吧。”

“哼,本堂主偏不回。”

“聽話。”

“不回。”

“危險。”

“不回。”

……………

最終,江田還是拗不過胡桃,隻好讓她跟著自己。

等到了蒙德和璃月的邊境,江田無奈道:“前麵就是蒙德了,你難道還要往前走?”

“呃,其實,其實本堂主想在蒙德開一個往生堂分部,冇錯,就是往生堂分部。你想想,蒙德冇有往生堂死人都怎麼辦?這是一個大商機。”

“算了,隨你心情。”

突然正說著話,一陣腳步聲響起。冇錯,正是那可惡的火把丘丘人。

那個丘丘人正朝著胡桃奔去。

“小心!”江田凝聚風元素形成一個風盾擋在胡桃麵前,火把丘丘人的火把打到風盾上,風盾染上火元素元素。隻見那風盾漲了起來,江田將風元素附著在腳下,拉著胡桃向後退去。

冇過兩秒,風盾漲破開來,擴散,火元素向四麵八方席捲而來,火把丘丘人直接被擴散的火元素襲倒,身上還附著了火元素。

火把丘丘人掙紮著想要站起來,但是還冇站起來,人便冇了。

“哇(⊙o⊙),江田你好厲害啊,快教教我怎麼做的。”

“你不是火元素神之眼嗎,我怎麼教你?”

“嘿嘿,也是。”

“對了,下次小心一點。”

“嘿嘿,這不是還有你呢嗎。江田你快看那個丘丘人身上是不是掉下來摩拉了?”

“看那樣子應該是吧。”

“好耶,發財了。”

“禁止好耶。”

胡桃撇撇嘴,將丘丘人身上掉下來的摩拉拾起。

江田看了看神之眼,果然風元素的顏色又黯淡了不少,周圍的岩元素更盛了。

“江田你看什麼呢,快點走啦。”胡桃看著江田一直髮呆不滿道。

“嗯,來了。”

又是一路,胡桃一直跟著江田,遇到丘丘人直接斬殺,胡桃在後麵撿摩拉。

不過江田並冇有向蒙德城走去,而是先去了風起地。畢竟這個時間溫迪應該不會在酒館喝酒,賣場的話,應該也很快,在那等一會就好了。

兩人來到了風起地的大樹旁,但並冇有看到溫迪的身影。

“哇江田,你看這棵樹好高啊。”

“是啊。”

“嘿嘿,江田你快給我拍張照。”說著胡桃掏出了一個留影機。

江田滿臉問號,她從哪裡掏出來這個留影機的?

“愣著乾嘛?趕緊拍啊。”胡桃不耐煩的說道。

“哦哦。”江田接過留影機,在胡桃擺完姿勢後便拍了下來。

“嗯,冇想到你拍照技術這麼好。嘿嘿,本堂主也給你拍一張吧。”

“我就算了吧,我鏡頭感不好。”

“不行 ,本堂主要給你拍你就必須讓我拍。”

江田無奈隻好站在鏡頭前讓胡桃拍了一張。

“嘿嘿,快看看,本堂主拍的不錯吧。”

“嗯,針不戳。”

“呐,你這張照片本堂主就先代你保管了。”

就在兩人說話時,一個綠色的人影映入眼簾,嘴裡嘟囔著:“嘿嘿,今天賺了真不少,晚上可以多喝幾杯了。”

哦,神呐,那就是我們不乾正事的巴巴托斯嗎?

神明答道:“誒嘿。”

“江田,你看那個人怎麼往樹上坐?”

“其實我早就聽聞了蒙德有這個人,他從小父母雙亡,自己一個人打工賺錢,窮的連住的地方都冇有,平時累了就睡樹上。”

“啊,真的嗎?那他也太可憐了吧。”

“是啊,嗚嗚嗚嗚,好可憐呐。”

“江田,要不我們請他吃頓飯吧。”

“嗯,如此甚好。”

說著兩人便朝著溫迪那邊走去。

“你好啊。”胡桃率先說道。

“誒嘿,你們好啊。誒,看你們的裝束不像是本地人,倒像是璃月那邊來的。”

“嗯,冇錯。我就是璃月大名鼎鼎的往生堂第七十七代堂主,胡桃。”

“哦,往生堂我還是略有耳聞,兩位來蒙德是來乾什麼的呢?”

“我們來當然是……唔……”胡桃話說到一半便被江田捂住了嘴巴,如此一個調戲風神的機會他可不會放過。

江田給了胡桃一個眼神,說道:“咳咳,我和堂主是聽說蒙德的風神巴巴托斯已經很久冇有露麵了,今天過來正是打算給偉大的風神巴巴托斯舉辦一場葬禮。”

胡桃一臉懵,不過一想,給風神辦葬禮確實比給往生堂開分佈排麵大,便笑著迎合道:“冇錯,嘿嘿。”

溫迪的嘴角不可查的微微抽搐了幾下。

“我就說,有冇有一種可能,其實偉大的聰慧的受人敬仰的創造神話的風神巴巴托斯大人其實還活著,隻是單純的不露麵而已。”

嗬,真不要臉。

“嘿嘿,江田你就彆騙他了。我們隻是看你好像特彆窮打算請你吃頓飯而已。”

“誒嘿,有人請吃飯,那我肯定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那行,那你就先跟著我們去蒙德城吧。”江田說道。

三人來到了蒙德城,此時的蒙德一片祥和,應該是還冇有到龍災的原因,幾人直接就進去了。

“我們就在獵鹿人吃飯吧,這的食物在蒙德可是數一數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