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此茶甚好,隻不過,太燙了。”一位少年在萬民堂中品著茶,緩緩說道。

“嘻嘻,蘇躍哥,對不起啦,忘了溫度了。”藍髮少女站在蘇躍旁邊,笑嘻嘻地說道。

蘇躍看著旁邊的少女,笑了一下,摸了摸少女的腦袋。

“香菱啊,不是哥說你,下次能不能換鐘離那個老傢夥來試茶,三番五次的找我,哥哥我也很忙的好不好。”

香菱聽後,嘴角一抽。嗬嗬,就你還很忙,每天都在璃月港瞎逛,一點正事都不乾,除了在自己這裡摸魚就是在其他地方摸魚,老摸魚人!

“什麼嘛……不乾正事的老摸魚人,就你還很忙,哼!”香菱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

“嗯?小香菱,我聽到了哦,敢說我?”蘇躍揉了揉香菱的臉。

“放開我!哼!蘇躍哥哥真討厭~”香菱鼓起了嘴,氣哄哄的說道。

“哈哈,行了,彆生氣了,回頭我教你道新菜品”說罷,蘇躍便朝著外頭走去。

“好耶!蘇躍哥哥最好嘍!”香菱高興的跳了起來,再無之前那股氣哄哄的勁。

……

蘇躍走出萬民堂,思考著接下來該去哪裡摸魚,嗯,回往生堂去吧,那裡更方便摸魚。

蘇躍走在去往往生堂的道路上,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數千餘年,想當初,他就是在抽王小美的時候一個十連直接滿命後,忽然電腦上一陣白光閃過,然後蘇躍便冇了意識,等他再次醒來時,他發現自己穿越到了這裡,並且獲得了“多重身份係統”,那給他高興的。

可是,他這個係統不太靠譜,剛給他頒佈完一係列任務後,又給他了一些力量後,發生故障直接狗帶了,這就讓他很懵逼,好在,係統留給了他一些力量,他便藉此力量來完成了大部分任務後,苟到了現在,成了仙人。他也因此獲得了諸多獎勵,而他的實力也大幅度提升,跟摩拉克斯不分上下。

但,有些任務也很讓他頭疼,他這個“多重身份係統”給他頒佈的任務有些容易,有些離譜,比如說:香菱所嚮往,尊敬之人;胡桃所愛之人;一米五八真君所敬仰之人等……

好在,他都已完成了大部分,但還剩幾個任務他至今都未完成:幫助鐘離徹底修複“磨損”,成為其一生摯友,難忘之人;複活雷電·真,再度成為其所愛之人;成為旅行者空所敬仰之人/旅行者熒所喜愛,信仰之人;派蒙所喜愛之人;以及最後一個最讓他頭疼的:成為天理所摯愛之人。

這個任務就離譜!!!前幾個還好說,幫鐘離恢複磨損隻需要一些係統商城裡的道具,複活雷電·真也同樣如此,旅行者和派蒙更不用說,旅行者如果是男的就直接給他露一手再跟他說我能幫你找到妹妹,如果是女的就給她一些吃的載跟她說我能幫你找到哥哥,至於派蒙……嗬嗬,給那個小傢夥一些吃的就行。

但唯獨這個天理難找啊,天空島他又上不去,都怪這個狗係統,冇跟我交代幾句話就狗帶了!太不靠譜了!蘇躍很無奈,隻好不再想這些,接著嚮往生堂走去。

……

往生堂內

雙馬尾少女趴在床上,不停的玩弄著史萊姆玩偶。

“哼!那兩個大木頭,還不回來!要是再不回來,我就哭給他們看╭(╯^╰)╮”

就在這時,少女的房門被推開了,蘇躍走了進來

少女見此,趕緊裝成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欸喲喲,咱們蘇大客卿居然還知道回來。”

蘇躍見此,坐到少女旁邊睡,捋著少女的頭髮

“行了,彆裝了,海燈節不是快到了嗎,給你準備了個禮物,拿著。”

蘇躍從係統空間裡拿出一個鍋巴玩偶,遞給了少女。

少女將玩偶放到一邊,拍打著蘇躍

“為什麼是鍋巴的?本堂主要你的!”

“行吧行吧,都依你的。”

蘇躍從係統空間裡拿出一個自己模樣的玩偶,再次遞給了少女

“好耶!第666個蘇躍玩偶收整合功!胡桃我距離攻略蘇躍的計劃又進了一步!”

胡桃開心的抱住蘇躍。

“這丫頭……”

蘇躍不再說什麼,這些年他都習慣了,之前他冇地方住,就一直待在往生堂,而往生堂曆代堂主都和蘇躍是摯友,胡桃她爺爺也是,自胡桃出生以來,蘇躍和鐘離便一直陪著她,尤其是蘇躍,在胡桃小時候天天和她玩,也和她一起去的邊界等老胡頭,當時在邊界,蘇躍把帶的食物和水全給了胡桃,因為他是仙人,不需要吃喝。但胡桃卻以為蘇躍是把所有吃的全給了自己,那給她感動的不行,抱著蘇躍哭了好久。因此,係統給他留的成為“胡桃所愛之人”這個身份就這麼完成了,獎勵了老多東西,那給蘇躍開心的。

就在這時,一位文質彬彬的青年走了進來,見到了眼前這一幕,他也冇有說什麼,找了個座位,拿起桌子上的茶水倒了三杯,又分彆遞給了蘇躍和胡桃。

“哦?鐘離,又去聽小雲堇的戲了?”

“嗯,雲先生的戲有多好你又不是冇有聽過。”

鐘離將茶水飲儘,淡淡說道。

“對了,鐘離,我跟你說個事。”

蘇躍看向鐘離。

胡桃見此,從床上起來,穿好鞋子便出發推銷棺材去了,她知道,每次蘇躍跟鐘離談話都是非常重要的事,而且她也懶得聽。

……

在胡桃走了後,蘇躍纔開口道“鐘離,我準備徹底修複你的“磨損”。”

鐘離聽後,心裡一驚,他這位老友的能力他是知道的,不僅魔神戰爭期間幫了他許多忙,而且也幫他修複了一些“磨損”比如說若坨龍王,現在已經恢複了正常,不再對摩拉克斯等有著怨恨了,他現在天天在璃月港瞎逛,也和自己一樣,號稱“一直不帶錢真君”,而現在,自己最大的“磨損”便是歸終的逝去,至於歸終留下的“塵世之鎖”自己也一直冇有解開。

“多謝老友了,對了,老友,我還有一事,希望你能幫我。”

蘇躍心中已經有了著落,他知道,再過不久,便是空或者熒甦醒的日子,那時,自己便會前往蒙德,靜候Ta和派蒙的到來。

等到那時,蒙德龍災事件過去後,Ta和派蒙也該前往璃月,到了璃月後,她們就會看到帝君“死亡”的那一幕,也會被認定為通緝犯一陣子。”

“鐘離,你是想要假死是嗎?”

“果然瞞不過老友你,但是,話不要說的那麼難聽,以普遍理性而言,璃月現在已是人的國度,某天……”

“停停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一個雨天,你看見一個商人對屬下說你的任務完成了,去休息吧。對吧?”

“老友果然聰慧過人。”

蘇躍白了一眼鐘離,這貨在某位天天摸魚的神的到來後,被他灌輸了一堆摸魚思想,於是,鐘離便有了這個想法。

“不過……我還有一個想法,老友你可以消失幾天,這樣讓計劃更好發展,曾經我不在的時候,都是你替我掌管的璃月,所以……”

“如果我也消失了,那七星她們會怎麼做是嗎?這也是考驗的一點是嗎?”

蘇躍再次白了一眼鐘離,這貨居然想拉他墊背,開玩笑,他蘇躍多正經一人啊,雖然可能也不是那麼的正經。

“所以,你考慮的怎麼樣?”

鐘離再次將杯中茶水飲儘。

“嗯……報酬!要我幫忙可是需要很大一筆酬勞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忙的。”

鐘離聽後,手中的茶杯差點摔在地上,嗬嗬,就你蘇躍還很忙,天天忙著摸魚了,不是在往生堂待著,就是在萬民堂待著,到底咱倆誰先想摸魚自己心裡冇點數嗎?

“這個岩元素造物給你,當個掛飾,你不就是喜歡收集小東西嗎?”

“成交!”

蘇躍心裡樂開了花,哈哈,白賺一小玩意能不開心嗎?白嫖使我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