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次保證不會告發他的情況下,空送走了三步一回頭不敢相信會如此的艾伯特。

“派蒙,你剛纔好會演戲呀!”

“那當然了,我可是很聰明的。”

派蒙挺起了胸膛,滿臉驕傲。

“是是是,派蒙真棒。”

空也笑著迴應

“我們快去對維多利亞修女說一下吧。”

任務完成了,空拉著派蒙向西風大教堂走去。

大教堂內由於正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