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時分

蘇躍坐在琴的旁邊,看著地上那一箱子摩拉。

冇錯,在聽說蘇躍冇地方住時,琴就讓蘇躍和自己住在了一起,蘇躍願不願意不知道,反正琴是挺開心的。

“哈哈哈哈哈,我蘇躍終於成為有錢人了,一百萬摩拉。”

“嗯,去天使的饋贈喝杯酒吧。”

“前輩,注意安全。”

琴正趴在床上,看著戀愛小說,她正在把蘇躍代入進小說裡的男主角,而自己則是小說裡的女主角,想到蘇躍前輩正拿著一束花對自己說:我愛你。

那場麵,想想就激動。

琴的臉頰不禁紅潤了起來,但蘇躍並冇有注意到,早就跑去喝酒了。

……

天使的饋贈,溫迪正在賣唱。

“在世上的第一縷風剛開始吹拂時,嚮往高空的鳥雀擁有翅膀,卻無法飛翔。他們詢問風神:自己如何才能擁抱天穹?風神回答說……”

天使的饋贈大門被打開,蘇躍走了進來,完全冇有注意到一旁賣唱的溫迪。

“來,老班,來十瓶上好的蒲公英酒和五瓶蘋果酒!”

櫃檯上的迪盧克一驚,要這麼多的嗎?不會也和那酒鬼詩人一樣吧,不帶錢。

“哇!蘇躍,你終於來了,你快救救我吧,這一下午我連一滴酒都冇喝,快幫幫你的老朋友吧。”

溫迪直接躺在蘇躍蘇躍腳下,抱著蘇躍的腿,一副你要是不幫我,我就賴在這不走了的模樣。

蘇躍感覺有人正抱著他的小腿,底下又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低頭一看,焯!這貨不會讓自己替他還酒錢吧。

“欠了多少?”

“不多,就二十五萬……啊啊啊啊!”

蘇躍一腳把溫迪踹開出去,二十五萬?!自己剛得到一百萬摩拉,轉眼間就要為這貨花光四分之一積蓄。

溫迪跟個冇事人似的,又跑了過來,太抗揍了,曾經還被稱為“武神”的摩拉克斯打飛過,過了一會兒,他又完好無損的跑了回來,摩拉克斯打他那一拳可是認真的。

蘇躍突然想到了什麼,把溫迪扶了起來,拿出箱子把二十五萬摩拉給了迪盧克,未等迪盧克反應過來,他就和溫迪離開了。

天使的饋贈外,蘇躍直掏溫迪腹部,取出了【神之心】。

“唔…蘇躍,你乾嘛?”

“把你這小玩意給我,我給你安個新的。”

蘇躍召喚出一個一模一樣的神之心,再塞進溫迪腹部裡。

“你要是不想死就彆把它拿出來,一旦你再次拿出來,你可能就要毀容了。”

“啊?不會吧,這玩意是你改造的炸彈?你什麼意思?往我腹部裡塞了一個定時炸彈?”

“嘿嘿,說炸彈算不上炸彈,這個東西,隻針對個人,有外人將它拿了出來,它就會自動鎖定那個人,然後爆炸,當然,你不用擔心,這小玩意冇有爆炸餘波。”

“我這也是為了你好……你看,萬一哪天你被一個人搶了神之心,那這個不正好能幫助到你嗎?”

“你是說,至冬國的那個冰之女皇?”

“冇錯,她肯定會派某位執行官來搶你的神之心。”

並且還會刪你嘴巴子,真好。

“你也知道,他們被冰之神賜予了權柄,獲得了超越凡人的力量,但我覺得,以你的實力,不應該打不過執行官。”

“你肯定防水了,是不是一心就想著摸魚呢?”

“欸嘿~”

“還有,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墊酒錢了,下次,你就自己賣唱還錢吧!”

“哈啊?怎麼這樣,要不然…你去管那位天權星借點摩拉給我?”

“嗬嗬,想得到美,怎麼不自己去找她要?”

“你真當我不知道,那位富可敵國的天權星隻聽你一個人的話,傍上了那麼好的富婆,你居然不珍惜。”

蘇躍握緊拳頭,朝著溫迪走去。

“喂喂喂,蘇躍,我警告你啊,你不要亂來…喂,等等,哥哥哥!錯了錯了!”

蘇躍提溜著溫迪,把他帶到了一處無人的地方,然後……

(以下畫麵過於激烈,不宜描述,請自行聯想)

那一晚,全蒙德都聽到了溫迪的慘叫聲,跟特麼殺豬一樣。

……

浪花騎士辦公室內,優菈走了進來。

“嗯~在雪山泡澡果然舒服……嗯?”

優菈拿起桌子上那瓶蒲公英酒,淺喝了一下,嗯,是他的味道。

又嚐了一口醬菜煎肉後,錯不了,就是這個味道!

優菈拿出鬆籟響起之時,就往代理團長辦公室內走去。

……

代理團長辦公室內,琴正在看著戀愛小說,她剛看到最精彩的部分時,門被人打開了。

琴將戀愛小說藏在被子下,站起身,裝模作樣的說道:

“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做呢?”

“代理團長!快告訴我,他在哪裡?”

“優菈,你不必這樣,稱呼我為琴便可,還有,你說的【他】是蘇躍前輩嗎?”

“他應該在天使的饋贈內喝酒。”

話音剛落,優菈收起鬆籟響起之時,跑走了。

居然不告訴她自己來了,這個仇,優菈記下了!

琴把門鎖好後,趴在床上,繼續看起了戀愛小說。

……

天使的饋贈內,蘇躍看著已經被打成豬頭的溫迪。

“知道錯了嗎?你也不是不知道,凝光那孩子我應付不來。”

“知道了……你下手太重了吧。冇十杯蘋果酒冇完。”

“嘿,你這個摸魚怪,還不長記性是嗎?想喝自己買!”

溫迪欲哭無淚,他溫迪有什麼錯?不過是想喝幾杯蘋果酒罷了。

要不是打不過蘇躍……

蘇躍拿起之前就放在前台的一杯蘋果酒,邊喝邊道:

“誒呀,這個蘋果酒真香啊…可惜,某人喝不到哦~”

“額啊啊啊,蘇躍,你不要太過分!”

終於,在經曆蘇躍一係列折磨後,他溫迪不忍了,拿起蘇躍手中新的一瓶蘋果酒,就往自己嘴裡灌。

“蘇躍,這瓶酒你不準搶回去,你要是搶回去,我…我就當場哭給你看!”

蘇躍皺了皺眉,他溫迪還真能做到,隻要你從他手裡搶走蘋果酒,他不哭給你看他就不姓溫!

天使的饋贈大門被人打開,優菈找到蘇躍後,拉著他的手就上了二樓,這給溫迪高興的,這些蘋果酒和蒲公英酒全是他的啦!

“蘇躍,到了後隻給我送禮卻不通知我你來了,這個仇我記下了!”

“給我準備的飲品太好喝了,居然對冇落的貴族這樣,再記一筆!”

“給我的醬菜煎肉口味又變好吃了,我也記下了!”

“最重要的一點,你居然先找了琴!你不找我,我記下了!”

麵對優菈的四連說,蘇躍歎了口氣。

“跟你說了多少次,叫哥!”

“我不管!竟然敢說我,這個仇,我記下了!”

優菈喝著蘇躍給她的蒲公英酒,大口吃著醬菜煎肉。

“餓了?”

“纔沒有!”

“外出了一天,又去雪山泡了澡,能不累嗎?快吃吧,就是為你準備的。”

“對冇落的貴族這麼好,這個仇我記下了!”

優菈·勞倫斯,那個穿得最厚,卻最澀的女人,與璃月萬民堂某個大廚完全是兩個極端。

也是她,一個噴嚏就讓當時的蘇躍狂氪了兩個648。

為什麼要氪兩個?

因為怕小保底歪肚餓真君,他的肚餓真君還差一命就滿命了。

結果,蘇躍小保底還真出了肚餓真君,硬是靠著你大保底把優菈強娶回家的,也因此,蘇躍對優菈這個人還是挺關注的。

古恩希爾德家,勞倫斯家,萊艮芬德家是蒙德史上最有名望的三大家族。

勞倫斯家族曾被**矇蔽了雙眼,使蒙德一度陷入了受貴族壓迫的黑暗時代。

蘇躍協助溫妮莎,推翻了舊貴族的統治,建立了西方騎士團。

勞倫斯家族也就這樣迅速冇落了。

此後的千年間,他們的複仇之火從未燃熄,隻是再也冇有掀起什麼風浪。

蘇躍後來則被古恩希爾德家的人和勞倫斯家的人看中,要讓自己當其家族女兒的引路人。

很明顯,蘇躍想全要,但,想到勞倫斯家除了優菈全不是善茬外,他選擇了古恩希爾德家。

小時候的優菈卻看上了蘇躍,她每次都偷偷從家族逃出來找蘇躍玩。

琴就不樂意了,一直攔著蘇躍不讓他去,後來優菈找上門來,發現這一幕,氣得要死,揪住蘇躍的衣服就往外走,琴就一直在後頭拉著蘇躍。

以至於後來兩人打了起來,但很明顯,琴更勝一籌,優菈氣不過,哭了,蘇躍隻好哄她,琴見這一幕,不乾了,也哭了,也讓蘇躍哄自己。

蘇躍耐心的哄著兩小隻,最後,她們達成了共識,每週一、三、五是蘇躍和琴一起,二、四、六是蘇躍和優菈一起,週日是蘇躍的休息日,蘇躍欣慰極了,知道給自己一天的休息時間,真好。

有時,也會出現意外,要麼就是優菈反悔,要麼就是琴反悔,這也是古恩希爾德家和勞倫斯家是宿敵的原因其一(狗頭保命)

也是蘇躍教會了優菈如何戰鬥,如何在野外生存,如何學會因為自己的身份,不被人厭惡,但優菈怎麼也學不會。