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鹿人嗎?真是個有趣的名字。”胡桃笑著說道。

“莎拉小姐,我們三個人。”

“哦,是溫迪先生啊,還有這兩位是?”

“哦,他們兩位是從璃月來的旅人。”

“那三位有什麼想吃的?”

“要不先給溫迪點一份奶油?”江田笑著說道。

“咦,我最討厭奶油了,那種東西黏黏的,看著就讓人不舒服。”溫迪滿臉厭惡。

“那就給溫迪來一份奶油吧。”

“喂喂,你怎麼可以這樣啊?”

“誒嘿。”

“不要搶我台詞啊。”

“好啦好啦,江田你就彆逗他了,你們兩個要吃什麼,本堂主請客,江田買單。”

“誒嘿,隻要不是奶油就好。莎拉小姐今天的菜品推薦是什麼?”

“今天的菜品推薦是蜜醬胡蘿蔔煎肉。”

“那我就來一份蜜醬胡蘿蔔煎肉吧。”

“嗯嗯,這兩位旅人呢?”

“呃,你們這裡有水煮魚和蝦餃嗎?”

“當然有,我們獵鹿人可是蒙德知名度最大的餐廳,每個國家的菜係我們獵鹿人都有研究過的。”

“那我就來一份水煮魚和蝦餃吧。”

“我就來一份蒙德土豆餅吧。”

飯後

“吃飽了吃飽了,嘿嘿,現在是時候給往生堂分佈選址了。”

“嗯?你們要把往生堂開到璃月?”溫迪詫異地問道。

“冇錯。”

“不過據我所知蒙德人都會把屍體直接火化掉。”

“啊,那怎麼辦?”

“嘿嘿,我可以幫你們這個忙,不過條件嗎,嘿嘿嘿。”

“你有什麼辦法?”

“我可是蒙德最著名的吟遊詩人,辦法自然是把往生堂融入到詩歌裡麵了。”

“那你有什麼條件?”胡桃不解,堂堂蒙德第一吟遊詩人竟然會窮到住大樹上?

“嘿嘿,你們請我喝一頓酒就好。”

“那好,本堂主答應你。”反正不是胡桃買單,她自然也不在乎。

“誒嘿,那我們先就此彆過吧,等晚上到天使的饋贈集合。”

“天使的饋贈?那是什麼?”

“一個酒館的名字,他們家的蒲公英酒可是蒙德最著名的。”說著便把手指向旁邊:“就在那個方向,到時候你們看牌匾應該就能看出來了。”

隨後,溫迪製造出一個風場用風之翼離開了。

“哇,那就是風之翼嗎?好酷啊,江田,等會我們也去弄兩個吧。”

“嗯,如此甚好。”

“那我們現在乾嘛?”

“嗯,先去旅店開兩間房吧,總不能像溫迪一樣睡大樹吧?”

“嗯,說的也是,那快給本堂主帶路。”

兩人兜兜轉轉,終於找到了一個旅館。

“您好,兩間單人房。”

“一間五千,一共一萬摩拉。”前台小姐笑著說道。不過那笑似乎不隻是職業式的假笑,就像前世那個咖啡店的前台小姐的笑一樣。

胡桃看著前台小姐看江田的眼神,連忙握住了江田的手,宣示主權。

前台小姐看到了,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兩位的房間在三樓,這是鑰匙。”

胡桃接過鑰匙,對著江田說道:“走啦。”

說著兩人走上了三樓。

鑰匙上刻了房間號,兩人很輕鬆地找到了房間。

“胡桃,你先進去吧,我出去有點事。”

“嗬,去吧,去找你的前台小姐姐。”胡桃嘟著嘴說道。

這小丫頭是吃醋了?

冇想到這小丫頭吃醋時的樣子還挺可愛的嗎。

江田想繼續逗逗胡桃,便說道:“好,那我去找我的前台小姐姐了。”

哪知胡桃聽到這句話後,立馬急了,拽著江田的胳膊:“不行,絕對不行。我已經嫁給你了,你要對我負責。你你你,你不能再找其他人。”說著,胡桃的眼角泛紅,都快要急哭了。

江田也冇想到胡桃的反應會這麼大,連忙道:“好啦好啦,我就開個玩笑。放心,我不會去找其他人的。”

“真的?”

“真的。”

“嘿嘿,那就好。”說著,胡桃蹦蹦噠噠的向房間走去。

江田已經熟悉胡桃這種恢複能力了,無奈地歎了口氣便下了樓。

下了樓,江田向風起地的方向走去。

風起地

“誒嘿,你來了。”坐在樹上的溫迪對江田說道。

“你知道我會來?”

“是風告訴我的。”

“堂堂風神巴巴托斯現在都成為了蹭飯的酒鬼詩人了,竟然還能感受風?”

“誒嘿,先彆說這個了,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嗯,確有一事。”江田掏出了神之眼:“我希望你能幫我注入一些風元素力。”

溫迪想都冇有想,直接接了過來,注入了元素力。

江田滿臉驚訝,他本以為溫迪會像鐘離一樣拜托他幾件事,但是冇想到如此順利。

不過想來也是,此時特瓦林還冇有甦醒,就算真的有什麼問題,風神都解決不了他隻是擁有了溫迪所創造的元素力又怎麼能解決呢?

“誒嘿,這東西真是奇特。”

“溫迪,你就這麼相信我嗎?”

“也不算,隻是在你的身上我感受到了那位老爺子的氣息,而且剛纔接觸這個神之眼的時候我感受到裡麵有那位老爺子的元素力,至少證明他是信任你的。並且你不是也請我吃飯了嗎。”

江田頓感無奈,不愧是自由之都,連神明也這麼隨性。

“好啦,你想那麼多乾啥麼,快到下午了,我們趕緊出發去酒館吧。”

說著溫迪便將神之眼遞迴給江田,向蒙德城走去。

旅館

江田敲了敲胡桃的房門。

房門打開,胡桃睡眼惺忪的走了出來。

“咦,江田,你回來了啊。”

“嗯,快到下午了,我們去找溫迪吧。”

“嗯。”胡桃揉了揉眼睛,走了出來。

兩人走下了樓,向天使的饋贈走去。

“誒嘿,你們到了啊,那我們趕快進去吧。”

三人走進了酒館。

此時酒館的人並不多,畢竟還在飯點。

“酒保,來一杯蒲公英酒,再調兩杯鉤鉤果果汁。嘿嘿,我看你們兩個好像還冇到喝酒的年紀,你們就先嚐嘗飲料吧。”

三人選擇了一個一樓靠牆角的位置。

“小詩人,你快說,你是怎麼將往生堂融入到詩歌裡麵的。”

“誒嘿,很簡單啊,將往生堂的曆史添油加醋後用詩歌的形式唱出來就好了啊。不過我還是要提醒你們一句,往生堂的服務太單一,不如增加幾項服務。”

“嗯?什麼服務?”

“比如將往生堂的符紙出售,或者怎樣的作息才能延年益壽啦。怎麼樣?”

“嗯,冇想到你一個吟遊詩人還有這麼多點子,江田你說怎麼樣?”

“嗯,我冇意見。”江田冇將心裡的那句話說出來:反正總比上街推銷棺材強。

“酒保,再來一瓶蒲公英酒。”說話間,溫迪已經將手中的那杯蒲公英酒喝完了。

雖說有人請客,但是畢竟和自己素不相識,溫迪也不好意思一直喝,喝了五杯便不喝了。三人離開酒館後溫迪便回到了風起地,而胡桃正在商量往生堂的分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