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可莉是不是玩過頭了?”

“嗯,但沒關係,有你蘇躍哥在,你等一下。”

蘇躍大手一揮,星落湖裡的魚肉都飄了上來。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星落湖裡竟恢複原貌,再無任何炸過魚的痕跡。

“哇!蘇躍哥哥好厲害!”

“小可莉,吃烤魚嗎?”

“嗯,要吃要吃!”

“好,你稍等一下……好嘞,搭好了,小可莉,你去找些竹簽過來,最好先洗一洗。”

“好!”

……

蒙德城,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辦公室內,一名西風騎士,走了進來。

“琴團長,在星落湖周圍某位不知名商人報告說,他看見了一個小孩在炸魚,而且,威力不是一般的大。”

“哦?是嗎?可莉那孩子又逃走了,不應該啊,這回我叫人上了四道鎖,難道可莉的炸彈已經強到這種程度了嗎?”

“而且,她居然又跑去星落湖炸魚了,不應該啊,昨天剛被抓住,誰給她的膽子?可莉這孩子不應該這樣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

“琴團長慢走!”

……

天使的饋贈

“嗝~啊!這蘋果酒真好喝,迪盧克姥爺!再來五杯!”

溫迪對眼前的正義人…啊不對,紅髮男子說道。

“嗯…要是再喝五杯的話,你就已經欠了二十五萬摩拉了,你確定還要喝嗎?”

迪盧克看著溫迪,他實在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欠了許多摩拉,卻還要再繼續賒賬喝酒的吟遊詩人就是那無數蒙德人的信仰:巴巴托斯。

這貨就特麼純純一大酒鬼!看來自己隻能使殺招了!

迪盧克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箱子,打開後竟是滿滿一箱子的貓毛。

冇錯,在幾年前,迪盧克從某位璃月來的大帥哥那裡打聽到了這貨的弱點。

誰都冇想到,自家風神居然對貓毛過敏!

迪盧克抓出一把貓毛,將手湊到溫迪鼻子下方。

“啊…啊湫!啊湫湫!”

溫迪這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這是……貓毛?!你哪來的這麼多貓毛?!”

“委屈了一下瑪格麗特和貓尾酒館店裡的貓,不過還好,我支付了瑪格麗特一筆資金。”

“既然你清醒了,我就跟你直說了,你現在欠天使的饋贈酒館二十五萬摩拉,你打算什麼時候還清?”

“欸嘿~通融一下吧,迪盧克姥爺,二十五摩拉好不好?可以嗎可以嗎?”

“你在想什麼,你若是不還清,你這輩子就彆想在蒙德喝上一口酒!”

“啊?怎麼這樣……”

“給你一個機會,每天站在這酒館裡賣唱,全年無休,每月按時發薪水,會供應吃喝,睡覺的話晚上就找幾把椅子和幾張桌子拚成一張床。”

“嗚嗚嗚~迪盧克姥爺,你怎麼能這麼對我……”

“蘇躍,老爺子,你們在哪裡啊…快來救救你們的老朋友吧,為什麼蘇躍不把那位天權星也叫過來啊。”

生活不易,風神賣唱。欠的酒錢,何時能還?

……

星落湖旁

“怎麼樣?你蘇躍哥哥手藝還不錯吧,烤得怎麼樣?”

“好吃!蘇躍哥哥烤的魚最香了!我聽媽媽說過,蘇躍哥哥烤的魚是全世界上,最香!最好吃的魚了!現在看來是真的!”

“咱們小可莉這小嘴真甜,來,再給你紮個烤魚。”

蘇躍拿起一根竹簽,正準備遞給可莉時,一股風元素之力湧動了起來,將竹簽吹走了,隨之而來的便是一聲嬌喝。

“瘋鴨劍!嗬!”

蘇躍四周浮現出護盾,抵擋住了這一擊。

“嗚哇!是琴團長!”

“可莉你快走,這個人是壞人,交給我來對付!”

琴將可莉護在身後,擺好了戰鬥姿勢,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不是不是,琴團長你誤會了……”

可莉剛想解釋清楚,琴就率先發起了進攻,想先發製人。

“嗬!”

琴一劍刺向蘇躍,蘇躍這纔回過身子,邊啃著魚邊看著向自己發起進攻的琴,邪魅一笑。

蘇躍慢悠悠的走著,邊走還邊啃著魚,在琴的劍刃隻差那麼一點就碰到自己時,蘇躍伸出食指,擋住了這一擊。

“嗯?!”

“嘖嘖嘖,這就是西風騎士團代理團長的實力嗎?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

蘇躍輕輕一撥,風鷹劍順飛出數米之外。

蘇躍再看著一臉不可思議的琴,將食指放在琴的腰部,用力一按。

琴這才反應過來,看見對方的動作後,臉頰兩側閃過一抹紅暈,隨即癱倒在地上。

“不…不可能,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弱點的……”

蘇躍貼近琴的耳邊,緩緩開口道:

“這麼多年了,你居然都不認識我了啊,喜歡看戀愛小說的勞模騎士團代理團長。”

琴聽後嬌軀一震,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人的身影。

那個在自己小時候一直教她騎士禮儀的人,一直陪她外出,玩耍的人,為自己寫了好幾本戀愛小說的人。

“蘇躍……前輩?”

“小傢夥,想起我了?”

“嗯……”

琴不再多說什麼,緊緊抱住蘇躍。

在她接受了騎士禮之後,蘇躍就離開了,自那之後,她再也冇見過蘇躍一麵。

但琴不知道,蘇躍這貨每次來蒙德都不告訴她,隻是和某個吟遊詩人在一起喝著酒。

“這樣以來,一切便都說得通了,前輩,謝謝你,幫我完成了那些事情,你一定很累吧。”

“害,小事小事,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知道了,前輩,不好意思,剛剛冒犯了您,我不該貿然對你發動攻擊,我也真是的……怎麼能對前輩出手呢。”

在蘇躍和可莉聊天時,琴就發現了二位,便一直躲藏在蘇躍左後方的灌木叢裡,她聽不清兩人的談話,但看到蘇躍將竹簽遞給可莉時,琴下意識的就以為蘇躍矇騙了可莉,要趁機對其下殺手,便跑了出去,向蘇躍發動攻擊。

蘇躍捏了捏琴的臉,帶著玩味的眼神看著琴,道:

“唉~你這一次使我幼小的心靈遭到了巨大的傷害,這件事冇個幾十萬摩拉解決不了。”

“好,我知道了,前輩,等回到蒙德城我就把一百萬摩拉給您。”

琴站起身,看向躲在一旁的可莉。

“可莉,麻煩你告訴我,為什麼我聽人說,有個小女孩在星落湖炸魚,而且,威力不是一般的大,你能解釋一下嗎?”

“嗚~可莉知道錯了,這就回禁閉室報道。”

可莉剛準備走,被蘇躍攔住,蘇躍給了可莉一個眼神,示意她不要多說,看自己來解決。

“話不能這麼說啊,我們根本冇炸魚好嗎,是我幫可莉下水抓的魚,星落湖完全冇事啊,不信你看,星落湖完全冇有炸過魚的痕跡。”

琴走到星落湖旁,仔細觀察了一下,確實如蘇躍所說的那樣。

“看來,是我錯怪可莉了,既然冇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你不吃點烤魚嗎?”

“對,琴團長,蘇躍哥哥烤的魚很好吃的。”

“不了,我不餓……”

咕嚕嚕嚕!

琴臉頰不禁紅暈起來,怎麼在這個時候……

“哈哈哈,還硬撐著呢?吃吧,騎士團的那些事我幫你辦。”

琴走到蘇躍身旁,坐了下來,蘇躍遞給她一個用竹簽紮好的魚。

琴嚥了咽口水,咬了一小口。

“如何?好吃吧。”

“嗯。”

琴冇有再說話,慢慢品嚐著烤魚,在蘇躍這個前輩麵前,要注重騎士的儀態。

“給你寫的戀愛小說你看完了嗎?”

“唔唔唔!前輩,請…請不要在可莉麵前說這種話。”

琴連忙罷手,將嘴裡的魚肉嚥了下去。

“欸?戀愛小說?那是什麼?”

“你爸爸和你媽媽怎麼認識的知道嗎?”

“可莉不知道哦,媽媽和爸爸冇給可莉說過。”

“一個男的喜歡上了一個女的,於是那個男的就開始追那個女孩,在經曆種種磨難後,他們終於在一起了,這就是你琴團長喜歡看的小說。”

琴把手中的烤魚放下,捂住蘇躍的嘴不再讓他說話。

“前輩…請,請不要這樣。”

“可莉明白了,原來琴團長喜歡看一個男生去追一個女生的故事啊。”

“可…可莉!”

……

一陣小打小鬨過後,琴一臉怨恨的看著蘇躍。

“生氣啦?放心,我保證,這件事不會讓可莉說出去的,對吧?”

“嗯嗯!琴團長你放心!可莉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還有,琴團長你知道嗎,蘇躍哥哥現在有一件事讓他很頭疼。”

蘇躍一驚,有什麼事讓他很頭疼?他自己都不知道。

“蘇躍哥哥說他來蒙德都冇有地方住,隻能睡大街上。”

琴的臉上露出一抹心疼的神色。

“前輩,你……”

“額嘿嘿,確實,可莉說的冇錯。”

嗯,可莉真是個好孩子,知道幫自己說話,回頭再讓她多炸幾次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